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首辅娇娘 >> 第202章 揭穿(两更合一)

第202章 揭穿(两更合一)

圣旨半个月前就下达了,老铁匠与木匠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不日应该就能抵达京城。

顾瑾瑜这边并不知老铁匠与木匠要来京城的事,她被册封为郡主后,先去坤宁宫拜见萧皇后,领了金印与宝册,之后又去淑妃的长春宫小坐了一会儿。

各宫娘娘都送来了贺礼,就连庄贵妃与太子妃送了。

这二人可是后宫除去庄太后与皇后之外,最位高权重的女人,她们的态度很大一部分程度上代表了后宫的风向。

难得这回风向竟然是一致的。

“姑姑没有看错人。”淑妃与有荣焉地拉着顾瑾瑜的手,满眼夸赞。

这件事,扬眉吐气的何止是皇帝,还有顾瑾瑜。

无论是姚氏对顾娇的偏疼,还是顾瑾瑜在女学收到的冷落,这一刻,所有的阴霾都好似被一扫而空。

顾瑾瑜带着无比骄傲的心情回了侯府。

少不了的,又是被顾侯爷与顾老夫人一顿夸赞。

自打凌姨娘的事件后,顾老夫人终日处在郁郁寡欢的边缘,听闻顾瑾瑜这般有出息,给侯府长了大脸,她才重新容光焕发。

她亲热地拉着顾瑾瑜的手:“你祖父是外出了不在府里,若是在,一定也会夸你的。”

祖父……

那个在顾瑾瑜心里无比高大的字眼,她连叫一声都不敢。

祖父真的会为她感到骄傲吗?

印象中,祖父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家里的人都十分畏惧他。

他似乎永远都没对哪个孩子满意过,即便大哥如此努力,祖父看向大哥的眼神也还是透着挑剔。

如果真的能被祖父夸赞一句,顾瑾瑜觉得她大概能炫耀一辈子。

顾瑾瑜从顾老夫人的院子出来,打算去姚氏院子,告诉姚氏自己立下大功被册封为郡主的事,她要母亲知道她才是家里最聪明的女儿,最值得姚氏器重与疼爱。

走到半路,她意外地碰到了顾长卿。

她眉眼一弯,走上前冲顾长卿行了一礼:“大哥。”

顾长卿淡淡颔首。

顾瑾瑜看着他手里拿着的包袱,微笑着问道:“大哥是从外面回来吗?拿了什么?”

“一点猎物。”顾长卿说。

今日军营狩猎,他猎了两只小鸟,打算一会儿送去碧水胡同给顾琰与小净空玩。

顾瑾瑜听出了他的冷淡,若在以往她就该识趣地走了,可今日她格外自信,她笑了笑,说:“长这么大,我还没打过猎呢,大哥下次方不方便带上我?”

“女人不能随便进军营。”顾长卿婉拒。

“啊。”顾瑾瑜略略失望,但也不算太失望,她从荷包里拿出一个玉佩,扬起小脸,温柔一笑,“送给大哥。”

“这是什么?”顾长卿问。

顾瑾瑜笑容可掬道:“是陛下赏赐的暖玉。”

送玉佩是其次,提醒大哥她当上了郡主才是正紧。

顾长卿看见玉佩,终于想起了在军营听到的消息,顾瑾瑜立下大功,被封为从二品慧郡主。

“恭喜你。”顾长卿从容淡定地说,没收下玉佩,“既然是陛下的赏赐,那你自己收好,别弄丢了。”

“嗯……好吧。”顾瑾瑜倒是真心希望顾长卿能收下这块玉佩的。

顾长卿回了院子。

顾长卿的心底没多大波澜,他没指望过靠顾瑾瑜将侯府发扬光大,因此顾瑾瑜当不当郡主、立不立功,与他关系都不大。

顾瑾瑜在大哥这边显摆完,又迫不及待让别人也知道,可惜姚氏不在府上。

姚氏去了碧水胡同。

她给顾娇的衣裳做好了,拿来给顾娇试穿,结果可倒好,袖子与裤腿竟然又短了。

这孩子是现在才开始长个儿吗?

姚氏哭笑不得,将袖子与裤腿上收的边放下来。

改好衣裳,她把一家人的衣裳都拿出来,看有没有需要缝补的。

家里其他人的衣裳她是请绣娘做的,每月都有新衣裳,老太太与萧六郎的衣裳耐穿,主要这俩人比较不好动,其余几个的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从前都是顾娇补的。

今天姚氏一看,差点笑岔气。

她还以为她女儿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呢,原来也是个憨憨。

顾娇刚给菜园子浇完水,来后院儿就见姚氏捧着一对衣裳笑得发抖。

“怎么了?”她不解地问。

“哎哟~”姚氏眼泪都笑出来了,老半天才止住笑,问顾娇道,“娇娇,你的针黹是和谁学的?”

顾娇想了想:“无师自通?”

姚氏就知道。

不然谁会这么缝啊?

姚氏快被女儿逗死了,拍了拍一旁的凳子,示意顾娇坐下,随后拿着顾娇缝补过的地方,道:“不用一针打一个结,也不要把线头留在外面。像这样……”

姚氏拆了重新缝了一遍给顾娇看。

“唔。”顾娇认真地想了想,“我还以为自己缝得很好呢。”

毕竟缝衣裳确实提高了她的手术缝合技能,她缝针都比从前快了。

母女俩说着话,顾琰与顾小顺从书院回来了,今天不用去鲁师傅那边学艺。

二人不知顾娇与姚氏都在家,打打闹闹,各自顶着一根鸡毛进了院子。

顾小顺在乡下是有个小帮派的,那会儿他还是十里八乡第一小恶霸,头上的鸡毛就是他们鸡毛帮的象征。

之后被顾娇送去了天香书院,看上去是改了,暗地里其实还是一窜天猴儿。

今天总算让顾娇逮了个正着。

“呃,姐。”顾小顺唰的将头顶的鸡毛摘了下来,眼珠子动了动,将顾琰头上的鸡毛也摘下来。

俩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等候顾娇的发落。

“娇娇呀!”

胡同里的张大婶上门了,“我家灶屋后的院墙要塌了!”

“我去给您瞧瞧。”顾娇看了眼家里的俩窜天猴,放下浇花的水桶,与张大婶儿一道去了她家。

街坊邻居第一次发现顾娇能干是隔壁老祭酒的屋顶漏雨,顾娇爬上去直接把屋顶翻修了,之后街坊们就都知道庄老太太家的侄孙媳妇儿能干了。

张大婶儿家的院墙裂了,需要用泥浆修补。

古代没有水泥,都是石灰砂浆与夯土。

石灰砂浆的稳定性不够,遇上阴雨天容易受潮,夯土是比较好的选择。

夯土的原材料是红泥、粗砂以及石灰块,石灰块与粗砂姑爷爷家里还有,红泥被小净空用完了,他最近痴迷和小伙伴做房子,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上哪儿去弄。

张婶儿给急坏了:“今、今天是不是修不了拉?我看它撑不到明天就得塌啦!”

院墙连着灶屋,一旦塌下来,在灶屋里做饭的人就危险啦。

顾娇想了想,对她道:“稍等一下。”

顾娇回了自家宅子,去灶屋找出糯米,煮了一锅糯米汤,然后将浓稠的糯米团倒入搅拌均匀的石灰砂浆中。

“姐,这是做什么呀?”顾小顺好奇地问。

顾琰也蹲过来,巴巴儿地看着她:“为什么把米汤倒进去?”

顾娇给二人一人递了一根棒子,示意二人不停搅拌:“这是糯米砂浆,比夯土还好用,比它来糊墙再合适不过了。”

而且,做它比做夯土省力。

夯土的过程是很辛苦的,将三种原材料混合在一起后,要用工具一遍一遍捶打,捶打的次数越多,夯土越结实。

糯米砂浆没这么复杂,但结实度却高很多,这是由于煮熟的糯米汤含有支链淀粉,相当于天然粘合剂,经由它粘合的石灰浆强度堪比前世的混泥土。

“你们当心,别弄在身上了。”顾娇说。

“哦!”二人齐齐点头。

顾瑾瑜来到碧水胡同时,看到的就是姐弟三人一块儿搅拌砂浆的场景。

顾瑾瑜眉心就是一蹙。

顾琰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个走路都要喘的病秧子,她没料到他居然会做事,还是做这种粗活儿。

姚氏坐在一旁,优哉游哉地缝补衣裳,丝毫没觉得顾琰干活有什么不对。

顾瑾瑜定了定神,走进院子道:“娘,姐姐,弟弟,你们在做什么?”

顾琰看了她一眼,没理她。

顾琰讨厌她。

不知身世时讨厌,知道后更讨厌。

顾娇也没理她,继续做自己的糯米砂浆。

她都没与顾小顺说话,顾小顺当然也不会不理她了。

姚氏回头看向她:“是瑾瑜啊,你怎么过来了?”

顾瑾瑜柔声道:“我在府里没见到娘,猜想娘一定是来了这里,我给姐姐和弟弟带了点东西。”

顾琰翻了个白眼:“谁稀罕?”

砂浆很快做好了,顾娇找了桶子,装了一大桶。

“我来!”顾小顺将桶子提去了张大婶儿家。

顾琰也想提,可惜提不动,他于是抱了个小铲铲。

姐弟三人去给张大婶儿家补墙。

姚氏叹了口气。

顾瑾瑜看着地上脏兮兮的砂浆与一锅没用完的糯米浓汤,嫌弃地蹙了蹙眉,转头看向姚氏:“娘,姐姐怎么能让弟弟干粗活呢?弟弟身子骨那么弱。”

“就是身子弱才要多干活,没见你弟弟比从前精神多了了吗?”不是顾琰每天都还在吃药,姚氏只怕要认为儿子已经是一个正常人了。

顾瑾瑜撇撇嘴儿:“可是御医都说,弟弟不能太过辛劳,要多静养。”

姚氏道:“你姐姐是大夫,她知道怎么做对琰儿最好!”

顾瑾瑜张了张嘴,一个药童罢了,哪里就是大夫了?

顾瑾瑜的目光落在糯米汤与砂浆上,简直瞎胡闹,糯米汤是吃食,顾娇却拿去和稀泥。

要不怎么说是乡下长大的,一点常识都没有。

顾瑾瑜看不来,但忍了忍没说:“娘。”

“怎么了?”姚氏问。

顾瑾瑜笑了笑,从宽袖里拿出一个金印与一个宝册递给姚氏。

姚氏微愕:“这是……”

“您打开看看。”顾瑾瑜自豪地说。

姚氏将金印的盒子打开,翻过来一瞧,竟是郡主的印鉴。

顾瑾瑜等着姚氏的赞赏。

风箱的事姚氏听说了,姚氏不懂朝廷的册封规矩,但做了郡主终归是一种荣誉。

姚氏欣慰点头:“娘的瑾瑜真厉害。”

得到姚氏的肯定,顾瑾瑜很开心。

没一会儿,姐弟三个回来了,三人糊墙脏了满身,头发上都是灰尘。

张大婶儿抱着一罐子酱菜走进来,对姚氏道:“阿瑶啊,你家孩子真能干!一下子就给我弄好啦!”听书包 www.tinshubao.com

姚氏眼底的欣喜与骄傲几乎要溢出来,比看到顾瑾瑜的郡主金印还高兴:“是啊,他们都挺能干。”

糊个墙有什么能干的?

顾瑾瑜撇嘴儿。

顾瑾瑜带来了不少御赐的东西,向所有人展示自己成为郡主的喜讯,然而除了姚氏一开始那点微薄的赞赏外,顾娇三个简直拿顾瑾瑜和她的贵重物品当空气。

顾瑾瑜完全没感受到炫耀的喜悦。

她带来的金银珠宝,还比不上一坛不值钱的酱菜。

果然是乡下来的,不识货!

夜里,顾瑾瑜回了侯府。

小丫鬟告诉她,她出门的两个时辰里,又有不少千金登门拜访,还留下贺礼,都是庆贺她荣封郡主的。

顾瑾瑜的心里好受了些。

顾侯爷回府,顾瑾瑜将去碧水胡同的事与她说了,当提到顾娇给邻居糊墙时她特地夸赞了一句:“其实姐姐也挺能干的。”

顾侯爷若当时在场,只怕也会觉得姐弟三个挺能干,可被发明了风箱的顾瑾瑜单独拎出来说,就有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顾侯爷嗤了一声:“糊墙有什么能干的?她也就只能干这个了!一天天的,让她去念书她不念!非得干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就不能学学你?好好念书,好好弹琴,好好地做侯府的大小姐!”

顾瑾瑜温声道:“姐姐开心最重要。”

顾侯爷冷哼:“她是开心了!”

把他儿子拐跑了!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真担心琰儿成天和那丫头在一起,也变成一个小土包子。

被担心会成为小土包子的顾琰,此刻正在与昭国第一神童小净空玩跳棋,成功输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十八局。

他黑着脸去了昭国第一天才少年的书房,找姐夫下会儿五子棋找安慰,结果被连杀五局。

上透了心的琰宝宝去了老太太屋,和老太太以及她的两位牌友搓了会儿叶子牌,又被老祭酒检查了一下功课,完成了自己圆(挫)满(败)而又充(苦)实(逼)的一天。

给军营的第一批金疮药反响不错,军营很快下了第二批订单。

顾娇忙着日进斗金。

顾瑾瑜也没闲着。

风箱的发明很大程度上刺激到了她,她打小聪明过人,她不信别人能想出来的东西,她的脑袋瓜子想不出来。

何况风箱也就那么一回事嘛。

精妙是精妙,可原理很简单啊。

不就是增加风力,让火苗烧得更旺吗?

这有什么难的?

顾瑾瑜灵机一动,拿出纸笔,将炉子与风箱的配比进行了改良。

她增加了一倍的风箱,这样会让火力更大,冶铁的效果更高。

顾瑾瑜拿上图纸去了进了宫,将自己的想法与淑妃说了:“……原本一个月能做完的,改良之后半个月就能完工了!”

“天啦,快这么多吗?”淑妃惊讶。

“嗯!”顾瑾瑜笃定地点点头,“这好比朝廷早先用的水排,因为风力不够大,所以效果不够高。”

淑妃不太懂这个,不过听说能比现在的炉子还好用,那自然又是一项大功劳。

淑妃二话不说领着顾瑾瑜去御书房觐见陛下。

边关最近不安分,陛下正与军机大臣们商议要事,若寻常人来了,太监不会贸贸然通传的,可谁让这位慧郡主如今是陛下跟前儿的大红人呢?

魏公公笑着道:“请娘娘稍等,慧郡主稍等,老奴这就去通传一声。”

老奴?

从前魏公公在顾瑾瑜面前可是自称杂家的。

“有劳公公了。”淑妃说。

顾瑾瑜也颔了颔首。

魏公公迈着小碎步进了屋,小声在陛下跟前儿禀报了几句。

陛下快被边关的问题烦死了,恰巧也需要一点振奋人心的消息,便先让军机大臣们退下,将顾瑾瑜与淑妃叫了进来。

而顾瑾瑜果真没令他失望。

陛下其实也是个门外汉,但他信任顾瑾瑜,立马让人把图纸送去了工部。

工部的督造司看着顾瑾瑜的图纸,露出狐疑的神色:“这么多风箱,没问题吗?”

一旁的同僚道:“是顾姑娘的图纸,能有什么问题?陛下亲自让人送来的,赶紧吧!”

陛下下的令,那就没辙了。

督造司即刻吩咐手下,按照顾瑾瑜的图纸将炉子与风箱的配比改良了一番。

结果证明,效率的确提上来了,一天几乎能产两天的量。

陛下龙颜大悦,赏赐了顾瑾瑜,也赏赐了顾侯爷与工部。

顾瑾瑜在京城一时间风头无两。

所有人都称赞她是继太子妃后的又一奇女子,甚至隐隐让她有了与太子妃比肩的趋势。

东宫,一个小宫女为太子妃打抱不平:“娘娘,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也配与您相提并论?”

顾瑾瑜的身世瞒不住东宫,如今她做了郡主,更没隐瞒天下人的必要了。

老百姓不仅不歧视她,反而因此更看重她,认为她是民间的郡主,不仅没架子,还向世人展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山鸡飞上枝头也能变凤凰。

太子妃跪坐在垫子上,恬静淡然地练着字,仿佛不论经历多少风浪,她都始终淡然如菊。

“风光一时不算什么,要能风光一世才算她本事。”

话里话外,对顾瑾瑜的风头都没有丝毫不满。

太子妃见过太多风光一时的人,如流星般转瞬即逝,陛下跟前的红人来来去去,可长长久久的又有几个?

她从来不会去嫉妒抢了自己风头的女人,因为她知道,那都是一时的。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老铁匠与木匠历经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京城。

一路上由官府的人护送,倒也不算太难熬,就是老铁匠到底年纪大了,略有些吃不消。

因是陛下召见,官差们不敢延误,入京后,带二人去驿馆沐浴更衣了一番便即刻入宫面圣。

二人连京城都没来过,更别说皇宫了。

走在光可鉴人的汉白玉地板上,二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他们这种卑微的工匠,做梦都没料到能见到当今圣上,当真是光宗耀祖了!

老铁匠紧张又激动,迈步的老腿儿都在颤抖:“能见到陛下,我、我、我死在这里也值了!”

接待他们的是陛下身边的魏公公。

魏公公笑了笑,道:“金銮殿上,可不能说这个字,是忌讳。”

老铁匠赶忙捂住了嘴。

当然,他不忘瞟了魏公公一眼,明明是个男人,怎么说话阴阳怪气的?

木匠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年轻人适应快,然而也激动得生活不能自理,走了两步,一个踉跄险些摔了。

一旁的小太监们抿嘴偷笑。

魏公公一个眼神儿扫过去,小太监们齐刷刷地肃然了神色。

魏公公将人领去了偏殿。

他在门外恭敬地禀报:“陛下,县城的匠人到了。”

“进来。”陛下心情不错。

二人的衣裳是在驿馆里换过的,磕头的礼仪来的路上官差们也教了,至于说学不学得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二人还没见到皇帝,只听那龙威四起的嗓音便感觉腿肚子一阵发软。

“请。”魏公公笑着提醒。

二人战战兢兢地跨过门槛。

宫殿大气恢宏,纤尘不染,二人不像是来了皇宫,简直像进了仙宫。

“跪——”魏公公唱礼。

二人普通跪下。

早先学的礼数统统忘得一干二净了,二人拿出了在坟头给祖宗磕头的劲儿,给皇帝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

完事儿了二人还想点炷香,可惜没有。

陛下对外如此敬畏自己的子民是很宽和的,不会摆在朝臣面前的那种神圣威严的架子。

“平身吧。”他道。

二人:怎么还有这个?官差也没说呀!

二人面面相看了一眼,忽然趴在地上,将身子摊平了。

陛下:“……”

魏公公:“……”

陛下险些笑岔气:“……快扶起来!”

“是!”魏公公也辛苦地憋住笑,亲自将老铁匠与木匠扶了起来。

是两个老实人,不然当初也不会毫不藏私地将鼓风技术在传授给了朝廷以及当地的工匠。

这也是陛下决定封赏他们的原因。

然而令陛下讶异的是,他们竟然拒绝了陛下的赏赐。

老铁匠道:“原也不是我俩做的,是那位姑娘,陛下要赏,赏那位姑娘吧,我俩得的好处够多了!我的铁铺出了名,阿成的铺子也有做不完的生意,我俩一辈子都没挣过这么多银子!如今又能见到陛下,我俩死都无憾了!”

等他们回了县城,他们可就是见过皇帝的人了,能吹嘘十八代呢!

死字在皇帝跟前从来都是忌讳,然而从一个老百姓的嘴里用如此真挚的情绪说出来,陛下只觉得开心。

一开心,赏得就更多了。

陛下笑着道:“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二人在来的路上便商议过了。

老铁匠道:“我们……想见见那位姑娘,当面和她道声谢。”

那位姑娘,是他们命里的贵人,这声谢是无论如何都要说的。

陛下今日心情不错,准了二人的请求。

顾瑾瑜被带进了皇宫。

魏公公想着给她一个惊喜,没明说是来了谁,只道是两位县城的故人。

顾瑾瑜还寻思着她在县城有什么故人,莫非是两个庄子里的丫鬟?是玉茹回来了吗?

结果她就看见了两个陌生的男人。

两个陌生的男人也看着她。

顾瑾瑜的心里涌上一层不祥的预感,她蹙了蹙眉,敛起思绪,行了一礼:“陛下。”

陛下抬手示意她平身,看了看一旁的木匠与老铁匠:“你可还记得他们?”

“嗯?”顾瑾瑜一愣。

这俩人……她认识吗?

老铁匠与木匠的心底闪过同样的疑惑,对呀,这个姑娘,他们认识吗?

陛下调侃二人道:“怎么了?才过了大半年,就不认得自己的小恩公了?还口口声声要亲自给人道谢。”

顾瑾瑜的心里咯噔一下!

老铁匠皱眉道:“陛下,你弄错了,她不是那位姑娘!”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首辅娇娘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首辅娇娘最新章节 - 首辅娇娘全文阅读 - 首辅娇娘txt下载 - 偏方方的全部小说 - 首辅娇娘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殊世庶妃我养的太子黑化了血族女皇很倾城带着房子穿了,可我黑户啊[快穿]清妾小小王妃驯王爷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统田园闺事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娇女蜀绣良缘:养包子挣大钱乱世嫣红帝妃临天何以安山河穿到异世去打架凤帝九倾重生之名门锦绣乱中取胜华裳反派毒妃逆袭攻略吉时医到乱世风华王爷难聊娇鸾重生医妃:王爷有喜了佞臣的庶女嫡妻权臣闲妻
完本推荐: 最狂兵王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慢侣全文阅读犹自寄寒衣全文阅读青岛,今夜请将我遗忘全文阅读甄嬛传同人之熙妃传全文阅读海贼之我是红发他哥全文阅读绝世魔帝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未来图书馆全文阅读我的魔法时代全文阅读天生富贵骨:权臣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无良皇帝全文阅读燃火竞技场全文阅读少董的冷魅保镖全文阅读识谎者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穿成四个大佬的小作精全文阅读国风美少年之七个姐姐是大佬全文阅读至尊大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香草柠檬精我家系统自爆之后莽荒求生录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师兄是林正英向往的生活之变形天王我真不是大魔王芳菲剪切海贼:垂钓就变强每168小时获得一个异能开局我就有一座玉山大唐:每周十连抽绯闻NO.1:大叔,官宣了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孙我给前夫当婶婶老公每天不一样大唐:开局变身杀神白起从斗罗大陆开始之万界女神快穿之家有熊孩子大唐:咸鱼驸马剑卒过河带着系统来大唐龙图案卷集·续封神:从女娲宫题诗开始收取修为万界次元交流议会西游:万界书店凤花锦出租:从跟苏芒结婚开始万兽朝凰龙的法则

首辅娇娘最新章节手机版 - 首辅娇娘全文阅读手机版 - 首辅娇娘txt下载手机版 - 偏方方的全部小说 - 首辅娇娘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