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45 章

铁笼里站着一个人, 是个大男生,看着像是高中生,最多刚读大学。

他身上穿着一身运动服,好像刚上完体育课, 却不知经历过什么, 衣服已经蹭得脏兮兮的, 裤子上破了个大洞。

脚上是双名牌球鞋, 原本应该是白的, 现在已经又花又脏,变成了灰突突的颜色。

他的神情很紧张,脸色比纸还白。

天气不算热,岩洞里尤其凉爽, 他的脸上却全是一滴又一滴的冷汗。

他正在选武器。

笼子里摆着一张木头桌子,桌面上放着一把手.枪、一把一尺来长的刀, 还有一个足有一两米长,形状奇怪的长柄叉子。

他毫不犹豫地指了指那把枪。

桌子旁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看见他选了枪, 帮他把子弹装好, 递给他。

穿球鞋的男生接过枪,像拿着自己的命一样, 紧紧地攥在手里。

他退到笼子一角, 背靠铁栅栏等着, 胸膛剧烈地起伏,好像在做深呼吸, 脸色比刚刚还要更白一点。

大铁笼的另一边, 有几个人把一只丧尸笼搬到了台上, 放进大铁笼里。

笼里关着的丧尸大概难得同时看到这么多活人, 正在疯狂地冲撞笼门。

在哐哐的撞击声和丧尸的嚎叫声中,球鞋男无助地看了一眼下面疯狂的人群。

壮汉立刻注意到了,问他:“你想退出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原来参加笼斗是自愿的。

虽然害怕,球鞋男还是说:“不退出。我得赚钱。”

见他没有改主意的意思,壮汉出了铁笼,关好门,站在斗笼前的台子上吆喝。

“再说一次,这次是个C牌,击杀丧尸次数二,还有要下注的没有?买定离手,马上就要开始了!”

下面是一片潮水般的欢呼声和口哨声。

有两个服务生正在人堆里登记收筹码,无数人都在乱哄哄地下注。

壮汉等下面的混乱劲过去了,才走到旁边,抄起一根足有标枪那么长的钢钎。

他把钢钎伸进斗笼的铁栏杆里,对着丧尸笼上的铁销轻轻一挑。

丧尸笼的笼门“咯哒”一声,弹开了。

笼子里的丧尸早就看见外面的球鞋男了,疯了一样扑出来,直奔他而去。

球鞋男慌慌张张地举起枪,对着丧尸就是一枪。

砰地一声,竟然打偏了,丧尸毫发无损,连边都没碰到。

枪声在岩洞的石壁间激荡,回响出长长的尾音,仿佛受到枪声的刺激,下面的欢呼声、尖叫声、咒骂声响成一片,热闹得像开了锅。

球鞋男努力定了定神,用左手托住右手的手腕,趁着丧尸扑到面前之前,又射出一枪。

子弹终于贯穿了丧尸的脑袋。

丧尸猛扑到球鞋男脚前的地上,不动了。

丧尸倒了,球鞋男终于放松了,双膝着地跪在地上,喜极而泣。

下面的观众都疯了,有人在拼命嚎叫,大概是押对赢了钱。

也有人在怒吼着骂骂咧咧:“你开枪开那么快干什么?害老子押错了!”

壮汉过去把斗笼的门打开,球鞋男喜气洋洋地出了斗笼。

壮汉把一大叠筹码装进一个袋子,递给他,他把袋子抱在胸前,一脸开心得找不着北的样子,下台走了。

他走了,游戏还没结束。

壮汉跳上台子,宣布:“现在要进行第三场,这次是个D,击杀次数零。这是今天晚上最后一场,大家赶紧下注了!”

这次被带到斗笼里的是个四十岁上下的消瘦男人。

他看了一遍桌上的武器,好像很犹豫。

贝暖心想,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是选枪了,其他两样哪有枪好?

消瘦男人可能是没用过枪,没什么把握,拿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拿不定主意。

不过他最后还是选了枪。

他把枪交给壮汉,整个人都在肉眼可见地在哆嗦。

壮汉看见他怕成那个样子,问他:“你想要退出吗?”

消瘦男人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贝暖觉得,这个人好像连站都站不住了,过一会儿还怎么杀丧尸?

消瘦男人认命般哆哆嗦嗦地走到笼子一角,哆哆嗦嗦地举起枪。

丧尸笼子抬上来了,笼门一开,一只丧尸张牙舞爪地直扑出来,全场都在尖叫。

丧尸一出来,男人就哆嗦着对它连开了两枪。

距离太远,抖得太厉害,全都没打中。

可是枪里并没有第三颗子弹。

男人转身就跑。

笼子就只有一个房间大,一共也跑不出几步,丧尸跑得比他快,只用几秒钟就追上了男人,一个猛扑把他扑倒,上去就是一通乱咬。

刺激的场面让台下的尖叫声更疯狂了。

有赌场的人拎着一把枪上来,对着铁笼里的丧尸和男人直接几枪,结束了混乱。

台下的观众热烈地讨论着输赢,台上有人进了铁笼,把男人和丧尸拖出去,清理一团混乱的场地。

贝暖现在明白了。

他们该不会是想把她送进斗笼里斗丧尸吧?

要是扔进湖里,贝暖还能想办法动点手脚,运道好的话,说不定根本不用下水,就能找机会直接把扔她进湖的人干掉也未可知。

可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别无他法,只能实打实地动手杀丧尸。

贝暖无比痛苦。

想办法杀掉一只丧尸并不难,难的是杀的同时,还不暴露空间。

果然,邱霁对贝暖说:“小姑娘,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进一次斗笼,如果你赢了,今天就不把你丢进湖里。”

然后又回头问他哥,“哥,你觉得怎么样?”

邱正勋这次倒是没有反对。

他上下打量一遍贝暖的小身板,严肃地点点头,痛快地接受了邱霁笼斗的建议。

大概在他心目中,把贝暖扔进铁笼的时候,就和把她扔进湖里一样,人已经死了。

邱霁离开座位,走到贝暖身边,看一眼他哥,压低声音。

“扔进湖里一定会死。进斗笼虽然看着很可怕,其实有很大的概率可以活。我看你的胆子不小,不如赌一赌。”

贝暖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对正常人而言,进铁笼杀丧尸比直接绑起来扔进湖里好得多,确实是个有几率能活下来的机会。

贝暖别无他法,只得点点头。

邱霁对贝暖笑笑,又给了贝暖一个不错的建议。

“过一会儿你进斗笼,桌子上会摆着武器让你选,我建议你选枪。从我们开始这个玩法到现在,选枪的胜率大概是在百分之五十几,选其他两样,胜率都不到百分之二十。”

傻瓜都知道当然是选枪好。

大概只有练到陆行迟和江斐那样,用刀才能有胜算吧。

问题是,贝暖这辈子根本就没碰过手.枪。

以前军训的时候,学校倒是组织过用半自动步.枪打靶。

当时趴在那儿,生平头一次摸枪,贝暖激动得不行,一不小心拨到了连发。

一扣扳机,噼里啪啦一通,子弹全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一发上靶的都没有,得了个羞耻的光溜溜的大鸭蛋。

手.枪这种东西,大概用起来也差不多吧?

贝暖再扫了一眼台上的大铁笼,忧心忡忡。

贝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一脸的可怜巴巴,眼睛水雾蒙蒙的,嘴巴抿着,好像快哭了。

邱霁又看了她一眼,忽然开口跟邱正勋求情。

“哥,她也不是犯了什么大错,不过就是调皮,乱进了不该进的地方,这次就算了吧?”

贝暖瞬间觉得这人其实还不算太坏,至少比他哥好一点。

邱正勋冷哼了一声,“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天天破例,还怎么服人?等着这些劳工都骑到你头上来吗?”

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弟弟。

邱霁脸上的笑容淡了,再看一眼贝暖,忽然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

“用过手.枪没有?”邱霁问。

贝暖诚实地摇摇头。

“过来,试试枪,斗笼里的枪和这把一样。”

邱霁利落地从弹夹里卸掉子弹,把空枪递给贝暖。

那支枪通体黑乎乎的,上面枪管的部分是金属的,手握的地方像是塑料做的。

比贝暖以为的轻巧得多了,只比一把普通的折叠伞稍重。

“你力气小,要用双手握枪的姿势,单手可能会端不稳。”

邱霁走到贝暖身边,让她双手握好枪,帮她调整好姿势,指点贝暖应该怎么用准星瞄准。

瞄准和步.枪没什么大区别,不难,可是——

小说里都说,用枪时要先打开保险,否则丧尸扑过来,保险还没开,不是就完蛋了?

问题是,保险在哪?

“这枪的保险在哪里啊?”贝暖问邱霁。

“你还知道保险?”

邱霁正在教她瞄准,忍不住在她耳边笑出声。

“这枪的设计不太一样,保险是和扳机连在一起的,你直接扣扳机就行了,不用开保险。”

“哦。”贝暖调转枪头,对准身边邱霁的脑袋。

邱霁明知枪里没有子弹,还是被她吓了一跳。

他立刻避开枪口,教贝暖,“任何时候,无论枪里有没有子弹,都不要把枪口对着人。这是个能救命的好习惯。”

邱正勋一脸不高兴地坐在座位上,看着邱霁教贝暖用枪,邱霁完全不理他,教得一心一意。

刚教了一会儿,台上主持笼斗的壮汉就过来了。

一过来,就看见贝暖正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

壮汉也一哆嗦,赶紧躲开。

“放心,枪里没有子弹。”贝暖安慰他。

“没有子弹也怪吓人的。”

壮汉对贝暖笑笑,他手里拿着一个小本本,捏着一支亮闪闪的粉红色小笔,原来是过来登记的。

他对贝暖说:“给我看一下你的铁牌。”

贝暖把胸前衣服里的铁牌拉出来,秀给他看。

看见铁牌上的F,壮汉突然沉默了,再看向贝暖的目光中就流露出一点恻隐之情。

但是他好像知道贝暖是被迫的,没再多问,只在本本上写了个“F”。

“你以前有杀丧尸的经验吗?”他又问。

贝暖仔细想了想,还真有。

当初在S市的时候,第一次遇到杜若,为了把他从丧尸嘴里救出来,曾经用氧气钢瓶砸过一只丧尸。

贝暖答:“一次吧。”

她的回答大出壮汉所料。

壮汉重新上下打量一遍贝暖,好像根本不相信像她这样的F牌,居然还能杀丧尸。

不过还是在小本本上登记:击杀次数一。

“你杀过一次丧尸?”邱霁在旁边问。

贝暖心想:杀过一次不算什么,没怎么杀过,主要是因为有别人杀得太快,轮不到。

“那次也是阴错阳差,碰巧了。”贝暖应付他。

壮汉问完了,拎着小本本回到对面台上,对着下面的人群宣布:“今天临时加了第四场,这次是个F牌,击杀次数一,要下注的赶紧下注啊!”

“F牌啊?”下面的人顿时哄笑起来。

“一个F牌来凑什么热闹?谁会押F牌赢啊?”

不过下注的人还是不少,全都围着一个服务生,里三层外三层,挤得水泄不通。

贝暖看了看那边,有点纳闷,问邱霁:“他们都在押我输吗?如果所有人都押我输,那他们赢谁的钱呢?”

邱霁解释,“他们押的是你的各种输法。比如开一枪就死,还是开两枪再死,还是一枪都没来得及开就被丧尸咬了,还有,丧尸是会先咬你的头,咬脚,还是咬手,等等等等。各种押法的赔率不同。”

贝暖无语,“都没人押我赢吗?”

邱霁瞥了一眼负责押贝暖赢的那个服务生。

贝暖也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服务生孤零零地一个人抱着箱子站着,根本没人理。

“大概因为你是F,斗笼这个玩法从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F活着出来过,赔率很高,但是没人愿意押,都觉得是白白浪费钱。”

贝暖生气了。

贝暖问邱霁:“你能不能借我五块钱?”

邱霁真的掏出皮夹,拿出一张,“没有五块,一百可以么?”

“可以,一会儿还你。”

贝暖接过钞票,对着孤苦伶仃站在人堆外的服务生招招手,“你过来。”

贝暖把那张一百块递给她,“我押我自己赢。”然后问,“我能押什么赢法?”

邱霁在旁边看着贝暖下注。

贝暖一边下注一边问他:“你刚刚说,从来没有F牌在笼斗里赢过,我挂着F牌,你也觉得我会输吗?”

“铁牌是我哥和老胡他们搞出来的东西。”

邱霁压低声音,不动声色地转头看了他哥一眼,对贝暖笑笑。

“我相信概率,也相信奇迹。”

刚押完,对面台上的壮汉就又到这边来了,他带着贝暖穿过人群,走到台上,把她送进斗笼。

她走进斗笼的那一刻,全场忽然沉默了。

没有人想到,要杀丧尸的F牌是这样一个小姑娘。

她小脸纯净,眼神无辜,被关在粗糙的大铁笼里,好像是一只无意间掉进陷阱,被关进笼子里的小鸟。

“小姑娘,你是自愿来笼斗的吗?”下面有人忍不住提醒,“按赌场的规矩,你要是不愿意的话,现在还可以走。”

“就是,你一个F牌,为什么来赚这种钱?是嫌死得太慢吗?”

贝暖心想,别人来这里笼斗是自愿的,可惜她不是。

那个邱正勋不知道为什么,对贝暖的杀心非常重,丝毫没有想放过她的意思。

果然,壮汉也没有按流程问贝暖要不要退出。

贝暖直接去桌子那里拿枪。

枪果然和刚刚邱霁给贝暖试过的那把一模一样,壮汉当着贝暖的面,把两颗子弹压进去,把其余武器收到铁笼外。

装丧尸的铁笼运上来了,被推进斗笼里。

一只丧尸正在里面嗬嗬地叫,看见贝暖,立刻扑到贝暖这个方向,抠住铁丝网,疯狂地摇晃笼门。

壮汉退到斗笼外,关好铁门,去拿开铁销用的钢钎。

贝暖定了定神,走到离丧尸笼最远的一角。

贝暖用刚刚邱霁教过的姿势,双脚分开站好,双手握好枪,举起来,对准丧尸笼的笼门。

全场忽然不复刚才的热闹,一片寂静。

贝暖知道所有人都在屏息静气地看着自己。

不过贝暖只不错眼珠地盯着丧尸笼门。

壮汉最后惋惜地看一眼贝暖,伸出那根钢钎,把铁销挑开。

笼门打开的一瞬间,丧尸像只脱缰的野狗一样朝贝暖猛冲过来。

贝暖双手端着枪,瞄准丧尸的脑袋,并没有开枪。

稳住。

丧尸呲牙咧嘴,眼中只有贝暖,奔过来的路线不闪不躲,是妥妥的一条直线。

刚刚贝暖已经用邱霁的脑袋和壮汉的脑袋比划过,越近越有把握。

只有两颗子弹,绝对不能浪费。

从握好枪的那一刻起,贝暖就在心中跟自己念叨:

我是一个枪架子。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枪架子。

我是一个不怕丧尸的枪架子。

我就是一个木头枪架子。

枪架子稳稳地竖在那里,真的一动都不动,瞄着一根筋连躲都不会躲的丧尸,让准星尽头的丧尸脑袋越来越大。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自从多了丧尸笼斗这个玩法以来,观众看多了各种各样的惊惶失措。

有的人吓得笼门还没彻底打开就把子弹打光了,有的人拔腿就跑,都忘了手里有枪这回事。

从来没见过有人能这么一动不动,一直忍到丧尸都快冲到鼻子底下了还不开枪。

不少人都在想,是不是这个小姑娘看到丧尸扑过来,已经彻底吓傻了?

枪架子当然没有忘。

它只是冷漠地架在那里,看着丧尸的脑袋在准星尽头越变越大。

当丧尸的脑袋真的大到枪架子心目中的标准时,枪架子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

丧尸猛地一顿,然后从准星的尽头消失了。

只用了一颗子弹,准准地命中眉心,都没有用第二颗。

全场寂静了几秒,然后沸腾了。

兴奋的尖叫声变成了沸腾的海洋,很多人忘掉了自己的赌注,拼命欢呼,欢呼和尖叫声中夹杂着大声的咒骂,有人在懊恼输掉的筹码。

还有不少人根本就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一个F,居然杀掉了丧尸?还只开了一枪?

贝暖并没有多激动。

这件事,陆行迟已经在她面前做过成百上千遍。

丧尸扑过来,命中眉心,丧尸再扑过来,再命中眉心。机械得如同日常工作。

所以贝暖对丧尸扑过来这件事,一直就不像别人那么恐慌。

身边有陆行迟,陆行迟会搞定一切。

就算丧尸像潮水一样排山倒海,蜂拥而至,他也能让她安稳。

今天的斗笼里没有陆行迟,却如同有他一样,只不过平时他做的工作,这次换贝暖自己来做。

只杀一只而已,打不中的话,会被他笑的。

开第二枪,都算她输。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导演是个神…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男神甜情蜜意非爱不可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小躁动和港黑重力使隐婚之后替嫁娇妻:冷情凌少腹黑宠[灵能+咒回]我男友天下第一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男神投喂指南六零娇妻有空间孤儿路王者[电竞]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上交给国家!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安宝的团宠七零年代我绑定了学习兴邦系统这个锅我背了![快穿]腹黑甜妻:千亿老公冲我来闻声知你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拿稳绿茶剧本后我成了团宠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顾总,有本事别动心制霸编剧界
完本推荐: 倾城王妃要出逃全文阅读超级学神全文阅读数理王冠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萌娃36计:妈咪要劫婚全文阅读三国:我真的不是猛将!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穿书后替身变成了万人迷全文阅读我绑定了学习兴邦系统全文阅读食戟之最强厨神全文阅读超神建模师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洪荒:开局杀了定光仙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史上第一混搭全文阅读火影中玩我的世界全文阅读终极高手全文阅读我就是妖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我的武功能加点!有请小师叔九天大漠墨桑特种兵之无限复制技能黑子的篮球之巅峰西游:推倒我的人参果树,你们还想取经?腹黑嫡女很倾城顾少的甜妻在超凡港综遇到美漫我的爱情公寓女友一菲烟火春色[娱乐圈]武侠之镇压万古霸天武魂万界试炼场只有我知道剧情永恒圣帝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戏精打脸日常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真神武三国我和英雄有约会我夺舍了精灵王逍遥种植大户民国小商人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从追老婆开始走向巅峰我和女神流落荒岛的日子替天行盗穿越诸天万界之国家做靠山武侠之唯剑独尊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