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55 章

江斐又帮贝暖切了个红心咸鸭蛋, 盛在盘子里送过来,顺口问:“怎么了?”

贝暖喝一勺红枣粥,指指茶几上, “我昨天赢的那些筹码,就放在这里, 全都不见了。”

江斐笑道:“是杜若吃了吧。”

杜若连着被两个人冤枉, 彻底怒了, “我在你们几个心目中,就是连筹码都吃的吃货吗?”

每个人都在想:不是吗?

唐瑭想了想,“暖暖姐,不是杜若哥。今天早晨我和杜若哥一起下楼时, 茶几上好像就没有筹码,是空的。”

陆行迟原本一直远远地坐着,正在抱着一本包了皮的书看,没说话,这时却抬起头。

这里只有这五个人,人人都不知道筹码去哪了。

这件事很不对劲。

他和江斐对视了一眼。

陆行迟合上书,站起来。

他对江斐说:“你跟他们几个留在这里,我去搜。”

江斐点点头, 抽出身上的匕首,在指间转了转。

这两个人,除了涉及贝暖的问题以外,在其他事情上, 全都既默契又合拍。

陆行迟拎着弩上楼去了。

贝暖听懂了他俩的意思,陆行迟是说, 这幢房子里肯定还有别人。

别墅的防盗门和防盗窗早就被陆行迟彻底封死了, 根本没有任何人能无声无息地进来。

茶几上的筹码却消失了。

贝暖向来有个好习惯, 就是用完的东西全部收回空间,所以昨晚厨房里一点可吃的东西都没有。

只剩下茶几上的筹码,贝暖扔在那里忘了拿。

如果筹码凭空没了,一定就是被人拿走了,说不定是为了吃。

贝暖不寒而栗。

也就是说,昨天夜里,所有人都睡着以后,还有人还在这间房子里四处走动。

这么一想,如果不把人找出来的话,今晚简直没法睡觉,太可怕了。

楼上传来陆行迟一间一间打开门又关上的声音,还有各种打开壁橱挪动家具的声音。

贝暖心里琢磨,这间房子里会不会有什么密室密道之类的啊?

这么大的别墅,没个密室都对不起它的面积。

小说里全都是这么写的,房子主人在建房的时候,给自己留了密室和密道,准备遇到危险时躲进去。

现在到处都是丧尸,正是躲进去的好时候。

不过看屋子里打斗过的痕迹,主人像是已经不在了,而且房子的主人大概不会连门都不关,就这样扔着这幢房子不管。

要么就是有别人,和贝暖他们一样溜进了这个房子里,躲进密室。

杜若在一楼客厅里转了一圈,检查了一遍各个犄角旮旯,“这幢房子里不会还藏着丧尸吧。”

贝暖摇头,“肯定不是丧尸,是人吧。丧尸不吃木薯片。”

杜若跟她抬杠,“你怎么知道丧尸不吃木薯片?”

贝暖回答,“连牛肉干都不吃,还肯吃木薯片?”

杜若继续抬杠,“你怎么知道丧尸就不吃牛肉干?”

贝暖想起她前两天被迫喂丧尸的事,一阵悲伤涌上心头,“相信我,你家臣民真的不吃牛肉干,我前几天喂过了。”

连江斐都好奇了,用手指摸着他的刀刃问:“和丧尸笼斗的时候?你没事为什么要喂丧尸牛肉干?”

贝暖悲痛欲绝,“那肯定是因为闲的。别问了,再问自杀。”

陆行迟在楼上呆了好久,认真搜了一圈,翻了个底朝天,既没有找到人,也没有找到任何密道。

他又把一楼、地下室和车库全检查了一遍,一无所获。

江斐不信,自己又去仔细搜了一遍,也什么都没发现。

他俩是小队中最心细的两个,他们都没找到,贝暖他们也不用再白费力气。

唐瑭认真地分析,“在门窗都封死的密室里,桌上的东西却没了,还哪里都找不到人,那结论不就是明摆着的嘛——”

所有人洗耳恭听。

“——这房子闹鬼。”

话音没落,后脑勺就挨了江斐一下。

“少胡说八道的,吓到女孩子。”

唐瑭不服,“吓到暖暖姐?别闹了。暖暖姐是大佬,鬼来了一巴掌拍死它好吗?”

大家全都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贝暖软绵绵的小巴掌。

当天傍晚,外面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越来越大,没有停的意思。

等吃过晚饭,已经如同泼水一样,从猫眼看出去,黑漆漆一片。

雨实在太大,路上肯定不太好走,虽然贝暖看起来已经欢蹦乱跳了,陆行迟还是决定在这个“闹鬼”的房子里多留一天。

贝暖回到房间后,就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大佬。

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小灯,昏黄的光给家具投下一个个形状奇怪的黑影。

几个男生照顾贝暖,把最大的主卧让给她睡,主卧大得能让一组人跳健身操,在这种阴沉沉的晚上,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特别是现在。

这幢房子里,还藏着个会偷吃的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

说不定就躲在哪面可以单向看人的镜子后,或者正从哪幅挂画的洞洞里悄悄地往外偷窥。

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贝暖踩着椅子,把墙上所有的挂画全都摘下来,也没有发现偷窥用的洞洞,又找了一条毯子,把洗手台上的镜子彻底蒙起来。

可是还是心里有点发虚。

这比丧尸可怕多了。

丧尸都是好大一个,傻乎乎的,呲牙咧嘴,直接干掉就完事了。

这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才感觉吓人。

这个世界有丧尸,有异能,说不定还有点别的什么超现实的东西,也未可知。

贝暖拿了两把刀藏在床上,熄了灯,在黑暗中辗转反侧,睁着眼睛,根本睡不着。

翻来覆去好半天,脑子里回放了N部恐怖片后,贝暖忍不住敲敲墙。

陆行迟说过的,有事可以敲墙找他,他的心声也说过,任何时候他都愿意提供陪.睡服务。

然而墙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绝对不正常。

只要是贝暖有事,陆行迟向来都会第一时间出现。

难道大boss被鬼拖走了?他长得那么帅,说不定被哪只鬼看上了,拖走去做新郎。

贝暖悄悄推开门,决定去看看新郎。

外面走廊上的灯光也被调得很暗,只有幽暗昏沉的一点亮光。

贝暖蹑手蹑脚地摸出去,来到隔壁陆行迟房间门口,轻轻敲敲门。

仍然没人应声。

贝暖转了转门把手,门竟然没锁,里面亮着灯,床上却没有人。

新郎不在。

贝暖退出来,犹豫了一下,依然光着脚,悄悄地穿过走廊,想去楼下看看。

刚走过楼梯转角,正想探头往楼下看时,胳膊突然被一只手攥住。

贝暖被人猛地一拉,按在了转角的墙上。

“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

本应该当新郎入洞房的人正在极近的地方,眯着眼睛,望着贝暖,声音压得很低。

贝暖轻声反驳,“是你偷偷摸摸的吧,你在干什么呢?”

“我们几个轮流值夜,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偷东西。”

这地方是楼梯转角,摆着一大盆虽然很久没人浇水,居然还绿油油的盆栽,从盆栽硕大的叶子中间,刚好能看到楼下。

楼下的茶几上,和昨天一样,放着一摞烤木薯片。

明显是个陷阱。

他们几个商量了轮流值班,根本没叫贝暖,大概是想让她好好休息。

看来陆行迟现在正在值班。

他按着贝暖没松手,一双浅淡漂亮的眼睛盯着贝暖,不动声色,从脸上一点都看不出在想什么。

贝暖昨天听了一天他的心声,现在对他能想出什么来有充分的认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他绝对又在想那些很不正经的东西。

贝暖猜得没错。

陆行迟把她按住了,如同捕获到猎物一样,一旦逮到,就有点舍不得放手。

她刚从被子里爬出来,身上只穿着睡觉时穿的贴身白T和运动短裤,光着两条腿和一双脚。

难得看到她穿得这么少。

虽然娇小纤细,身材却玲珑有致,露出来的肌肤白净无瑕,好像一只糯米做成的小人儿,让人想一口吞掉。

陆行迟是真的想吞掉,物理意义上的。

他低声说:“贝暖,你上次随便对付我的第三个愿望,好像也差不多该补偿我了。”

贝暖分辩:“我可从来都没答应过要给你补偿。”

陆行迟挑挑眉,“没答应过?”

贝暖摇摇头,“绝对没有。”

陆行迟勾了一下嘴角,“贝暖,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什么意思?

“这次公平交易,大家合作愉快,才能有下次。”

陆行迟依旧按着她,悠悠地说。

“你这次赚到便宜,称心如意,不给我点好处,就那么肯定,以后再也没有你又许了个什么愿,最后几分钟要我帮你实现的时候?”

贝暖不说话了。

他说得非常对。

这次是他心慈手软,最后关头给她大放水,帮了她一个大忙,才让她的任务顺利做完。

一定要让他满意,拿到报偿,下次他才会愿意再出手帮她。

以系统任务的奇葩程度,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又得用到陆行迟。

他心思聪敏,善解人意,实在是理想的任务对象。

陆行迟察言观色,知道她已经软化了,微笑了一下,并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低头吻了上来。

贝暖乖乖的,虽然没有主动,配合度却相当地高。

贝暖心里有点虚,说是给他报偿,其实根本就是在乱占他的便宜吧。

但是今天他和以往有点不同,贝暖能感觉得出来。

他有点焦躁,好像怎么亲都不能满意,怎么亲都不太对。

他的手原本攥着她的手腕,现在忍不住和她十指交叉,紧紧地扣住,好像贪恋每一分更多的亲近。

过了一会儿,又松开她的手,按住她的腰和后脑,把她紧紧地压在他身上。

跟她纠缠了好久,他才稍微松开她一点,放她呼吸。

贝暖吸了两口气,有点脸红,“我还以为你又想要糖什么的……”

陆行迟哑声说:“我不想要糖,只想要你。”

贝暖知道,他昨天满脑子就全是这个,也不知想了多久了。

他又重新贴上来。

他吻着她,温存里透着莫明的暴躁,用了一点力气,压住她,跟她抵死缠绵。

贝暖好像有点缺氧,头晕乎乎的。

恍惚中觉得他离开了她的嘴唇,动物一样咬了咬她的下巴,又把吻一路下移。

他放开抱着她的一只手,指尖抚上她的脖子、耳朵和锁骨,嘴唇也跟了过去。

温度烫得灼人。

他的吻烙印在她的肌肤上,比以往放肆得多,嚣张地进犯着陌生的领地。

却又比以前收敛,动作中透出控制中的温柔,好像担心吓到她,会让她拒绝他新的亲近方式。

贝暖迷迷糊糊的,半闭半睁着眼睛。

他低下去了,不再挡着贝暖的视线,贝暖刚好能看到楼下。

忽然看到了什么东西。

“陆行迟。”贝暖的脑子瞬间清醒了。

“嗯?”陆行迟停住了,抬起头看着她。

贝暖小声说:“你快看下面。”

两个人亲得天昏地暗的功夫,楼下的茶几上,那一摞烤木薯片已经少了一半。

周围却根本没有人。

贝暖顾不上陆行迟,睁大眼睛盯着那边,只见一只长着金色茸毛的小爪子从茶几下伸出来,悄悄一勾,一片木薯片就掉出了贝暖的视野。

过了几秒,大概是吃完了,又伸出来一勾。

这一次,多露出来一个顶着一头毛茸茸的金毛的小脑袋,还有一对闪亮的黑豆子一样的眼睛。

陆行迟转头瞥了一眼,也看到了。

他叹了口气,抱着贝暖的手没松,又低头恋恋不舍地吻了她一下,才抬起右手。

客厅里一把金属腿的椅子突然腾空而起,凌空向茶几旁边的小东西罩了过去。

小东西受惊,往上一个纵跃,想越过沙发逃跑。

贝暖这时才看清,竟然是一只没成年的小猴子。

它披着一身厚厚的金毛,背上的毛色略深,肚子上的很浅,勾着长长的尾巴。

它快,陆行迟比它还快。

椅子在飞过来的瞬间,在空中融化变形,四条椅子腿分成了不止八条,像笼子一样,朝小猴子扣了过去,把它牢牢地按在了沙发上。

贝暖连忙说:“你轻一点!”

“放心,”陆行迟笑道,“我有数,没伤到它。”

小猴被捉住了,扣在简易的椅子笼子里,嗷嗷叫着,一圈又一圈地转圈。

可是就算再着急,两只小爪子还都紧紧握着木薯片,舍不得放手。

贝暖跑上楼叫人,这下所有人都不睡觉了,一起下楼来围观。

“竟然是只小猴子?它为什么会在这儿?”唐瑭好奇。

“说不定是人养的,可能就是这幢房子的主人养的,主人变成丧尸,小猴子就自己藏起来了。”江斐分析。

陆行迟反驳,“也不一定,他们国家这地方猴子很多,说不定是野外的,看见这幢房子里没人,自己悄悄溜进来找吃的,也未可知。”

然而他好像说错了。

因为小猴子虽然开始被关起来的时候惊惶失措,一直一边叫一边乱动,过了一阵,就渐渐镇静了下来。

它委屈巴巴的,眨巴着眼睛望着贝暖,好像并不是太怕人。

一身金色的茸毛密实闪亮,看起来相当干净,一点都不像在野外混过的样子。

似乎不是野生的猴子,真的很像是人养的。

贝暖又从茶几上拿起一片木薯片,隔着笼子小心地递给它。

小猴子见了,马上把手里的木薯片塞进嘴巴里,伸出小爪子来接新的。

看来是饿坏了。

它个头还很小,和大猫差不多大,高来高去的,藏起来不容易看见,陆行迟他们刚刚没找到它也很正常。

喂完茶几上的木薯片,贝暖又从空间里拿出一把新的。

“一次也不能吃太多,这东西不好消化。”贝暖劝它。

小猴子歪着小脑袋望着她,好像在察言观色,又像是在努力分辨她正在说什么。

它突然抱住两只小爪子,对着她作了一个揖。

贝暖傻了,“你们看到没有,它它它在对我作揖。”

陆行迟瞥她一眼,“你那么激动干什么?这只说明它很可能是只宠物,人教出来的猴子,会作揖不是很正常么。”

“可是我觉得它是在求我,”贝暖分析,“它好像是在说,笼子太小,待在里面不舒服,想让我放它出来。”

陆行迟无语,“你脑补太多了吧?”

小猴子好像能听懂一样,默默地看了陆行迟一眼,似乎迅速判断出他根本不吃它那套。

它理都不理陆行迟,把目光重新转向贝暖,可怜巴巴地眨了一下黑亮的眼睛,对着她又作了一个揖。

陆行迟瞬间觉得,这只小猴装可怜时的套路跟贝暖一模一样。

好像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

然而贝暖却完全没辨认出她这个小师弟,立刻被它打动了。

“你看你看,它绝对就是这个意思。陆行迟,放开它吧,我觉得它不会跑的。”

贝暖跟小猴确认:“就算我们放你出来,你不会跑的对吧?”

仿佛完全听懂了她的话一样,小猴子又抱着前爪,对贝暖眨巴着眼,做了个求求的姿势,呜呜地叫了两声。

眼神真诚,好像在说:“不跑,不跑。”

小猴子可怜巴巴地看着贝暖。

贝暖可怜巴巴地看着陆行迟。

陆行迟对猴子的眼神免疫,对贝暖可不免疫。

他瞥她一眼,抬了抬手。

笼子猛地拔到半空,把小猴子放出来了。

小猴子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嗖地撒丫子就跑。

还没窜出去几步,又被从天而降的椅子铁笼重新罩住。

杜若在旁边快笑断气了,趴到沙发上起不来,“贝暖……我受不了了……平时看着挺聪明的啊……竟然会上一只猴子的当!”

贝暖:“……”

陆行迟也弯弯嘴角,“先关它两天,等我们要走的时候再放出来。”

江斐明白他的意思,“是。猴子太聪明,让它随便在房子里乱跑,不知道能闯出什么祸来,还是先暂时关着的好。”

他们是对的,还是暂且先关着它吧。

贝暖在笼子对面坐下,从空间里掏出一个苹果。

小猴子的眼睛立刻亮了,从笼子里伸出小爪子,对着贝暖可怜巴巴地叫了两声。

贝暖把苹果递给小猴。

“你先乖乖地在笼子里关两天,只要表现好,我每天都会给你好吃的。”

小猴接过苹果,咔嚓咔嚓几口就吃掉了,连核都没剩,看来真的是饿得够呛。

贝暖想再给它一个苹果时,却发现它还在望着茶几上的烤木薯干。

看来它是真的很喜欢吃烤木薯干。

贝暖把木薯干全都拿过来,给它放进笼子里,小猴子如获至宝,赶紧抱住,一片一片地往嘴里塞。

江斐看见它只吃这个太干,去帮它倒了碗水。

可是笼子里的空间确实有点小,别说没地方放碗,小猴想转个身都不太方便。

陆行迟看了贝暖和小猴子一会儿,去了地下室。

不一会儿功夫,他就带着一个大个的铁笼子回来了,是他用地下室里放杂物的铁架子做的。

陆行迟把小猴放了进去。

这笼子要大得多了,小猴子有了自由活动的空间。

笼子上还有一个活门。

陆行迟用粗铁条把门绑了起来,小猴子再聪明,凭它那点力气,也肯定打不开。

小偷终于逮捕归案,大家纷纷上楼回房睡觉。

陆行迟没有上楼,站在贝暖身后,望着她,欲言又止。

刚刚难得才拿到一个亲她的机会,只亲到一半,就被一只猴子打断了。

不知道她还肯不肯继续。

陆行迟心想,要是她肯让他去她的房间就好了,那里安静,没人打扰。

可惜她的房间就像一个禁地,好不容易才进去一次,待不了几分钟,就被她推出去了,可望而不可即。

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听到贝暖说话。

她问:“陆行迟,能不能把小猴猴放在我的房间里啊?”

陆行迟:???

贝暖用指尖轻轻摸着小猴子的毛茸茸的小爪子,诚恳地说:“我一个人睡那么大的房间有点害怕,我今晚想让它陪我睡觉。”

她说房间很大。

她说她有点害怕。

她说想让它陪她睡觉。

望着她,还有她的猴儿,陆行迟的一口气忽然有点提不上来。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撩肾达人重生空间之美好人生崽崽,我是你妈咪!让罪降落沈老师请这边走小躁动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影帝[综]攻略那些男人们拿稳绿茶剧本后我成了团宠今天磕到天选大佬穿越全能网红豪门之童养媳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撒娇指尖的omega总裁夫人有点萌腹黑甜妻:千亿老公冲我来孟先生,你老婆是影后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与大佬闪婚以后末世之卡牌时代导演是个神…棍!律师凶猛穿书后替身变成了万人迷奶就要做毒奶[书穿]
完本推荐: 地球首富全文阅读硬汉天王全文阅读横行霸道全文阅读深海之海底世界全文阅读孟先生,你老婆是影后全文阅读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全文阅读意难平系统[快穿]全文阅读从斗罗开始的氪金抽奖全文阅读鬼舞辻富江[综鬼灭之刃]全文阅读纵横诸天的武者全文阅读重生后我嫁给了少女时代的偶像全文阅读犬夜叉之废柴大哥全文阅读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全文阅读从鸡毛换糖到商业帝国全文阅读漫威:鹰眼米霍克的剑道之路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综]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恶人修仙全文阅读都市:最强神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无敌从欠钱开始他从地狱里来家有悍妻怎么破数风流人物从红月开始开局误把相亲对象老爸抓了原界秘宝洪荒:我的武功能加点!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这个皇子真无敌我在古代建设领地陆太太是朵黑心莲魂武帝尊向大佬求婚后我逆袭了LOL:我有无数被动技能红楼春史上最强侯爷大疫大医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洪荒:老子是地仙之祖我在漫威拍电影借剑港九枭雄超脑太监最强小农民二分之一不死[无限]朕不行,朕不可霸天武魂心灵学者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