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46 章

贝暖把枪放回桌上, 走到斗笼门口。

壮汉早就冲过来给她开门了,看着比贝暖还激动。

“我还以为你肯定打不中。”壮汉说。

贝暖心想,其实退一步, 就算真的没打中丧尸, 也根本不怕。

只不过那样的话, 整个赌场的人就会亲眼见识到, 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凭空突然冒出来, 堵在丧尸和贝暖之间, 然后目睹贝暖用各种奇怪的东西斗丧尸。

估计那才是史上最让人记忆深刻的笼斗。

壮汉激动的点又跟台下的观众不太一样。

他问贝暖:“你知道你赢了多少钱吗?”

壮汉抄起小本本, 捏着粉红色的小笔, 快速地计算了一下。

因为根本没人认为一个F会赢,贝暖又押中了一枪杀死丧尸, 赔率高得惊人, 贝暖足足赢了七千八百多块钱。

外加贝暖杀掉丧尸赢了笼斗, 又有额外的五千块钱奖金, 所以总共是一万两千八百多块。

以这里的收入和物价, 这毫无疑问是一笔巨款。

贝暖心想, 杜若不用再去辛辛苦苦背石头了, 这钱够他天天把小勺地摊上的烤雀包圆。

壮汉去点出一大袋筹码, 交给贝暖,又不太放心,嘱咐她:“你可以把钱存在赌场,想用多少就取多少, 不用都带在身上,小心别人抢。”

敢情这赌场功能强劲, 还兼职银行。

壮汉算完贝暖的筹码, 又吆喝, “另一个压了她赢的,编号零五二七,是谁?”

贝暖也很好奇,谁能那么有眼光,慧眼识珠,敢压一个F牌赢?

黑压压的人堆里,一条细细瘦瘦的小胳膊举了起来。

贝暖看清了,竟然是早晨在集市上遇到过的卖烤雀的小勺。

她小小年纪,居然混到赌场里来了。

“她和我一样,也押了我一枪赢?”

“不是,”壮汉解释,“她在你的每一种赢法上都押了十块钱。”

小勺艰难地分开拥挤的人群,钻出来挤到台前,熟练地嘱咐壮汉,“把筹码全部兑成钱,存在我账上。”

壮汉瞥一眼小勺胸前挂着的B牌,笑道:“小孩儿,你押得挺准啊,你一个B牌,居然会赌一个F牌赢?”

小勺神情有点尴尬,实话实说,“其实我也押了她开两枪以后输。”

贝暖:“……”

还挺会分散风险。

小勺仰起头,对着贝暖开心一笑,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亮闪闪的。

“姐姐,你好厉害!你怎么想起到这儿来杀丧尸了?你是有急事要用钱吗?”

贝暖心想:疯了才想来杀丧尸,别人来是自愿的,我可不是。

“不是,我是被人逼的……”

话还没说完,贝暖遥遥地就看见,有个穿军装制服的人穿过人群过来找贝暖。

来的是一直站在邱正勋身后的人。

邱正勋找人,绝对没有好事。

贝暖弯下腰,对小勺低声快速地说,“小勺,你能不能帮姐姐一个忙?你还记得那几个和姐姐在一起挂着A牌的哥哥吗?他们在山上背石头,去跟他们说,姐姐被人扣在这里了,他们会给你很多很多报酬的。”

那个穿制服的人已经挤过来了,站在台下,虚虚地用手指点点贝暖,又指了指身后,“邱爷让你过去。”

他口中的邱爷,应该就是邱正勋。

贝暖再看一眼小勺,发现她小小的身形东钻西钻,已经挤出人堆,消失不见了。

丧尸笼斗已经斗完,人群恋恋不舍地纷纷离开铁笼,涌到其他地方继续醉生梦死,只剩下赌场的人进铁笼打扫一地狼藉。

贝暖跟着那人回到邱正勋和邱霁面前。

邱正勋坐在椅子上,却如同站军姿,肩背笔挺,表情冷漠厌烦。

邱霁斜倚在他的座位里,手肘支着扶手,懒洋洋没个正形,长长的眼梢挑着,含笑望着贝暖。

让邱正勋先张嘴肯定没好事。

贝暖抢先说:“我笼斗赢了,丧尸杀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不等邱正勋说话,邱霁就开口了,答得特别流利。

他微笑了一下,“刚才笼斗之前已经说好了,你杀完丧尸就自由了。邱爷向来说话算话,你赢了笼斗,当然可以走。”

这是先把话说满,好让邱正勋没有反悔的余地。

邱正勋却根本不吃那套。

他皱了皱眉,“她刚才说她从来没有用过枪,可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对着丧尸,还是头一次开枪,怎么可能那么镇定?我觉得很可疑。”

贝暖忍不住了:可疑你的头啊可疑。

这个邱正勋,是硬掰了借口,都要跟贝暖过不去。

贝暖深深地怀疑,要不是有他弟弟邱霁一直在旁边护着贝暖,邱正勋才不会这么麻烦,跟一个劳工各种找别扭。

他大概会掏出枪,一枪就把贝暖毙了。

邱正勋继续说:“我要把她暂时押在山上的牢里,好好查一查。”

邱霁立刻反对,“为什么去山上的牢里?那地方是人能待的?她是偷偷溜到我赌场的仓库里被抓的,就算要押起来,也应该是押在我这儿比较合适吧?”

邱正勋犹豫了片刻。

贝暖总觉得,他好像是抬眼看了一眼站在邱霁身后的石叔,才点头说:“好。”

虽然赢了笼斗,贝暖还是走不了。

邱霁示意石叔把贝暖带下去,“你去后面给她找个地方,让她好好睡觉。”

“等等,”贝暖说,从装筹码的袋子里掏出一枚一百的筹码,还给邱霁。

邱霁笑了笑,把筹码接过来,把小小的塑料圆牌在手指间转了转。

他看了一眼她手里沉甸甸的布袋子,问:“都借给你钱了,就没有利息吗?”

贝暖又在布袋里认真仔细地翻了翻,寻觅出一枚二十块的筹码,递给他。

“借这么一小会儿,就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息,我是不是很大方?”

邱霁接过那枚二十的小筹码,哭笑不得,“是,是挺大方。”

贝暖又把这一大袋筹码递给壮汉,“帮我都存起来吧。”

石叔带着贝暖离开笼斗的岩洞,没有去别处,而是重新回到赌场后面闲人免进的地方。

就在关丧尸的房间对面,有一个装着铁栅门的房间。

石叔把贝暖带了进去。

这个岩洞做成的“房间”贝暖刚过来时看到过,本来是个赌场放杂物用的仓库,里面堆满了桌椅板凳等等各种东西。

“你今晚安心在这儿睡一觉,要是邱爷调查完,你没事,就会把你放了。”

贝暖点点头,走进去。

外面走廊墙壁上挂着汽灯,汽灯的光透过铁栅门照进来,这房间不是全黑的。

贝暖走到最里面,特意选了一块背光的空地,动手挪开杂物。

大概因为邱霁吩咐过,要“让她好好睡觉”,石叔出去帮贝暖拿了条厚毯子,交给她,才锁好门走了。

这里不见天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但是贝暖推算,折腾了这么久,外面应该已经天黑了。

陆行迟他们肯定早就发现贝暖不见了,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在赌场里。

不知道小勺能不能成功找到他们。

那孩子看着那么机灵,说不定可以。

贝暖看了一眼那条毯子,扔到旁边,开始兢兢业业地从空间里往外掏东西。

四周渐渐地安静下来,连赌场那边的喧嚣都渐渐归于沉寂,看来是打烊了。

有人走过来,一路把外面走廊墙上挂着的汽灯熄掉,只留了最后一盏,灯光也被调小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这里只剩下贝暖一个人。

只有对面房间关着的丧尸,偶尔会嗬嗬几声,摇晃一下铁笼的门,空洞的哐哐的响声在走廊里激起回音。

过了不知多久,一个人影挡住了铁栅门外的光线。

他动了动门锁,声音很轻,好像生怕惊扰到谁。

一点细微的声响后,铁栅门缓缓推开,一个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他在门口停了几秒钟,似乎是在适应里面幽暗的光线。

贝暖睡觉的地方藏在一个背光的角落,黑黑的一片,看不太清楚。

那人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光线,走到贝暖睡觉的那块空地前,蹲下身,伸手轻轻碰了碰紧紧裹着毯子的贝暖。

贝暖毫无动静。

那人抽出了什么东西,握在手上,忽然对着地上的贝暖,猛地捅过去。

噗呲一声。

声音好像不太对。

手感似乎也不太对。

那人愣了愣,又补了一刀。

第二刀刚捅进去,他就意识到不好,抬起头。

空地旁边高高堆起来的桌椅顶上,一个人站了起来。

就算在黑暗中,她的眼睛也很亮,像头潜伏着等待猎物自动上钩的小兽。

她正低头认真地看着他,那双澄净的眼眸里,现在全都是戏弄和嘲笑。

五分钟后。

贝暖吭哧吭哧地往“房间”外拖人。

跌跌撞撞,气喘吁吁,狼狈得不行。

实在是拖不动。

贝暖想哭。

贝暖一边拖一边低声抱怨,“你是不是天天跑去吃人家小勺的霸王餐了?不止吃小勺的,还吃别人的吧?霸王餐吃那么多,真的不考虑减减肥吗?”

石叔摊手摊脚地躺在地上。

他仍旧穿着他的大花衬衫,一动都不动,闭着眼睛,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并没有站起来做个运动减减肥的意思。

连着被三个煤气罐砸过,确实不太动得了。

外面的走廊上很安静,根本没有人,贝暖刚刚已经看过了。

但是赌场门口有人在值班,贝暖出不去。

石叔绝对不能这样躺在这里,他躺在这里,邱正勋就更有借口找她的麻烦了。

再说他还没死透呢,还剩一口气。

贝暖下手没有太重。真把他砸扁的话,很难收场。

贝暖有个完美计划。

石叔腰上挂着一大串钥匙,贝暖刚刚就试过了,其中有一把可以开对面关丧尸的房间,还有丧尸笼子上挂着的锁的钥匙。

她的计划是,把石叔拖到对面关丧尸的房间,开一个丧尸笼子上的锁。

这边的仓库里有根长竹竿,贝暖可以像笼斗时一样,远远地用长杆挑开笼门的铁销,放出来一只丧尸。

只要动作够快,贝暖绝对来得及冲出房间,重新锁好栅栏门。

这样丧尸的唯一目标就是还有一口气的石叔。

然后贝暖回到自己的仓库,把铁栅门重新锁好,再把钥匙抛进对面的铁栅门里。

两边的铁栅门正对着,这件事一点都不难,就算没把钥匙丢进去,用长竹竿捅过去就行了。

一个密室谋杀现场就做好了。

等丧尸把石叔乱啃一通,让他加入丧尸们的快乐大家庭以后,这件事就完美解决。

梦想无比美好,现实却残酷无情。

第一步就实现得很艰难。

这个人不知道天天吃什么,死沉死沉的,拖他比砸他费劲多了。

贝暖心想,有机会一定要收一个超市上货的小推车到空间里,下次砸人时再砸到这样一个,就不愁了。

好不容易才把他拖到房间门口。

铁栅门有个框,像门槛一样横着,还挺高,很不容易过。

贝暖换了个姿势,改成用腋下夹着他的两只脚,气喘吁吁地,像拉雪橇的小狗一样,使劲拉着他努力往门外挪。

心想:今天给杜若唱拉纤的号子,实在是太不吉利了,原来最后要拉纤的是自己。

兄弟们快加把劲呦——嘿!呦!到了前面喝壶酒呦——嘿!呦!

贝暖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喊着号子,拉着沉重的石叔一步一步往前挪。

正在努力,身后传来一个含笑的声音。

“这么累?要我帮忙吗?”

贝暖把石叔的脚一扔,坐到地上,直接罢工了。

陆行迟弯弯嘴角,在她面前蹲下,“看来我又来晚了。”

他不动声色地上下扫视了一遍贝暖,大概是看见她毫发无伤,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

他伸手拨开她脸上乱跑的发丝,“以后我要动作再快一点。否则你自己全都搞定了,还要我干什么呢?”

“你没有来晚,来得正好,发挥你作用的高光时刻到了。”

贝暖指指石叔,“你快把他拉到对面喂丧尸吧,我实在是拖不动了。”

陆行迟刚刚一过来,一眼看到地上躺着个人,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有人不长眼想欺负贝暖,又被她收拾了。

走近一点才发现,躺着的居然是个熟人,是早晨在集市上见过的石叔。

陆行迟看一眼对面的铁栅门里嗬嗬乱叫的丧尸,问贝暖:“为什么要费这种劲?我们一刀解决他,直接走不就行了。”

直接走?

贝暖有点犹豫。

有陆行迟在,确实可以直接出去。

可是这样的话,等于摆明了石叔是她下手杀的,这个岛就没法再待下去了,只能离开。

贝暖问陆行迟:“你找到那个标志的线索了没有?”

陆行迟摇摇头,“我到处都找了一遍,没在其他地方发现那个标志,昨晚带咱们上岛的那几个人,今天也不在岛上,据说又出去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现在走,就等于放弃了唯一的线索,十分可惜。

“我们还是把他喂丧尸吧。”贝暖踢踢石叔,“可以再多留两天。”

陆行迟犹豫了。

多留两天,就意味着贝暖现在还不能走,还要保持现状,继续关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来,帮我。”贝暖已经决定了,站了起来,过去用钥匙打开关丧尸的房间的门,回来重新动手去拖石叔。

“我来。”

陆行迟轻轻松松地一拎石叔的衣领,就把他拖走,丢进关丧尸的房间里。

满屋子丧尸看见活人,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瞬间激动了起来。

杜若说得对,它们看起来确实都相当地饿。

丧尸撞门的动静让石叔睁开了眼睛。

他努力辨认了一会儿,认出了冷漠地站在那里的陆行迟,还有手里一圈一圈逍遥地转着他的钥匙的贝暖。

再费劲地转转脖子,看见了旁边的丧尸笼。

他像是突然明白了自己在哪里,贝暖拿着钥匙,正打算什么,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无奈被贝暖砸得太狠,动不了。

贝暖看见他醒了,蹲下来,问他:“是邱正勋让你来的?”

石叔努力发出声音,“是邱爷让我来的……不是我自己想来的……”

“他为什么一直跟我过不去?”贝暖想了想,“是因为我今天发现有个丧尸笼没锁,对不对?”

石叔挣扎艰难地吐字:“是,可是这些事都是邱爷让我干的……和我无关,你们饶了我吧……”

贝暖挑挑眉。

他刚刚那两刀捅得太狠,一点也没想过要饶了贝暖。

贝暖把手里的那串钥匙重新挂回他腰上。

石叔看见贝暖把丧尸笼的钥匙挂回去了,松了口气。

紧接着就看见陆行迟走到一个丧尸笼旁边,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笼门上的锁。

锁头直接落地。

陆行迟开丧尸笼,根本不需要钥匙。

石叔惊恐地睁大眼睛,吓得嘴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还没被咬,就已经找到了当丧尸的感觉。

陆行迟和贝暖一起退出房间,把手搭在门把手上一转,就把铁栅门重新锁好了。

房间里现在只剩石叔一个活人。

丧尸笼门上的铁销如同有人抓住一样,自动轻巧地转开了,笼门吱嘎一声打开,丧尸吼叫着,朝地上的石叔扑过去。

两个人都没兴趣看丧尸啃人。

陆行迟对前因后果并不清楚,二话不说,先动手帮她把石叔处理好了,这时才问贝暖,“你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了?”

怎么会到这来了?

当然是被圣母之心任务诱拐过来的啊。

但是不能这么答。

贝暖没回答,抢着先问他:“是小勺告诉你们我在这里的吗?”

陆行迟答道:“是。杜若发现你不见了,正在满岛到处找你,撞上了我。小勺说你让她上山找人,她在山上没找到,转了一大圈,才遇到我们。”

贝暖问:“那你们给她报酬了没有?我答应要给她报酬。”

她关注的点向来都很清奇。

陆行迟有点无奈,耐着性子回答:“给了,杜若把他今天背石头赚到的钱全都给她了,杜若说,贝暖比烤雀重要。”

“杜若真好。不过他肯定有烤雀吃,”贝暖得意洋洋,“我今天进斗笼杀丧尸,还在我自己身上押了一注,赚了好多好多钱!”

陆行迟深深地皱起眉头,“进斗笼?杀丧尸?”

而且还学会下注赌钱了??

贝暖还挺兴奋,“和丧尸一起关在笼子里,只有两颗子弹,可刺激可好玩了!”

陆行迟:“……”

“还有更刺激的,他们把我关在这儿,刚刚睡觉的时候,那个石叔又想过来捅我几刀,结果被我用煤气罐KO。”

她的思路天马行空,话说得漫无边际,陆行迟只得把她抓回来,直接问重点。

“石叔为什么想杀你?他说的‘邱爷’又是怎么回事?”

贝暖对他灿烂一笑,“他们是想杀人灭口。”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影帝孟先生,你老婆是影后[主柯南]养了一堆纸片人后我穿进去了合租房长公主霍先生,你是我的言不由衷好想和姐姐谈恋爱偏心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导演是个神…棍!阎爷宠妻之倾世血医存心偶遇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老祖宗她又美又飒这个锅我背了![快穿]她是女王殿下军婚蜜恋在八零和港黑重力使隐婚之后重生八零之全能小宠妻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总裁夫人有点萌老板请拿走您的厚爱被女领导撩到严重贫血碎击元素2.0[娱乐圈]权霸总裁:大叔请你靠边站六零娇妻有空间退出枪坛后全世界都在逼我复出
完本推荐: 生活系游戏全文阅读逆行神话全文阅读邪王独宠:狂妃逆翻天全文阅读混进无限世界的快穿者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何以安山河全文阅读神算娇妻:病弱世子还挺甜全文阅读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秃了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凶案现场直播全文阅读开局签到绝色女帝全文阅读我建立了一个国家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数理王冠全文阅读终极高手全文阅读四爷心尖宠(清穿)全文阅读重生三次后我咸鱼了全文阅读爱情公寓:开局女友诸葛大力全文阅读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玄幻:开局剑道天赋全满大神你人设崩了白月光分手日常妖魔哪里走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我,让恐怖降临现实!原神:关于休伯利安号坠毁提瓦特这件事情明末之再造天朝灰太狼大王驾到我在大唐有块田垃圾系统找上我余生有你,甜又暖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夜阑京华星极的魔法师[足球]完美前锋安宁的炮灰之旅军婚蜜恋在八零二婚必须嫁太子玄门天尊系统武侠之唯剑独尊御九天[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娱乐:国家队来欺负人了诸天聊天群[综武侠]天下第一刺客渡却失败后我样样精通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