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51 章

就在她那块小小的铁牌背面, 印着一个标志。

蓝色的底漆上,用白漆喷涂了一个品字形三瓣花一样的图案, 花瓣中间有一只眼睛。

就算因为切割铁片,切掉了一小部分,还是能显而易见地看出来,这就是陆行迟说的那个标志无疑。

小铁牌边缘粗糙,形状马虎,明显是用废旧的铁皮做出来的。

贝暖早就留意过,自己挂着的那块铁片背面是一片白色的漆,陆行迟的那块背面是蓝色的漆,上面带几道白色的纹路。

看铁牌的厚度和质地, 应该都是来自于同一种铁皮。

而小勺的这一块, 偏巧背面印着那个标志。

这真的是踏破铁鞋, 原来它就藏在眼皮底下。

贝暖赶紧出去, 把门外等着的陆行迟他们叫了进来。

陆行迟进来后,接过小勺的铁牌看了看, 沉吟片刻, 问:“这些铁牌,应该都是老胡做的吧?”

小勺回答:“没错, 他说过,都是他用废铁皮剪的。他的那种铁皮是岛上独一份,别人没有,仿都没办法仿。”

竟然还是防伪的。

江斐已经转身要走了, “咱们要再去见见那个老胡。”

几个人昨天满岛找贝暖,恨不得把整座岛翻过来, 现在已经对那个迷宫一样的大岩洞熟悉得多了, 走得熟门熟路。

老胡还待在上次那个空旷的岩洞里。

只不过这次没和别人打牌, 岩洞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像泥一样瘫在他的椅子里,正在用一个喝水的不锈钢杯子喝酒,已经喝得半醉了,眼神空洞,目光迷离,瞪着岩洞顶发呆。

酒大概是岛上自己酿的那种,味道很重,老远就能闻到。

看见陆行迟他们进来了,他迷迷糊糊地问:“你们有事?”

“嗯。有话问你。”

陆行迟抬起手,他的铁牌吊在他修长的手指上,一晃一晃的。

“这东西是你做的?”

老胡的酒喝得不少,看了一眼牌子,完全没把陆大boss当回事。

他忙着喝酒,并不想理陆行迟,伸手又端起杯子,“是不是我做的,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陆行迟不动声色。

老胡手里的杯子突然脱手。

像是被人猛地夺走一样,杯子自己飞到半空,然后悬停住了。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暴力的手,三两下,就把好好的杯子揉成可怜巴巴的一团。

杯子里剩下的酒噗呲一下挤出来,下雨一样溅了老胡一身。

“我耐心有限。”

陆行迟依旧用手指挑着手里的牌子,再问一遍,“这东西是你做的?”

这次就算老胡喝高了,都知道眼前发生了非比寻常的事,不敢再跟陆行迟挑衅。

他呆愣了片刻,才说:“都是我亲手做的。”

“做这个,你用的铁皮是从哪来的?”

陆行迟再晃晃铁牌。

老胡调动被酒精麻醉得不轻的大脑,努力想了想。

“是仓库里的箱子。仓库里有很多这种空箱子,我拿出来几个,做了好几盒铁牌,发到现在都没发完。”

“你还有没有剩下的空箱子?”陆行迟问。

“有。”

陆行迟没说话,用“有还不拿给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老胡连忙站起来。

他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稳,努力保持着平衡,摇摇晃晃地走到墙边,从拉着帘子放杂物的地方拖出一只铁箱。

铁箱是蓝色的,有的地方漆着白色的条纹。

贝暖一眼就看见陆行迟说的那个标志了。标志就漆在箱子的一角,旁边还有几个字母和几行小字。

陆行迟蹲下去,把铁箱翻来覆去地仔细查看。

“竟然是人道主义援助物资。”陆行迟对贝暖他们说,“是一个叫LBD的机构捐赠的。”

“你听没听说过这个LBD?”陆行迟抬起头问老胡。

老胡费劲地坐回椅子里,努力睁着被酒精熏红的眼睛,“啊?”

陆行迟换了个问法,“岛上以前收到过人道主义援助物资?”

这个老胡知道。

“这块地方,每年都发洪水,前两年有一次,风暴特别大,盐河都决堤了,把好多地方种的田全淹了。”

这件事贝暖知道,书里写过,N国这块地方受过灾。

老胡继续说:“那年洪水退了以后,到处都在闹饥荒,死了挺多人,后来就有人运过来不少吃的用的。”

老胡想了想,忽然想通了。

“我想起来了,这种箱子好像就是那次运过来的吧?别的箱子都是纸壳板,没什么用,后来都扔了,只有这种特别好,团里有人说要留着装东西,就一直在仓库里放着。”

陆行迟问:“他们捐东西的时候,是不是也捐过车?”

老胡奇怪,“没错,是捐了两辆,说是帮忙重建用的,你怎么知道?”

这就说得通了。

铁牌上的标志和面包车上的标志,都是这么来的。

陆行迟问:“你们和捐东西的机构打过交道没有?”

“没有,”老胡说,“这些东西,都是本地的慈善组织统一分配,统一发下来的,说是有好多个国家的大公司什么的,知道我们受灾捐过来的,我们只管收就行了,根本不知道是谁。”

看来他们只不过是误打误撞,拿到了这家机构的东西。

陆行迟一直在认真地观察他,知道他没有说谎。

得到了想要的资讯,陆行迟放松了下来,又旁敲侧击地盘问了一会儿,再也挖不出有用的东西。

他关心的,就是这个LBD究竟是个什么机构。

贝暖心想,可惜不能上网了,否则想知道这个LBD是什么,网上随便一搜,分分钟解决。

关于标志的事,老胡这里再也问不出什么,陆行迟开始审他别的。

“你的铁牌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ABCDEF是按什么分的?”

老胡的眼神忽然恐慌起来。

他偷偷看一眼早就掉在桌上、像废纸一样揉成一团的不锈钢杯子,比刚刚回答箱子的问题时结巴多了。

“这个不是我想出来的,都是邱爷的主意。”

“哦?”陆行迟语气轻松,“他给劳工挂牌子干什么?”

老胡的酒差不多已经吓醒了。

今天上午,岛上就传出消息,说邱正勋在赌场里出意外死了,现在掌权的变成他弟弟邱霁。

老胡揣度了一下。

邱正勋已经死了,就算现在把他的主意全招出来,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老胡实话实说。

“邱爷说,现在岛上缺人干活,找来的劳工越来越多。”

“可是我们团里的人太少,用这么少的人,很难管住那么多人,又不能放权给他们让他们自己管,怕他们做大了闹事。”

“邱爷就想出个主意。他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分化他们。”

贝暖明白了。

邱正勋只用一片小小的破铁牌,就让岛上的劳工们分了三六九等。

从A到F,彼此之间不合作,不沟通,形成完美的鄙视链,互相之间看不顺眼。

AB看不起CD,CD看不起EF,反过来,EF不敢招惹CD,CD不敢招惹AB,心里却未必就不仇视他们。

这群挂着牌子吃木薯的人,人数虽然很多,却没什么用。

他们忙着你鄙视我我厌恶你,邱正勋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

这位邱爷,用心十分险恶。

以岛上散播谣言的速度,只要随便做几个样本,就可以给铁牌再加上点神秘色彩,让大家对铁牌的权威性深信不疑。

陆行迟却继续问:“就这个?你还没说完。”

老胡严重地哆嗦了一下,抬眼偷偷看陆行迟。

陆行迟姿态悠闲,浅淡的眸色却寒气逼人,好像能看穿一切。

老胡嗫嚅着,犹豫了好半天,才继续交代。

“邱爷还说,以前每年夏天都要刮大风下暴雨,风暴一大,说不准咱们种的地就毁了,就又得闹饥荒。”

“今年到处都是丧尸,就算闹饥荒了,也不会有外面的援助进来,所以给劳工挂上牌子……”

这次连贝暖都打了个寒颤。

老胡继续说。

“他让我在劳工上岛的时候,就给看着能干活的发A牌,给那些老弱病残,还有单身上岛、没有家里人的发F牌,要是真遇到饥荒,就从……”

老胡胆战心惊地看一眼陆行迟,声音很小,“……就从F牌吃起……”

贝暖咬住嘴唇。

陆行迟一眼瞥见,打断老胡。

“洞里太闷,你们几个出去吧,在外面等我。”

杜若把手按在贝暖背上,把她往外推,一边说:“走走走,这种问话的事太无聊了,让他干就行了,咱们出去透透气。”

等贝暖他们几个全都出去了,陆行迟才示意老胡继续。

老胡接着说:“邱爷说,那些人挂着最底层的F牌挂习惯了,又弱,万一遇上饥荒,先吃他们,遇到的反抗也不会太大。”

“那些拿高阶层牌子的人,只会庆幸自己运气好,没拿到F牌,这件事跟他们无关,应该也不会站出来替那些F牌说话,只会跟着吃肉。”

“吃了那些挂着F牌的,挂ABCDE牌的不会有什么反应,再吃了挂E牌的,上面的ABCD牌也不会怎样,这么吃着吃着,饥荒总能过去吧。”

他说完了,岩洞里一片寂静。

陆行迟走过去,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向后靠在椅背里,凝视了他一会儿,忽然出声。

“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陆行迟微笑了一下。

“好像把人分出三六九等的主意不是你出的一样。”

老胡这次彻底清醒了,惊恐地望着坐在对面的这个可怕的男人。

他的那双眼睛洞悉一切,好像能看穿人心。

陆行迟的双肘撑在椅子扶手上,两手十指交叉,放在身前,抵住的大拇指稍微动了动。

一把匕首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飞到老胡面前,悬停在空中。

“你打算自己说,还是让我打开你的脑袋,亲自看看?”

老胡哆嗦起来,他恐惧地看着诡异地悬停在面前几寸远的空中的匕首,费劲地吞了一口口水。

他终于交代了。

“把人分成不同的等级,是我干的,可是我是真的没想到,邱爷会这么用它啊!”

“哦?”陆行迟感兴趣了。

老胡再看一眼锋利的匕首尖,往后躲了躲。

那只匕首轻巧地往前送了送,和他的相对位置一点都没变。

老胡快哭了。

“我管着岛上劳工的登记,每次一上来人,我就记个名字。”

“登记每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我就顺手在后面写上个数,一二三四五什么的,都是我自己偷偷写的,谁也没告诉。”

“结果有一天,邱爷来了,随手翻了翻我的本子,问我名字后面那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我告诉他,来的人长得壮一点,看着厉害一点,我就记个一,年纪太大太小,弱一点的,我就记个五。”

“邱爷想了想,夸了我一通,说真是个好主意。”

“然后他就让我把一到五改成从A到F,说是这样,等级感更强,然后让我做铁牌,给每个人都发一个,以后上岛的人,也一人发一个。”

他说完这个,又不说话了。

陆行迟漂亮的眼睛里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匕首向前一送,在老胡的眼睛前停住。

“你觉得我浪费时间坐在这里,就是想听你说这个?”

老胡已经紧紧地靠在椅背上,躲无可躲,冷汗一颗又一颗,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陆行迟不再跟他兜圈子了。

“老胡,你的异能是什么?”

老胡这次彻底软了。

这个男人,真的什么都知道。

“我能看见一种光。”

老胡的眉毛耷拉下来,这次终于彻底放弃了。

“每个人身上的光都不一样。有的人是红的,有的人偏黄,有的人是绿的。”

陆行迟推测,“所以你把最绿的人记成A,红的人记成F?”

“是。从绿到黄到红,越偏红等级越低。”

陆行迟问:“光的颜色代表什么?”

老胡招供:“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观察了一下,发现光越偏绿,人好像就越安全,不容易出事,死得也少,发偏红的光的人,一般来说,都会死得很快。”

老胡帮自己辩解,“我没按邱爷说的分法分人,我只给发红光的人分F牌,反正他们都快死了,分个F牌也没关系。”

陆行迟点点头,“你是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的?从重生起?”

“重生”两个字从陆行迟嘴里说出来时,老胡不再看眼前的匕首,惊诧地看着他。

“是,从我重生起。”老胡蔫了。

陆行迟淡淡地看他一眼,“你死过?”

老胡老老实实说:“我死过一回。是丧尸爆发以后第七年,有不少丧尸都变异了,这个湖没用了,岛守不住,我们坐着船往外跑。”

“快上岸的时候,别人都上去了,我的腿让水里的丧尸拉住了。”

老胡打了个寒战。

老胡好像想起了被丧尸拖走的恐惧,用手下意识地在桌上摸了一把,好像在找装酒的不锈钢杯,忽然想起杯子没了。

他讪讪地缩回手。

陆行迟心想,要是贝暖在这儿,她一定会问一个问题。

陆行迟替她问:“岛上有个卖烤雀的叫小勺的小孩,也死了?”

“小勺啊,”老胡说,“我知道,她那时候都长成大姑娘了,在岛破之前好几个月,就跟一个小伙子一起翻墙走了。”

陆行迟心不在焉地听着,攥了攥手上的铁牌。

他兜兜转转,问了一堆有的没的,最后还是要面对一直不想面对的问题。

陆行迟说:“和我在一起的那个男的,你开始的时候给了他一个B牌,后来又换成了A牌,为什么?”

老胡想了想,答:“这件事我记得。我开始时看到他的光有点偏黄,后来又看了一遍,不知道为什么,又变成纯绿的了。我也不懂为什么光会变,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

陆行迟停顿了片刻,才继续不动声色地问:“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呢?你给她发了F牌。”

老胡吞了吞口水,瞄一眼匕首。

“只要你说实话,我就不杀你。”陆行迟淡淡地说。

老胡这才战战兢兢地开口:“她是……是纯粹的红。”

“按我以往的经验,身上的光偏绿的,说不定也会死,身上的光偏红的,说不定也有机会能活,但是像她那样,发出纯粹的红光的人,都死定了。”

陆行迟出来时,岩洞外已经是满天繁星。

贝暖正背对着岩洞站着等他。

她长发的发梢被夜风轻轻扬起,她前面,是不再有光污染的壮阔无垠的天幕,上面横亘着璀璨绚烂的银河。

听到他出来的声音,贝暖回过头,在星光下对他绽开笑靥。

她问:“又问出什么新东西来了?”

“什么也没有。”陆行迟说,“那些铁牌就是他们弄出来骗人的东西。”

贝暖一副早就猜到的样子,“我就说嘛,哪会那么邪乎,还“存活几率”呢,怎么想出来的。”

杜若他们也走过来了,杜若一左一右,揽住江斐和唐瑭的肩膀,“走吧,我们回去睡觉。困死了。”

贝暖也转身欢蹦乱跳地往前走。

陆行迟几步就跟上了贝暖,忽然伸手,把她脖子上的F牌摘下来了,随手往草丛里一扔。

草丛里太暗,牌子扔了就没了。

贝暖莫名其妙,“你干嘛把我的牌子扔了?”

陆行迟淡淡答:“那种装神弄鬼没用的东西,戴着干什么?无不无聊?”

顺手把自己的牌子也从口袋里拿出来,扔进草丛。

杜若听见了,立刻回过头,攥住自己的铁牌,“先说好,我可不想扔。好不容易才拿到的A啊。”

唐瑭问:“不戴着会不会有麻烦?”

贝暖想了想,“我觉得邱霁那个人,好像并不像他哥哥那么喜欢让人挂着牌子。”

陆行迟借着星光低头看她一眼,“你对他还挺了解?”

※※※※※※※※※※※※※※※※※※※※

狼人杀演职员表:

陆行迟:预言家

贝暖:隐狼

小三:丘比特

周仓:禁言长老(已出局)

江斐:守卫

杜若:混血儿

谢沅清:吹笛者

老胡:占卜师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桃心甜甜圈春风暖情不及你姬辞(重生)我不想入豪门[穿书]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六零娇妻有空间捡只小猫回家当媳妇合法同居老板请拿走您的厚爱我的黑月光女友山野狂妃,妖孽夫君太黏人碎击元素2.0[娱乐圈]在沙雕世界以下犯上[快穿]在游戏里捡了一团头发爆萌三宝:霸道老公甜甜妻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末世之卡牌时代败家小姐要逆袭恐怖女王[快穿]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你合租房长公主她是女王殿下男神投喂指南小躁动我妈已经三天没打我了
完本推荐: 貂蝉:我家夫君太慎重全文阅读我的大腿是只猫全文阅读最强战兵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戏说隋唐之卦师传奇全文阅读无限之我有红衣[gl]全文阅读重回末世之天罗惊羽全文阅读漫威:我有一家旅行社全文阅读我能升级万物全文阅读宠妃谋略全文阅读传奇后卫全文阅读都市之潜龙战神全文阅读我有无穷天赋全文阅读娇养小公主全文阅读从假冒高富帅到全球首富全文阅读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三国:我真的不是猛将!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诸天道无涯全文阅读邪王宠妃:王妃太嚣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金手指很好吃[快穿]我真不是妖怪啊八零农妻是大佬我,让恐怖降临现实!垃圾系统找上我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麒麟儿参商渡却失败后我样样精通魂帝武神澹春山大宋铁甲军民国小商人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综漫之万界漫画家这个大佬有点苟万界登录之我有亿万弟子余生有你,甜又暖神医王妃有空间老大又去敌对当菜鸟神医弃女带着系统来大唐孙猴子是我师弟御九天诡镜[无限]美娇娘是个黑心肝大唐之神童降临咸鱼被逼考科举暗迪之纵横诸天[综武侠]天下第一刺客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