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26 章

陆行迟端起弩, 正在想要怎么射这一箭才能阻止他时,就看见贝暖摸出了她平时用的小镜子。

她转了转镜面,一束阳光通过圆溜溜的镜面, 向上反射到男生的脸上。

反光比陆行迟的箭还快, 男生正准备再往边沿走一步, 一瞥眼间,就注意到了楼下反射上来的不同寻常的明亮光线。

贝暖收起镜子,从隐蔽的地方探出头。

她向他使劲地挥动胳膊, 然后两条前臂交叉在头顶上,对着他比了个大大的叉。

意思很明显:不要跳。

无数丧尸还在疯狂地往门里涌,男生身后, 通向楼顶的门被撞得乱响。

“怎么办?”贝暖问陆行迟。

“丧尸太多,我射箭的视角不好。”陆行迟说话时已经对着楼顶的方向伸出手掌,“我试试别的办法, 距离有点远,不知道行不行。”

楼顶的金属管道忽然像被人拉住的橡皮泥一样,迅速变细抽长, 如同有生命一般往空中延伸, 最后搭在对面楼的楼顶。

贝暖在楼下看不见, 男生却看得很清楚,只不过一瞬间, 拉长的管道就已经和对面的管道焊死了。

男生不可置信地伸手撼撼这根长长的金属管。

无处可逃的楼顶, 就这样, 突然奇迹般地搭出一条生路来。

只不过这条路不是那么好走。

能活的话没人想死, 男生丝毫都没迟疑, 立刻弯下腰双手握住管子, 好像打算就这么爬过去。

两栋宿舍楼之间距离不近, 楼有足足六层,掉下去不是闹着玩的。

身后的撞门声越来越大。

门是薄木板做的,不太结实,插在门上的棍子也眼看就要掉了,男生抓紧时间,双手抱住管子,把两条腿也盘在上面。

就这样,整个人树袋熊一样紧紧地盘在管道上,悬在两栋宿舍楼之间的空中,一点一点往前爬。

刚刚爬过管子一半地方,楼顶的门就被冲开了。

丧尸们呼地从狭窄的门里涌出来,一起冲上楼顶。

男生的扩音喇叭扔在地上,人却不见了。

丧尸们发现了正在管子上努力往前爬的男生,有的傻乎乎,直接往他那边扑,结果噼里啪啦下饺子一样掉下楼。

有的没那么傻,有样学样,抓住金属管,也想爬上去,可惜管子只有一根,争抢的丧尸实在太多,乱成一团。

陆行迟端着弩,不断帮男生清掉想爬上管子的丧尸。

可是丧尸如同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

金属管被它们这么一折腾,疯狂地摇晃起来,男生脚一松,从管子上滑下来。

还好有双手紧紧攥着。

情况危急,男生干脆不再管脚,双手轮流向前倒换着,终于成功抵达彼岸。

他拼尽全力,努力把脚重新搭上管子,爬上另一边的楼顶。

他一离开,空中的金属管道就骤然断开,像收回的蜗牛触角般缩了回去。

这边的楼顶虽然暂时安全了,男生却清楚地知道,机不可失,现在正是趁着丧尸都去对面楼了,冲下楼的好时机。

这边楼顶的门锁着,男生一秒钟都没浪费,在楼顶找到一块水泥块,对着门一通猛砸。

才三五下就把薄木板门砸开了,男生打开门,冲进安全通道。

贝暖看见他终于进了楼道,才大大地喘了口气,刚刚因为太紧张,都忘了呼吸。

陆行迟带着大家潜过去,不动声色地清掉离楼门口比较近的丧尸。

刚刚清好,就看见刚才那个男生在门口探头探脑。

他很机灵,一眼就发现了贝暖他们,悄悄地借着绿化带的掩护摸过来。

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金属管的事是你们干的吗?你们有异能?”

这男生看着年纪不大,明朗得像现在的阳光,一双黑亮的眼睛明亮活泼,好像一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兽。

就算刚刚经历九死一生,差点从楼上掉下来,看着心情仍然不错,居然还惦记着异能的事。

能给丧尸开演唱会的人,胆子确实够大,神经也确实够粗。

陆行迟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只说:“你刚才说食堂那边是安全的?我们先去食堂再说话。”

“对,食堂就在这一片楼后面。”

男生带着他们往食堂那边摸。

食堂是一幢三层楼,面积倒是不小,扁扁地趴在地上,一楼的门上居然装着一层推拉式铁栅门。

水大的这个食堂,书里写过。

水大的美食节很有名,年年都办,向来人山人海。

以前在老校区的时候,最大的一个旧食堂是几十年前建的,一楼是一面墙的玻璃窗,每年美食节,食堂开门大家蜂拥而入的时候,必然有人走窗不走门。

年年都打碎玻璃,不止费钱,还很危险。

所以新校区建食堂的时候,整个一楼都是墙,完全没有窗,采光除了灯光,还有巧妙设计过的、楼上天窗折射下来的光线。

当初因为这个设计,还拿了个什么奖。

因为结实,水大的学生一直都把这个食堂戏称堡垒。

结果堡垒还真的变成了躲避丧尸的堡垒。

食堂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

有个个子高高的男生守在门口,趁着现在没什么丧尸的空档,正在放逃过来的学生进来。

门口的男生遥遥地看见贝暖他们,拼命向他们招手。

贝暖他们几个赶紧冲过去。

等他们进了门,守在门口的男生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关上铁栅门,随手给了和贝暖他们在一起的男生一拳。

“唐瑭,你真行。我听见唱歌,就知道是你。你这么一唱,跑过来好多人。”

唐瑭?

江斐要找的人不就叫唐瑭?

“你叫唐瑭,那你爸爸是唐正?”江斐问。

唐瑭点点头,“我爸是叫唐正,请问你是?”

“我是你爸爸的……”江斐瞥一眼旁边他的同学,“……同事。”

听到他说“同事”两个字时特殊的口气,唐瑭立刻相信他了,心里清楚这是爸爸的狱友,马上问:“我爸呢?”

江斐看他一眼,“进去再说。”

食堂里已经有很多人了,看起来都是水大的学生。

人虽然不少,但是看着很有秩序,正在三五成群地休息。

贝暖他们刚要往里走,门口守门的男生就拦住了他们。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有一个规定的流程,刚进来的人必须要先检查一遍身上有没有伤口,有伤口的,要先去楼上隔离。”

杜若主动举起手,给他们看手背,“我手上还真的有伤,而且是快变异的人抓的。”

陆行迟说:“算了,反正人已经找到了,我们不进去了。”

又问唐瑭:“你想留在这儿,还是跟我们一起走?”

陆行迟的能力,唐瑭刚刚已经见识过了,跟着他的话活下去的机会明显会更高。

唐瑭毫不迟疑,“我跟你们走。”

他做决定果断干脆,陆行迟微微笑了一下。

贝暖知道,唐瑭也是书里的小队成员,现在终于顺利归队了。

杜若忽然问唐瑭:“你刚刚在楼顶上叫一个女孩的名字,叫什么雨涵的,让她抓紧机会快跑,你不要带上她一起走吗?”

唐瑭摇摇头,坦然答:“不用。她是别人的女朋友。”

所有人:“……”

唐瑭咧嘴一笑,露出一口亮闪闪的白牙,“我看见她和她男朋友跑进来了。我觉得这回她肯定忘不了我,能记住我一辈子。”

豁出命来救一个女孩,那女孩还是别人女朋友。

这操作也是很神奇。

杜若拍拍江斐肩膀,感慨,“这孩子跟你还真是挺有缘分的,你俩以后可以多交流交流。”

江斐:“……”

管门的同学帮他们几个重新开了门,陆行迟他们刚迈出铁栅门,身后忽然有人匆匆过来。

是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边跑边说:“麻烦你们等一等。”

他气喘吁吁的,一过来就劈头问杜若:“你说你手上的伤是丧尸抓的,而且是在丧尸变异之前?”

杜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太好了!”眼镜男的双眼放光,“我找这样的人找很久了,一直没找到符合条件的,请问你能留一下,让我记录一下数据做个实验吗?”

杜若:???

贝暖心想,怎么感觉杜若好像要被抓走做科学实验了呢?

男生把几个人带到食堂的楼上。

原来水大有个研究病毒的实验室,男生叫蒋旭,是实验室里的博士生。

这次病毒爆发后,虽然实验室活着的只剩下蒋旭一个人,条件也很有限,他还是一直都在努力记录各种数据,收集样本,希望这些资料在以后攻克病毒的时候,能有用处。

“所以你到现在都还没变异?”蒋旭很兴奋,“你是我这些天见过的人里,变丧尸最慢的一个!”

蒋旭搓搓手,“我十块钱赌你今晚之前肯定变异!”

杜若很无语,“我赌二十块钱我变不了。”

贝暖连忙表示对他的支持,“我跟二十块变不了。”

蒋旭客观地说:“我赢定了,你看你眼睛都出红血丝了。”

“有吗?”杜若去掏手机,想看看自己的眼睛。

贝暖这才注意到,蒋旭说得对,杜若的眼白颜色不太正常,好像熬夜打游戏了一样,有隐隐的红血丝透出来。

难道他真的已经感染了?贝暖有点绝望。

蒋旭把杜若带到二楼角落一个独立的办公室,看样子,这里已经被他改造成了他的临时实验室。

蒋旭穿上隔离服,把其他人全请了出去,只留下杜若,“我要取他的血液和体.液样本。”

杜若看了看他的“实验室”,“这是不是有点简陋?你要取的可是可能感染的血。”

蒋旭笑笑,“没办法,现在没条件,只能先凑合着。”

杜若虚心发问:“只有我们俩,如果我现在变异了怎么办?你这身隔离服防不住我的牙吧?”

然后呲出一口雪白的牙给蒋旭看。

“不怎么办啊。”蒋旭轻松地答,“所以只要我在里面,我就一定会给门上锁。”

然后跟贝暖他们几个嘱咐:“如果听见里面动静不对,或者一直不开门,不要自己随便开门,下楼去找防卫队的同学,让他们带着防暴叉上来处理丧尸。”

他的语气科学客观,视死如归。

他从容地随手关好门,真的落了锁。

他俩在里面呆了很久。

久到贝暖开始着急,怀疑里面真的出事了的时候,两个人才一起出来。

蒋旭已经脱了防护服,感慨,“他的情况也太特殊了。看着像感染了,又不像感染了,你们能再多呆几小时吗?我觉得他天黑前肯定会变异。”

杜若委屈了:“我押四十块钱我不会变异!”

贝暖赶紧拍拍他的背,说:“我跟四十!”

陆行迟并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开口拒绝,“我们还有事……”

蒋旭紧跟着说:“我前两天曾经在两个同学身上试过一种广谱抗病毒药,我觉得好像可以延缓发作,你们要不要试试看?”

竟然有药?不早说。

大家立刻有了兴趣。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要有一点希望,都可以试试看。

药是注射的针剂,杜医生很不放心。

反复问清是什么药之后,因为既不相信蒋旭的手法,又不相信陆行迟的手法,最后只得自己给自己来了一针。

打得一脸不开心,给糖都哄不好。

因为杜若的情况太特殊,蒋旭跟这里几个负责的同学商量了一下,暂时把贝暖他们几个留在二楼的小餐厅里。

为了防止杜若突然变异,小餐厅的门锁上,门口守着人,如果他们想出去上厕所之类,可以随时叫人来开门。

难得的是,唐瑭居然也肯跟他们同甘共苦,冒着被杜若感染的风险,一起留在二楼的小餐厅里。

在等杜若他们采集样本的时候,江斐已经把唐瑭拉到旁边,单独跟他谈了他爸爸的事。

唐瑭的眼圈还是红的,好像是哭过,不过人还是很镇定。

唐瑭说,丧尸爆发时刚好是早晨上课时间,他逃课在宿舍睡懒觉,正好躲过一劫。

可是宿舍里的饼干吃光了,他满楼找了一圈,也没发现第二个活人,只找到点零食。

吃的倒还好说,关键是楼下的丧尸太多,他试了好几次,都出不去。

宿舍楼的门并不结实,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唐瑭说:“楼下的门早晚被它们弄开,与其像虫子一样躲在宿舍里,不是慢慢饿死就是被它们吃掉,还不如趁现在还有力气,轰轰烈烈,干一票大的。”

“所以你饿了对不对?”

贝暖飞快地翻翻空间,端出早晨江斐做的一盘生煎。

生煎是趁热收进空间上层的,现在拿出来还是刚出锅的状态,袅袅地冒着热气。

一个又一个圆墩墩的,底面煎得金黄,上面细细地撒着芝麻和切碎的香葱,香气扑鼻。

唐瑭捧着生煎盘子,一双黑亮的眼睛闪闪发光,“你们到底都是什么神仙?”

贝暖从来没见过有人吃生煎吃得那么快。

筷子和醋碟还没拿出来,他就风卷残云地吃光了。

他是真的饿坏了。

贝暖递给他一瓶水,让他顺了顺,帮他倒好醋碟,然后又端出一盘。

唐瑭感动得快哭了。

贝暖他们随即发现一件事——小餐厅里所有的灯都是亮着的。

水城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没停电!

所有人都震惊了。

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掏出各种需要充电的东西充电。尤其是手机,虽然没信号,能打打游戏也好。

贝暖心不在焉地按着手机,脑子里还在琢磨杜若的事。

他看起来挺好,抱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一点都不像要变异的样子。

除了眼白有点泛红。说不定就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贝暖望着他发呆,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念头。

关心则乱,从昨晚到现在,竟然都没想起这茬。

贝暖飞速调出任务栏,又看了一遍最开始的时候接的圣母之声任务。

一整排圣母之声都做完了,只剩下最后一个“救救他”任务。

贝暖打开任务说明,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读。

在男主面前,抱住一个快变异的人,悲伤地念出“谁来救救他啊,有人能过来帮帮他吗”,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所有获得的圣母值双倍。

那天在宁城超市,贝暖抱住一个哮喘病人念出台词,任务并没有完成。

也就是说,只要去抱住杜若,念一遍台词,看看任务有没有完成,就可以知道他是不是真要变异了。

唯一的问题是,干这种神经病的事,脸要丢到姥姥家。

贝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丢脸就丢脸吧。

知道杜若到底有没有感染更重要。

杜若浑然无觉地坐在那,对即将伸向他的魔爪一无所知。

贝暖心一横,眼一闭,冲了过去,从背后一把抱住他的肩膀。

贝暖酝酿了一下情绪,悲伤地念出那句尬破天际的台词:“谁来救救他啊,有人能过来帮帮他吗?”

悲伤是真悲伤,一半为杜若,一半为自己的脸皮。

小餐厅里所有的人齐刷刷抬头:嗯???

一片尴尬的静默。

杜若彻底被她吓傻,过了好几秒,才想起来问,“贝暖,你怎么了?”

陆行迟只怔了一下,就三两步大步过来,蹲下身,手掌抚在她的背上。

“你怎么了?别怕。”

他的声音低沉温柔,还轻轻拍了拍,好像在安抚突然发梦魇的小朋友。

贝暖顾不上理他们,在脑中火速调出任务栏。

圣母之声“救救他”任务(0/1)。

所以他是没感染吗?是吗?

贝暖的整颗心都雀跃起来。

杜若这时也转过身来,伸手拍拍贝暖,“没事,生死有命,就算真变异了也没什么好怕的。”

离得这么近,能看得非常清楚,他眼白上的红血丝更明显了。

这件事不太对。

贝暖想了想,又仔细读了一遍任务说明,把小三呼了出来。

“小三,我有个问题,圣母之声救救他任务,里面说‘快变异的人’,‘快’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三一召即至,回答:“就是你们通常意义上说的‘快’。”

“你总有个时间标准吧?”贝暖不甘心。

小三抱歉地说:“对不起,系统内部设置的时间标准,恕不透露。”

所以任务没完成,并不一定代表杜若没感染,也可能是他还没‘快’变异。

贝暖叹了口气,挣开陆行迟的胳膊,蔫哒哒地重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攥着手机发呆。

杜若倒是十分感动。

“贝暖,你对我真好,都快担心成神经病了。要是我真变丧尸了,一定尽量不咬你。”

贝暖:“……”

杜若确实没“快”变异,他疯狂地打了好几个小时游戏,真的熬到了天黑,成功地赢了蒋旭十块钱。

临睡之前,杜若把自己的睡袋拖到餐厅里远离大家的另外一边。

又在后厨找到一大堆锅碗瓢盆,全搬了出来,围着睡袋里三层外三层摆了一大圈。

丧尸智商不够,一旦变异了爬起来,一定会踢到这些东西,惊动其他人。

杜若给自己妥妥当当地设好陷阱,又给自己来了一针抗病毒药,却怎么都睡不着。

整个人都很烦躁,全身又烫又疼,好像在发烧。

口干舌燥的,喉咙里像有一团火,怎么喝水都没用,而且一直在头疼。

辗转到半夜,他悄悄起身,钻出睡袋。

餐厅里已经熄灯了,借着外面透进来的灯光,杜若看了一眼手机摄像头下的自己。

两只眼睛的眼白已经全红透了,一丝白色都没留,和丧尸一模一样。

杜若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大家,穿好衣服,小心地挑拣着落脚的地方,悄悄跨过地上的层层陷阱,走到门口。

杜若敲敲门,低声对门外说:“去洗手间。”

门打开了。

门外值班的是白天守在铁栅门口的唐瑭的同学,好像叫宋希翼,是这里防卫队的队长。

因为要额外腾出人手守着楼上小餐厅的门,他自告奋勇过来守夜。

宋希翼把门打开,问杜若:“要去洗手间?”

等到看清杜若红透了的眼睛,吓了一跳。

杜若已经闪身出门,回手把小餐厅的门关好,“快,让我出去。”

宋希翼听到杜若的话,还在愣神。

杜若不理他,急匆匆下楼梯,一步都不停,“我快要变异了,快走,放我出去。”

宋希翼这才反应过来,紧跟上他冲到大门口,让门口防卫队的同学火速打开铁栅门。

杜若冲出铁栅门,听到身后铁栅门关好的声音,才算松了口气。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好想和姐姐谈恋爱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黑夜如我[综反派]重生后我嫁给了少女时代的偶像刀剑攻略Ⅱ在沙雕世界以下犯上[快穿]权霸总裁:大叔请你靠边站七七惨惨戚戚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闪婚夫妻宠娃日常重生后夫人把帝少拉黑了偏心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退无可退:霍少我嫁求放过春风暖情不及你我妈已经三天没打我了小躁动影帝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博君一肖不好吗[肖战x 王一博]军婚蜜恋在八零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爱豆和残疾总裁官宣了捡只小猫回家当媳妇存心偶遇退出枪坛后全世界都在逼我复出
完本推荐: 田园闺事全文阅读限期营业全文阅读我能升级万物全文阅读锁瀛台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全文阅读开局一条蛇全文阅读和天帝相恋那些年全文阅读苏子青的寻梦农场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神龙帝尊全文阅读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全文阅读恃宠而娇全文阅读[综英美]最终攻略成就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末世之卡牌时代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重生后我嫁给了少女时代的偶像全文阅读洪荒:我是通天关门弟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修罗战神(又名:逍遥战神,主角江策)综漫之万界漫画家诸天聊天群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魂帝武神都市之影视穿越大反派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痴情总裁负心妻长公主无处不在参商军婚蜜恋在八零刀锋女王的崛起我的金手指很好吃[快穿]作死反派在线洗白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直播:我是猫,我主人是女神主播星极的魔法师萌宝入怀:摄政王的神算小卦妃我练了辟邪剑谱野王炼成手册小农民大明星无限之我有99999个影视世界美娇娘是个黑心肝大宋有种大恩以婚为报大唐之我真是纨绔皇子御九天LOL:开局众生平等洪荒:我,昊天,不封神了!都市之超神飞刀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