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39 章

陆行迟没有再看贝暖, 只淡漠地望着谢沅清。

“如果你不把快变成丧尸的人再藏在地窖里,我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谢沅清笑了,拎起壶, 把泡好的茶水轮流淋在三个杯子里。

他笑问:“你看出来了?没错, 我让手下假装去救罗家老大, 把他藏在我的地窖里。放任他在外面乱跑,太不安全了。还不如放在我眼皮底下。”

他用茶夹夹着杯子,在茶水里洗了洗。

他说:“我也是没办法。尧镇的这些人太顽固,不让他们亲眼见识一下丧尸的厉害, 他们还不肯让我的人守门。”

谢沅清轻轻冷哼了一声。

“最开始的时候, 他们连伤都不验,就敢直接放人进来,还是我抓了两只丧尸给他们看,他们才肯松口。”

“我知道,到现在,镇上那些守门的人还趁机敛财, 只要交了钱, 就胡说这是镇里人的亲戚,随便放人。”

谢沅清抬头看了陆行迟一眼,“你们几个就是这么进来的, 对不对?光靠那些人守门, 尧镇根本坚持不了几天。”

陆行迟心下了然。

谢沅清明知道罗大藏在哪, 开会时还要当众演那么一出, 一是为了拿到尧镇的控制权,二是为了震慑立威。

他想警告那些守着镇门胡搞的人, 真出了事, 不但谁都救不了你, 连你家里的妻子儿女也要跟着挨揍。

谢沅清继续说:“我本来打算差不多了,就让我的手下把人带过来,没想到被贝暖抢了先。”

谢沅清抬头望着贝暖,微微一笑。

这人看似温和佛性,其实心机深沉,手腕强硬。

谢沅清又泡了一遍茶,把滚烫的茶水淋在茶洗里。

陆行迟问他,口气像在聊天,“把罗家老大放在自己家地窖里,不危险么?”

“哦,我已经让人给他用了药物。”

谢沅清语气轻松。

“我以前试过,用药之后,人会浑身酸软无力,就算变成丧尸以后,也一样跑不快,很好解决。再说这个院子日夜都有人看着。”

陆行迟想起那天押着罗大一路去空场的时候,他确实动作迟缓,好像脚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样子。

“她呢?”陆行迟问,“她现在这样,也是药物的结果?”

谢沅清已经泡好了第三遍茶,笑一笑,“没错。”

他抬手示意贝暖来拿茶杯。

“她最喜欢喝我泡的茶了。”

小小的白瓷杯薄到透明,里面茶水荡漾,茶色金黄,香得出奇,白气袅袅。

贝暖乖乖地伸手拿起茶杯,捧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茶水。

谢沅清也让了让陆行迟。

他满眼戏谑的神色,等着看陆行迟会找什么借口拒绝。

陆行迟淡漠地直接问:“茶里有药?”

“对。能让人喝了之后,就非常听话,”谢沅清坦然答,眼睛一弯,“听我的话。”

陆行迟一直在看他的表情,此时轻哼了一声,端起茶杯,抿了几口。

谢沅清完全没料到陆行迟竟然真的敢喝。

他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意不见了。

陆行迟从容地喝干杯子里的茶水,“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很容易看得出来,就算是说谎的老手也是一样。”

“你一直引导我,想让我以为她现在这样,都是药物的作用,可是你自己的表情和语气,早就已经把你自己出卖了。”

陆行迟放下杯子。

陆行迟继续说:“如果不是药物的话,会是什么呢?我听说有一种巫术,施巫术的人可以蛊惑人心,让对方言听计从。解除巫术的方法也很简单……”

那一瞬间,谢沅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到下一秒,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远远地离开了院子里的花架。

他被钉在了墙上。

原本晾衣服的铁架断成一根一根的铁条,弯成马蹄形,箍住谢沅清的四肢和脖子。

把他架成大字,固定在墙上,锁了起来。

铁条弯得弧度完美,自然而然,好像墙上天生就有这么一套锁人的装置一样。

陆行迟手中也有半尺多长的一根,他正在缓缓地把那根抽长。

拇指粗的铁条在他手里像橡皮泥一样,慢慢延伸,拉出一个锐利无比的尖头。

陆行迟把刚刚的半句话继续说完,“……解除巫术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杀掉巫师。我很想试一试。”

谢沅清的手下们已经过来了,都不敢近前。

因为陆行迟已经松开了手,那根尖锥却自己浮在空中,悬停在离谢沅清的眼睛几毫米的地方。

陆行迟微笑了一下,“来,用你那套蛊惑人心的办法蛊惑我,看看是你快,还是我快。”

谢沅清被陆行迟的能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料到有人会来找贝暖,原以为来的应该是上一世贝暖受伤时,一直在照顾他的清秀男人,好像叫江斐,没想到来的居然是陆行迟。

是陆行迟也没关系。

谢沅清早就安排好了不少人手,陆行迟的箭再快,也快不过枪。

没想到要对付的不是一个用弩的陆行迟,而是一个有异能的陆行迟。

而且是这么凶悍霸道的异能。

好半天,谢沅清才示意他的手下:“你们退开,这里没事。”

然后看一眼远处花架下毫无反应的贝暖,压低声音问了陆行迟一个问题。

“你也有异能,你是重生的?”

这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招供。

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也是重生的。

陆行迟立刻明白了。

谢沅清重生了一次,而且应该是在重生时,获得了那种蛊惑人心的能力。

他已经活过一遍,所以才知道罗大藏在废弃老宅的地窖里,能提前去把人找到,弄到自己家里来。

谢沅清望着陆行迟,这次没打算用任何异能。

他蛊惑人的能力是个慢功夫,要在对方放松的情况下,反复诱导,如同催眠。

完全不可能是陆行迟的对手。

他的神色凝重起来,“陆行迟,你让我把她留下。”

陆行迟不动声色,好像想听他要说什么。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想留下她是有原因的。”

谢沅清说:“我死在末世的第七年,那时候,整个人类世界已经全面沦陷。”

“丧尸病毒有了新的变异,人类剩下的基地没几个了,还一个接一个地被攻破。”

“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听到过一件事。那个朋友身居高位,十分可靠,他说,有个叫贝暖的女孩,长得像天使一样,当年却毁掉了人类唯一翻盘的希望。”

“我看过资料,那个人就是她。”

谢沅清坦然地直视着陆行迟的眼睛。

“我上次见过你们,放你们走了,所以这次再看见她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机会把她杀了。”

“我几次三番地把她诱惑到我家来,可是看到她那种天真纯洁的样子,根本下不了手。”

“后来我想,算了,把她留下,让她一直在我的控制中,说不定这次结果会不一样。”

“我是救自己,也是救大家。”

谢沅清看了一眼远处的贝暖,语气诚恳。

“你放心,如果把她留下,我会像对大花那样,好好照顾她的。”

陆行迟盯着他,心知肚明,他没有说谎。

两个男人低声交谈,远处的贝暖像慢动作一样,总算把目光聚焦到了这个方向。

她对着他俩灿烂地一笑,挥了挥手,“嗨!”

然后好奇地歪歪脑袋,满脸困惑,“你俩在玩什么呢?谢沅清为什么挂在墙上?”

陆行迟:“……”

谢沅清:“……”

贝暖再清醒的时候,已经在小季家的院子里了。

自己正弯腰坐在小板凳上,低着头,面前的架子上摆着一盆水,头上有一股温度合宜的水流正缓缓地浇下来。

贝暖吓了一跳,“陆行迟,你为什么在给我洗头发?”

“别乱动。”

陆行迟把她按住,浇完瓢里剩下的水,才给她的脑袋裹了一块毛巾,扶她坐起来。

“因为你的头发变弯了,我想试试,能不能把它洗直。”

陆行迟仔细地帮她擦头发,一边问:“为什么头发弯了?有人帮你烫过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贝暖却怎么都觉得里面有种说不出的酸味。

贝暖的脑子有点浆糊。

这两天发生过的事,全都像是做梦一样,影影绰绰的。

“我是怎么了?生病了吗?”贝暖问。

陆行迟淡淡道:“你被那个养猫的谢沅清用异能蛊惑,变傻了,死活都要跟他留在尧镇。”

竟然有这种事?

陆行迟简明扼要地跟贝暖讲了一遍,只大概说了经过,并没有告诉她谢沅清和他的密谈。

贝暖吓了一跳,仔细想想,记忆虽然模糊,但是还能想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茬。

贝暖赶紧问:“那谢沅清呢?”

“这么关心他?放心,他没死,还好好地在山顶。”

这就奇怪了,发生了这种事,大boss家的小兔兔差点被人拐跑,他居然手下容情。

贝暖琢磨了一下,恍然大悟,谢沅清有能力有手段,尧镇很需要这样一个人。

光靠镇里那几个族长,这地方坚持不了几天。

大概他是为了大局着想。

“你还没告诉我,是谢沅清让人把你的头发烫弯的?”陆行迟帮贝暖擦着一把柔软亮泽的好头发,继续问。

他好像对兔毛的新造型很不爽。

贝暖努力地想了半天,终于记起来了。

“不是啦。是小季妈妈。我昨天洗完头,头发湿着,她帮我编了两条麻花辫,结果干了以后,头发就全弯了!”

陆行迟揉她脑袋的手顿住了,好像有点尴尬。

“那你的那条印染的披肩呢?是谢沅清给的?”

“披肩?当然不是了,是小季妈妈送我的礼物。对了,我的大披肩呢?”贝暖纳闷。

陆行迟的神情更尴尬了,含含糊糊,“呃……大概是掉在路上了……我过一会儿就帮你找回来……”

小季妈妈这时从屋里出来,路过他俩,笑道:“头发弯着不好吗?多好看啊。”

正说着话,院门口来了个大婶,对小季妈妈招招手。

“李大花啊,我们家新做了面皮,你要不要过来拿点?”

哈?

她刚才说什么?

李大花?

李大花??

贝暖呼地站起来,嘭地一声撞翻了放水盆的架子,泼了一身一地的水,吓了旁边的陆行迟一跳。

贝暖顾不上这个,不可置信地问小季妈妈:“她叫你什么?”

小季妈妈羞涩地笑了,“李大花,是我本名。我一点都不喜欢,觉得不好听。是小时候我爷爷给我起的,说名字不用那么好,好养活。”

贝暖想起来了,那天站在台阶上抽名字的时候,小季妈妈就在现场。

所以系统里抽出来的李大花,说不定根本就不是那只猫,而是眼前这个大活人。

贝暖悲痛欲绝。

所以这几天到底都在瞎忙活什么啊?

李大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贝暖看一眼所剩不多的倒计时,还有李大花名字后的(0/3)。

“阿姨,”贝暖说,“我们就快走了,我最近许了个愿,要挑几个人出来,实现他们的三个愿望。你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啊?”小季妈妈摇摇头,“这种世道,一家人能好好的在一起,还有吃有住,我已经没别的想要的了。”

贝暖鼓励她,“你就说三个吧,我能做到的我都努力做。”

小季妈妈笑了,“那你就帮我找找黄胖今天又把蛋下到哪了,我满院找了半天都没找着。”

黄胖是家里养的母鸡。

贝暖:“……”

贝暖试图说服她,“这太浪费愿望了,你换个别的。”

小季妈坚持,“找鸡蛋是大事!”

结果贝暖满院子乱钻,还真被她把黄胖藏在犄角旮旯草丛里的鸡蛋找出来了。

贝暖把宝贵的鸡蛋交到小季妈妈手里,赶紧看了眼任务栏。

李大花后面,真的变成了(1/3)。

贝暖很想哭。

小季妈妈发布的第二个愿望是切菜的时候贝暖陪她聊天,也毫无难度地实现了。

“那你最后一个愿望是什么?”吃完晚饭,贝暖问她。

小季妈妈说:“没别的了,明天你们就要走了,我的愿望就是你们能平平安安的。”

贝暖鼻子发酸。

这个愿望不知道该怎么实现,贝暖咨询小三。

小三答得倒是挺快,“只要在倒计时结束时,你们还是平平安安的,就算任务成功。”

第二天一大早,小队启程上路。

贝暖在房间里给小季一家人留了吃的用的,偷偷蒙在自己住的房间的被子下面。

这一次,贝暖没有告诉陆行迟,也没打算拍照片给他看。

贝暖不知为什么,并不太想用这个升圣母值,只想单纯地给小季一家留下点东西。

到镇门口时,谢沅清竟然也来了,怀里还抱着他家小公主。

他跟陆行迟目光对上,两个人都停顿了一秒,却没有说话。

谢沅清拿出一串翠绿色的翡翠腕珠。

每颗上面都雕着奇怪的文字,颗颗都是满色正阳,绿成一汪水,一看就是极品。

他把珠子递给贝暖,“你们是打算往西走么?前面的盐河未必过得去,你们要是想绕道去边境那边的话,带着我的东西,说不定能有点用处。”

这串腕珠一看就值起码几百上千万,贝暖没接。

谢沅清给贝暖戴在手腕上,“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这种时候,首饰还没有吃的有用,只不过边境那边有不少人认识它,算是个信物。”

然后把猫也递给贝暖,“大花也想再抱抱。”

小公主并不想“再抱抱”,满脸的不情愿,不过还是勉强让贝暖搂了搂摸了摸,忙不迭地重新钻回谢沅清怀里。

“一路顺风。”谢沅清说。

他又看了一眼陆行迟,张了张嘴。

陆行迟已经先开口,“我心里有数。”

谢沅清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镇门打开,贝暖他们背着包,在清晨的薄雾中走出古老的尧镇。

在大门重新合上之前,贝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赶紧回头。

“谢沅清,我忘了告诉你,你家小公主不是非要吃小牛眼肉鹅肝鱼子酱玩三层游乐场,它特别喜欢吃热水泡红薯干,用狗尾巴草逗它就行,它可高兴了!”

谢沅清:???

被迫走下神坛的小公主:“喵?”

回到山下,上了越野车,陆行迟偏头看一眼贝暖手腕上的翡翠珠子。

“不舍得摘?你不想滴一滴血上去?说不定还能再开出个空间来。”

他的话怎么听都有点酸溜溜。

贝暖赶紧撸下腕珠,好好地收进空间里。

车开了没多久,圣母之愿的倒计时就结束了。

和小三说的一样,因为他们到现在都“平平安安”的,李大花的名字后跳成了(3/3)。

圣母值又暴涨了,贝暖喜滋滋。

小三说过,在剧情结束前,只要圣母值满格,再穿回原来的世界时,出车祸的命运就会自动更改,贝暖就不会再被大货车压扁了。

圣母值的进度条现在绿油油的,看起来好像很有希望的样子。

贝暖还没看够暴涨的圣母值,抽名字的滚轮就又自动蹦了出来。

这次名字很少,滚轮没转两圈就慢了下来。

贝暖看见唐瑭的名字向上滑过去,江斐的名字向上滑过去,慢慢地停在“杜若”两个字上。

贝暖简直想举起手来欢呼。

实现杜若的愿望实在太简单了。

不用问,他的愿望肯定是想吃各种好吃的。

然而滚轮还在以微不可察的幅度,缓缓地,缓缓地向上转动,突然咯哒一下,跳到了下一格。

这次是真的停了,停得还挺稳当。

上面是三个字:陆行迟。

贝暖:“……”

贝暖偏过头去看正在开车的陆大boss。

他会有什么愿望,贝暖用膝盖想都知道。

这就是妥妥的送菜上门。

贝暖再看一眼倒计时。

又是大概三天,倒是足够长。

早晨为了出发,起得很早,杜若江斐他们几个都在后座补觉,唐瑭索性横躺下来了,睡得直打呼。

贝暖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悄悄扯了扯陆行迟的衣服。

“怎么了?”陆行迟问。

“陆行迟啊,”贝暖轻声说话,小心地选择着措辞,“你昨天又救了我一次,为了表达谢意,我决定也实现你的三个愿望。”

她还没说完,陆行迟就微笑了一下。

笑得很不像好人。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连着亲你三次吧?”贝暖小声嘀咕。

陆行迟偏头看了她一眼,稍微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看他的表情,贝暖应该是猜错了。

“你在想什么不正经的东西?”贝暖警惕起来,“不许提太过分的要求,女朋友什么的,也都不行。”

“好。不行。”

陆行迟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杜若他们,手还在方向盘上,侧身靠近贝暖这边,也压低声音。

“就算不提“不正经”的要求,像你说的那样,打算亲你的话,你猜的也不太对。”

贝暖不懂。

陆行迟继续,“前两个愿望是亲你,第三个愿望是再给我三个愿望。”

贝暖真诚地说,“你还不如赶紧停车补个觉,梦里什么都有。跟你说,亲也不行,你想三个正常点的,比如帮你洗衣服熨衣服之类的。”

陆行迟笑出来,“你怎么那么想帮我熨衣服?每次都要帮我熨衣服。”

贝暖厚着脸皮,“我特别会熨衣服,小时候校服都是我自己熨的,你不想试试看?”

陆行迟瞥她一眼,淡定地说:“如果连亲都不行,那这三个愿望我就不要了。”

贝暖:?!

他不能不要。

不要的话,贝暖还怎么做任务呢?

任务都做了三分之二了,就剩他一个人,这时候再放弃,空间就白白地没了一半,十分可惜。

贝暖纠结了半天,用小得听不清的声音嘟囔:“好,给你亲。给你亲还不行吗?”

陆行迟没有转头,望着前面的路,弯了弯嘴角。

中午,小队在一片树林旁停车吃午饭的时候,陆行迟已经想好了他的第一个愿望。

不出贝暖所料,第一个就是“草莓味的”。

陆行迟借口开车累了,要走一走,带着贝暖离开了越野车。

两个人向前走了一段,觉得杜若他们看不见了,才停下来。

贝暖问他:“草莓味的?”一边在空间里到处找草莓味的糖。

陆行迟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抱进怀里,低头看着她,目光好像在看已经到手的猎物。

猎人对猎物相当大度,“不一定非要草莓味的。口味随便你挑,我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

贝暖不动声色地翻了翻空间,找到一盒糖,直接在空间里撕掉了外包装,取出一粒。

贝暖举起手,一颗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糖托在她的手心里。

“你过来,近一点。”贝暖有点脸红。

陆行迟凝视着她,声音有点哑,“好。”

他低下来,真的很近,薄唇几乎快贴到了她的。

贝暖闭上眼睛,下定决心,把糖毅然决然地送进嘴里,火速吻住陆行迟。

※※※※※※※※※※※※※※※※※※※※

喵版李大花:你问我三个愿望啊?第一是让那个女人走,第二是让那个女人走,第三还是让那个女人走。赶紧的。喵~~

狼人杀演职员表:

陆行迟:预言家

贝暖:隐狼

小三:丘比特

周仓:禁言长老(已出局)

江斐:守卫

杜若:混血儿

谢沅清:吹笛者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博君一肖不好吗[肖战x 王一博]奇迹之下重生九零:天降小财媳偏执的瘾[重生]存心偶遇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百米跑道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好想住你隔壁闪婚夫妻宠娃日常指尖的omega我不想入豪门[穿书]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穿书后替身变成了万人迷总有超英试图攻略我[综英美]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你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萌娃36计:妈咪要劫婚桃心甜甜圈导演是个神…棍!我绑定了女神改造系统末世之卡牌时代在游戏里捡了一团头发退无可退:霍少我嫁求放过
完本推荐: [综英美]最终攻略成就全文阅读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实全文阅读富婆追顶流反被撩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总有超英试图攻略我[综英美]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何以安山河全文阅读神木挠不尽全文阅读都市:最强神探全文阅读硬汉天王全文阅读绝世小仙医全文阅读沉冤昭雪之后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我!最强平头哥全文阅读田园闺事全文阅读我在火影开漫画店全文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全文阅读我有一口仙气全文阅读我的元神能寄托天道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哥哥女装替我上学网游之最强传说我,让恐怖降临现实!大唐孽子我欲焚天重生火红年代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我在魔界搞基建大唐不良人钟情(快穿)苍穹颠神医王妃有空间重生试爱:展少又吃醋了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余生有你,甜又暖灵魂画手,天下我有!什么叫职业玩家啊带着系统来大唐神医弃女麒麟儿刀锋女王的崛起这个苍生有毛病武侠之唯剑独尊外乡人的旅途都市之超神飞刀影视:最强5G系统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汉唐1931偷尝荔枝诡镜[无限]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