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41 章

狼外婆强作镇定, 双手握着枪,带着手下几个人,小心地一步一步走过码头, 上了岸。

他们终于弄清楚是什么东西在发出怪声。

原本立在码头旁的一根金属灯柱, 像是被什么力量重重压迫过一样, 由直立变成了横趴的姿势,横亘在路上。

而且还在继续缓缓往下趴。

“咔。咔。咔。咔。”

这咔咔声,就是灯柱慢慢从底座上断裂剥离的响动。

大半夜的, 到处都没人,没理由好好的灯柱会突然自己往下趴。

小瘦子一把抓住他家老大,慌慌张张, “哥……咱们快跑吧?”

狼外婆毕竟是老大,冷静地说:“别怕,慢点走, 小心一点,说不定‘它’就是想让咱们快点往前跑。”

‘它’是谁?谁是‘它’?

他这么一说,感觉更吓人了, 一群人都在哆嗦。

狼外婆他们全都举着枪, 带着贝暖他们, 一点点往前谨慎地挪。

小瘦子的声音打着颤,“我觉得肯定是河边那个东西还在跟着咱们……”

贝暖在心中默默地给他点了个赞。

答对了, 他可不是正在跟着你们。那么大一个, 穿着白衬衣, 长得还挺帅, 你们都看不见吗?

江斐一看灯柱弯成那样, 就知道是谁在捣鬼, 笑了一下, 并不说话。

杜若趁着别人不注意,悄悄问陆行迟,“你没事吓唬他们干什么?”

“好玩。”陆大boss连眉毛都不动一下,回答得却很幼稚。

上了码头,贝暖才发现,这个岛真的相当地大。

岛上不止有刚刚在岸上看到的大片房屋,后面还有一大片山,山上好像全是树。

湖水堪比护城河,是一道天然的屏障,挡住了不会游泳的丧尸,岛上更是保险起见,又围着岛修了一圈围墙。

围墙看起来原本是木头的,现在不少地方都扒掉了,换成了更结实的石头墙,好像还没彻底建完。

狼外婆那群人被陆行迟吓得不轻,小心谨慎地挪了半天,终于挪到了壁垒森严的大门口。

大门紧闭着。

狼外婆敲了几下,门上开了一扇小窗。

里面守门的人从小窗往外看了一眼,才打开门。

守门的几个人好像都跟狼外婆很熟,看见狼外婆带着陆行迟他们,都在打趣,“又捡了几个啊?最近生意还不错嘛。”

狼外婆含糊地应付两句,不想多说。

等大家全都照例验过有伤没伤,狼外婆就带着陆行迟他们往里走。

现在是半夜,岛上竟然还很热闹。

到处都是低矮的平房,密密匝匝的一间又一间,多数都是用泥灰、石头和草盖的,毫无规划,胡乱地排着。

小平房之间是狭窄的街道,有不少人还在街道上。

有人在摆地摊卖东西,有人三五成群地扎堆,看起来好像是个夜市。

夜市上卖的东西也五花八门。

很多是不知从哪搜罗来的各种破旧日用品,还有些看不出形状的奇怪吃食。

地摊上,照明多数用的是松油火把。

还有种简易的太阳能灯,幽幽地放出一点光,照亮破布上摆着的东西。

狼外婆带着几个人穿过热闹的夜市,继续往岛里走。

再里面就是山了,路崎岖起来,前面有个巨大的岩洞洞口。

岩洞应该是这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了,洞口的下半截装着铁门,还有人守着。

看来万一有丧尸突破了湖水和高墙两道封锁,还能躲进岩洞里。

洞里好像很深,地形复杂,也点着火把,岩壁上很多地方都有斧凿的痕迹,这洞好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岩洞里住着不少人,大大小小的洞穴和通道里,都有人在裹着毯子睡觉。

狼外婆如同回到家里一样,在地形极其复杂的洞里拐来拐去,终于到了他的目的地。

是一块相对空旷的地方,里面有几个人正在围着一张桌子吆五喝六地打牌。

“老胡,看我又给你带人过来了。”

狼外婆过去拍了拍一个男人的背。

那个叫老胡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

他佝偻着腰,看起来很瘦,脸色灰败得像是生着什么大病。

他扔下手中的牌过来,用灰浊无神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陆行迟他们几个。

“新来的?先说好,在我们这个地方,安全肯定是能保证,不过你们想要留在这儿,必须要干活才能有吃的。”

他大概说了一下,贝暖三心二意地听着。

书里早就写得很清楚了,想留在这个岛上,就得当劳工。

这岛上原本驻扎着一股当地的武装力量,后来因为当地的争端,落草为寇,变成了匪帮。

丧尸爆发以后,外面一塌糊涂,这里虽然暂时是安全的,却要想办法自给自足。

岛上的武装人员舒服习惯了,并不想干活,就到处搜罗了一批幸存者过来当劳工。

主要工作就是帮他们开山砍树,种粮种菜,修建围着整个岛的石头围墙,乃至出岛去到处搜罗寻找物资。

是以虽然是末世,岛上人反而多了,还挺热闹。

虽说来的人都是劳工,他们并不限制劳工的自由。

反正岛就这么大,也跑不出去,再说外面都是丧尸,也根本没人脑抽了想跑出去。

他们也根本不强制人干活。

因为不干活就没钱,没钱就买不了吃的,活不下去,只能饿死。

因此劳工们为了能住在这个安全的地方,能有一口吃的,每天都在辛勤劳作。

生活不易,工作艰苦,报酬微薄,只能勉强糊口。

而狼外婆他们几个,就是专门出去带人回来的。

每月按找回来的人头结钱,来的人年轻一点身强体壮一点,他们的钱就多一点。

简而言之,就是人口贩子。

老胡是岛上负责清点劳工的人,带回来的这些人,全都要先交给老胡登记。

老胡一个个问了贝暖他们几个的姓名年龄,登记在册子上,然后转身开了旁边柜子上的锁,搬出一个木头盒子来。

盒子里全都是拴着绳子的小铁牌。

贝暖探头看了一眼,铁牌是很薄的圆形铁片,做工粗糙,直径大概四五公分,每个上面都只凿着一个大大的字母。

老胡在盒子里面挑挑拣拣,翻了好半天,终于找出一个上面凿着A的铁牌,递给陆行迟。

又寻觅了一会儿,找出一个上面凿着F的,发给贝暖。

他吩咐:“挂在脖子上。”

好像狗牌。

书里并没有提到过这个ABCD的牌子,不过贝暖心里已经有数了。

陆行迟拿A贝暖拿F的事,十有八九指的是身体素质。

以陆大boss的体格,拿个A当之无愧。

贝暖弱成这样,拿个F也不算冤。

江斐也过来领牌子,老胡上下扫视了他一遍,大概看他虽然瘦一点,却被他衣服下紧致的肌肉线条打动,也发给他一个A牌。

然后又挑出一个C,递给唐瑭。

杜若在旁边等了半天了,搓搓手,眼神热切地望着老胡。

老胡买菜一样挑剔地上下打量他一遍,在铁牌堆里划拉了一遍,找出一个B。

杜若瞬间炸了。

“为什么他俩都是A,就我是B?我这辈子从来没拿过B!”

老胡大概从来没遇到过在他的评级上还非要争一争的,愣了半天,才解释:“拿到B已经非常不错了。”

连狼外婆都在旁边说,“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岛上难得有人是B,”他拽出自己脖子上的牌子,“看我的才是个C,C都够好了。”

唐瑭也说:“杜哥,我还不是也拿了个C?”

贝暖也安慰杜若,“你看我,我还拿了个F呢。”

“你们这叫不思进取。”杜若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口气回答,继续跟老胡磨。

老胡就是坚持他的意见,死也不换。

那边打牌的人叫老胡,“你有完没完啊,就登记几个人,怎么那么磨蹭?”

老胡被杜若缠得没办法,只得又认真打量了他一遍,忽然愣了愣神。

他竟然真的去那一堆牌子里,重新挑了个A给他。

杜若终于把A牌拿到手,心满意足,开心地把这块来之不易的狗牌像宝贝一样挂在脖子上。

狼外婆跟老胡鬼鬼祟祟地嘀咕了几句,跟陆行迟他们客气地商量:“你们几个自己有帐篷,就不发你们毯子了行吧?”

自从陆行迟他们拿到A牌后,狼外婆的口气都客气了不少。

不过还是把上岛时该给劳工发的毯子贪污了。

拿了人家的毯子,大概是有点过意不去,狼外婆补了一句,“你们的帐篷不错,抢估计是没人敢抢你们的,当心被偷。”

这话是真的。

书里说过,岛上没有法律,弱肉强食,抢劫偷窃根本就不算一回事。

只有闹得太不像话时,岛上的管理层才会出面管管。

通常是不由分说,直接把闹出麻烦的两方一起绑起来丢进湖里了事。

或者是劳工中有帮派做大时,就出面把帮派里领头的毙掉,让劳工层一直保持对管理层最有利的混乱无序状态。

从老胡那里出来,夜已经很深了。

岛这么大,去哪都可以,几个人找了个远离人群和集市的地方扎帐篷。

陆行迟主动过来帮贝暖扎帐篷,低声问贝暖:“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吗?”

贝暖手里还在绑帐篷的支架,自然而然地答:“不用问,反正无论你去哪,我跟着你就行了。”

陆行迟怔了怔,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

他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看她的眼睛。

贝暖察觉了,抬起头对他嫣然一笑。

她的眼睛在月光下清澈如水,眼神坦然自若,没有丝毫的躲闪和迟疑。

这本来就是一句发自肺腑的真话——

无论陆行迟想去哪,只要跟着他就对了,去哪都不重要,关键是要保持在他的视野里,才能升圣母值。

贝暖在说真话,心里没鬼。

这次心里有鬼的是陆行迟。

陆行迟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一大套说辞,就在嘴边,还在心中预演了她会提的各种问题,应该怎么一一应对。

现在望着她的眼睛,那一套花里胡哨的东西,忽然全都忘了。

按系统的规定,陆行迟肯定要来这个岛签到,待的时间还不能太短。

遇到岛上的人贩子时,正中陆行迟的下怀。

陆行迟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跟贝暖他们解释为什么非要到这个岛上来。

没想到贝暖全程一句都没多问,就像个小尾巴一样,乖乖地跟着他来了。

难得的是杜若和江斐他们几个,也完全没问任何问题。

所有人都没有抱怨,没有质疑,无条件地信任他的判断,义无反顾地跟着他走。

陆行迟的喉咙有点发干。

不过来这里的理由还是要说的,本来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要到这里来是因为,贝暖,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面包车上有个品字形的标志?”

贝暖非常努力地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

当时天太黑,湖边太暗,贝暖的心思又全都在小木头船上。

陆行迟干脆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下。

是三个半圆形的弧线像花瓣一样,开口对着中间摆成“品”字形,品字的中心有一只眼睛。

“这个符号我在另一个地方见到过。”

陆行迟说。

“前些天在九监避难所的时候,我搜过那些看守住的小楼,曾经在几张撕掉的废纸片上看到过这个标志。”

这件事是真的,面包车上真的有一个和九监避难所找到的纸片上一样的标志。

贝暖想了想,“可是那也不一定就有关系啊。”

陆行迟点点头,“没错。不过不失为一条线索。”

贝暖心想,他说得对。

霍仞和给杜若注射病毒抑制剂的神秘人,都很成谜,两者之间十有八九是相关的。

杜若身上的病毒只是暂时被抑制了,还不知能坚持多久,要是真有了线索,不管多小,确实都值得追下去。

他的理由非常站得住脚。

陆行迟把这件事也对其他几个人说了,大家都很赞同他的想法。

“反正我们也不急着赶路。”唐瑭说。

江斐同意,“没错,比起来,还是找抑制剂的线索比较重要。”

杜若十分感动。

他望着大家,语气真诚,“要是有一天,我真的变成了丧尸王,就算把全世界的人类都消灭了,也一定专门给你们几个造一个人类保护区,把你们当成吉祥物一样,好好养起来,天天喂好吃的。”

大家:“……”

狼外婆预料得很正确,就算帐篷扎在了远离人群的地方,还是被人盯上了。

帐篷能挡风遮雨,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岛上,是珍贵的东西。

半夜里,果然有人来打帐篷的主意。

贝暖正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觉得整个帐篷都在动。

探出头来,贝暖看见外面来了四五个人,其中有两个正在动手拖贝暖的帐篷。

贝暖就如同坐在一辆小车上一样,正在缓缓地被拖走。

贝暖:?

唐瑭值夜时不小心睡着了,现在好像总算听见了动静,猛然惊醒,“你们什么人?偷什么呢?”

陆行迟和江斐也已经从帐篷里出来了。

贝暖拉开帐篷的拉链,探出头,“你们偷帐篷就算了,不用连我也一起偷吧?”

就算她有点瘦,有点小,刚刚把头蒙在厚厚的睡袋里有点看不见,也不至于那么没有存在感吧?

这种时候,陆行迟还忍不住笑了一下。

下一秒,一拳就挥出去了。

他根本没用异能,直接上拳头。

看见他开始动手,江斐他们几个也毫不犹豫地动了手。

江斐也没出刀,只用一拳加一脚,一个小偷就飞了。

那几个人实在太菜,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陆行迟出来得急,还没来得及扣好衬衣的扣子,敞开的一小片胸膛前,那个铁皮狗牌随着他的动作晃了出来。

铁牌在他胸前荡来荡去。

对方忽然闪远了。

他惊讶得语调都变了,指着陆行迟跟同伴喊,“那个人是一个A!”

有人指着江斐胸前的牌子,“我这边也是一个A!”

贝暖心想,你们都瞎吗?

A不A的,拳头上来时就应该明白了吧?还非得看着牌子认字?要不要这么学术派?

那几个人的眼神里冒出真实的恐惧。

有个人很疑惑,“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A?”

另一个人嘀咕:“这几个是晚上新上岛的。老胡眼光那么好,肯定不会看错。”

都没有人理杜若,杜若赶紧把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狗牌捞出来,秀给他们看,“看,我的也是A!”

贝暖:“……”

“居然有三个A?”

那伙人中领头的神情凝重,一挥手,一句话都不再多说,几个人掉头就跑,迅速消失在黑暗里不见了。

从此一直到天亮,大家都睡得平平安安,再也没有任何人过来骚扰。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起来了。

刚到岛上,情况不明,早饭吃得很低调。

贝暖在空间里用发电机连上吐司炉,把一片片吐司烤成金黄色才拿出来。

江斐藏在帐篷里铺好案板,切了几片火腿,把火腿片和奶酪片夹在吐司里,分给大家。

吃饱喝足,大家收拾了东西,背好包往昨晚夜市那边热闹的地方走,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顺便打听消息。

白天再看,日光下的集市更加简陋和拥挤。

狭窄的街道上仍然聚集着不少人。

贝暖发现,很多人的目光都在偷偷摸摸地往他们几个身上飘。

可是一旦对上眼神,就赶紧惊惶地挪开了。

贝暖隐约听见他们在窃窃私语,“这就是刚上岛的那几个A吧?”

贝暖有点纳闷:奇怪了,你们都没见过身体好长得壮的男人吗?

正在往前走,忽然有个瘦弱的年轻男人从路边冒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像是鼓起了全部勇气,下了半天的决心才问:“请问……你们就是新来的那几个拿到了A牌的人吗?”

年轻人眼中全是渴望,“能不能……把牌子给我看一眼,就看一眼。”

杜若最大方,直接从胸前拉出凿着A的铁牌,秀给他看。

年轻人紧紧盯着上面的A,羡慕地叹了一口气,“这就是A牌啊。”

贝暖完全被他们搞糊涂了。

所以这个小破牌到底是什么意思?

贝暖干脆拉出胸前的铁牌,“看我的牌子,是个F。”

年轻人怔了怔,瞄一眼铁牌上歪歪扭扭凿出来的F,目光落到贝暖的脸上,眼中全是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怜悯。

好像还带着点庆幸——终于发现了一个比自己还倒霉的倒霉蛋。

他用看死人的眼神上下打量一遍贝暖。

“F啊?真可怜,比我还惨。”

贝暖这才注意到,年轻人脖子上的牌子在衣襟里半藏半露,上面似乎是个E。

他面黄肌瘦的,衣服脏得一塌糊涂,脸上和老胡一样,皮肤上蒙着一层奇怪的灰败的颜色。

如果单以体格而论,给他个E一点都不冤。

可是现在,从这些人这么不正常的反应看来,铁牌上的字母似乎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世界第一开心de小人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包子君 3个;一条肥肠、21445817、世界第一开心de小人儿 2个;梦里看韶颜、蘼、快快乐乐、Sless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张草草 50瓶;41781385 40瓶;army 25瓶;涓涓、sophia 20瓶;江临 12瓶;暮归、未羊、冉冉、小容子、安然浅眠、小夜游、yuelu、忍冬、青青木瓜、宓Q、小远子乖乖 10瓶;强词夺不了真理 8瓶;li、耽♂纯的小美好、Slessa、猜疑链Y、小果树 5瓶;梦里看韶颜、叶子 3瓶;starlight、宁可宁静、修羅場賽高、暴瘦20斤、lily 2瓶;热河、菁、Fayina、有鱼、还是别了吧、牖下、桑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律师凶猛[主柯南]养了一堆纸片人后我穿进去了奶就要做毒奶[书穿]爱豆和残疾总裁官宣了退无可退:霍少我嫁求放过闻声知你奇迹之下重生空间之美好人生桃心甜甜圈安宝的团宠七零年代男神甜情蜜意顾总,有本事别动心捡只小猫回家当媳妇猫咪与狐狸的互撩日常[娱乐圈]全娱乐圈都以为我天煞孤星七七惨惨戚戚[灵能+咒回]我男友天下第一这个锅我背了![快穿]总有妖怪打扰我学习富婆追顶流反被撩真千金下山了他从地狱里来刀剑攻略Ⅱ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我绑定了学习兴邦系统拿稳绿茶剧本后我成了团宠
完本推荐: [综]求你让我狗带行不行?全文阅读LOL之杀人升级全文阅读我!最强平头哥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侯府小哑女全文阅读意外怀了对头的孩子怎么办[穿书]全文阅读总有超英试图攻略我[综英美]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恶人修仙全文阅读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全文阅读回到三国泡貂蝉全文阅读妖怪召唤之书全文阅读灵卡世界大冒险全文阅读重生西游全文阅读指尖的omega全文阅读大秦:开局扮演莽夫全文阅读未来图书馆全文阅读开局一条蛇全文阅读姬辞(重生)全文阅读冒牌大英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农家寡妇养娃儿日常从追老婆开始走向巅峰来一场锦上添花美国农场女人:这个男人太骚了!娱乐:皇帝专业户牧龙师烟火春色[娱乐圈]我并不想当英雄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向往的生活之变形天王这个年轻人不讲武德啊快穿之炮灰奇兵武侠之唯剑独尊日月同辉我真没想当皇帝啊隐婚迷情:顾总宠溺小甜妻方外志异武侠:长生从黄飞鸿开始诸天福运大秦之无形帝国新书大秦:从出海归来开始神话之无敌至尊在超凡港综遇到美漫网游之我的职业是财主嫡女二嫁后想开了小医生异界游莫求仙缘开局全民科技大跃进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