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64 章

所有人面面相觑。

陆行迟很明白, 贝暖把所有的爆炸.物都收进了没有时间流动的空间上层。

时间不再流逝,倒计时凝固在那里,不会再继续跳动。

现在她的空间上层,完全变成了一个危险物品存放仓库, 不止放着一整个加油站的汽油, 还新添了马上就要爆炸的炸.药和雷.管。

贝暖却像没事人一样, 轻松愉快地说:“好了, 大功告成。”

在所有人面前, 贝暖把手抚上炸.药,所有的威胁凭空消失, 如同一个神迹。

贝暖没解释,也完全没想解释。

她“神”的身份可以完美地解释一切。

一次几乎灭族的危机,就这样被“嘉德圣女”轻松解决。

伽寒望着贝暖好久,喉结滚动了一下, 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只俯下身, 用和平时一样的姿态,对贝暖深深地施了一礼。

帐篷里本来已经彻底绝望的人们逃过一劫, 此时才想起来动,跟着他们的酋长, 对着贝暖拜下去。

贝暖心想,以霍仞“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的做派, 应该是不会再回来。

大家终于可以回去睡觉了。

陆行迟对伽寒说:“酋长,我还有点事想请教。”

陆行迟气质不俗, 是跟贝暖一起进部落的, 很明显是贝暖的朋友, 伽寒看看他, 竟然答应了。

贝暖知道他打算问什么, 连忙凑过去听。

陆大boss当然是要问伽寒关于霍仞他们那个LBD机构的情况。

霍仞放了炸.弹,等于和部落撕破了脸,而贝暖刚刚救了所有人,这正是问伽寒的好时机。

果然,伽寒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知道,LBD是一家跨国集团下属的慈善机构,财大气粗,这些年,在N国这个区域的手一直伸得很长,经济政治,什么事都要插一脚。

霍仞这个人,年轻有为,很得机构的器重。

贝暖忽然问伽寒:“你认识霍仞多久了?他一直都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吗?”

陆行迟好像看了贝暖一眼,贝暖没太在意他,静等着伽寒的回答。

伽寒想了想,“我觉得他前几年比现在沉稳得多,不像现在这么嚣张,不知为什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果然。

贝暖心中对霍仞可能也是穿越者这件事,更加肯定了几分。

伽寒把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他们了,贝暖不用伽寒他们送,离开这片帐篷,和陆行迟两个人往住处走。

“以后从空间上层取东西的时候,要小心一点。”陆行迟嘱咐。

贝暖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知道,一不小心把炸.弹带出来,就完蛋了。”

贝暖忽然想起上次做圣母之心任务,差点就让上层空间有了时间流动的事。

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任务,打死都要做完。

否则就惨了,不知道如果炸弹在空间里面爆炸,会不会波及到外面。

不过现在暂时是安全的,那一大堆绑着炸药的东西被远远地安稳地放在上层空间的一角,先不用操心这个。

部落里很安静,大家都还在熟睡着,没有人知道,刚刚在梦里,整个部落差点经历一场浩劫。

路上没有人,陆行迟伸手握住贝暖的手,攥在掌心。

月亮还没出来,脸红也看不见,贝暖没有挣脱。

天太黑,到处都在修路建房子,路走得很不容易,两个人好像幼儿园的小朋友,手牵着手,深一脚浅一脚。

“这么走路,感觉好像你的名字一样。”贝暖说。

黑暗中传来陆行迟的声音,“没错。行道迟迟。”

在这本书里,丧尸靠牙和肉搏占领世界,能超视距作战的现代化军队不见踪影,英法德意也全都被作者吃了,还好诗经还在。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陆行迟忽然笑了一下,“只要有你在,我并不会‘载渴载饥’。”

贝暖心想,没错,空间里堆满了各种好吃好喝,他怎么都渴饥不了。

再难走,路也不算长,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看到不远处的一线光亮,贝暖松开他的手,自己加紧了几步。

陆行迟却舍不得,大步跟上,重新找到她的手牢牢攥住,不肯再放开。

前面就是贝暖住的地方,房间里点着灯,温暖的光线透出来,照亮外面的一片黑暗。

伽寒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这里挖不出什么东西,贝暖跟陆行迟商量,“我们明天就走吧?”

陆行迟竟然犹豫了一下。

“不然我们多住一天,后天再走?”

贝暖现在分析发言的功力见涨,一下就听出他的一个“住”字,完全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他就是想赖在她的房间不走。

“陆行迟,亚雯已经死了,连霍仞都走了,现在营地里什么危险都没有了,你今晚就可以搬出去睡了吧?”

陆行迟攥着她的手,心想,这小人儿真没良心。

这就叫兔死狗烹,卸磨杀驴。

不知究竟是狗还是驴的陆大boss淡定地问:“其他人住的房间离你都很远,这么荒山野岭的,你就不怕点别的东西?”

贝暖:“……”

太卑鄙了。

部落营地周围全是荒山,在夜色中黑乎乎的一片。

这些天就算在野外露宿,周围也有陆行迟他们。

有几次有房子住,贝暖单独睡一个房间,陆行迟也次次都在隔壁守着,倒是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睡行不行。

明知道他故意吓唬人,还是有点心里发虚。

算了,就让他再打地铺好了。

陆行迟悬着一颗心,等着她说出“我想要小猴儿陪我睡”之类的话,却发现她根本忘了这茬。

“下不为例。”贝暖说。

陆行迟微笑了一下,牵着她的手进了院子,心想,今晚又可以抱着她睡了。

没想到才走到正房前,就看到一个人迎面出来。

杜若左手捏着一片火龙果,右手捏着一片菠萝,嘴巴里叼着芒果,看见贝暖他们,急忙仰头一口把芒果吞掉。

“你们回来了?你们两个太不像话了,自己躲起来吃香喝辣,我们这两天可是天天吃木薯!”

屋子里一片欢声笑语,江斐唐瑭他们都在,正在逗大圣玩。

丹穗端了好几盘水果出来,看见贝暖回来了,连忙说:“他们几个是伽寒酋长让人送过来做侍从的,你们刚走,他们就来了。”

杜若连忙抢先说:“侍从的房间我都看过了,两个人一间。”

他一把搂住陆行迟的肩膀,“先说好了,陆行迟,我要跟一起住,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们睡一个帐篷,唐瑭梦里又笑又唱,吵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

唐瑭反击:“杜若哥你还不是一样,半夜吼什么‘来将何人,吃我的鸣鸿刀’,你都要把人砍成两截了,你管他姓什么叫什么呢?陆哥我要跟你一起睡。”

陆行迟没说话,贝暖觉得他好像是磨了磨牙。

这里有灯,不是黑漆漆的,杜若很开心,“都到齐了,今晚一起打牌吧?”

唐瑭立刻赞同,“通个宵?”

陆行迟淡淡道:“通什么宵,明天就要出发了,今晚好好睡觉。”

贝暖抬头看他:咦?他又肯走了?

最后杜若还是跟陆大boss做了室友,贝暖把丹穗叫进来一起睡,一夜安然无事。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贝暖凭着过人的手气,又帮整个部落抽了一个大吉,就单独找伽寒说话。

贝暖跟他摊牌,说还有事,不能继续留在部落里,必须得走。

伽寒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

不过他还是说:“圣女要是已经决定好了,我并不敢有别的意见。”

他看一眼贝暖,问:“圣女打算去干什么?”

当然是跟着大boss往前走,继续攒圣母值啊。

贝暖眨眨眼,“呃……去……拯救世界?”

其实是拯救自己。

伽寒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他当真了,“那圣女去吧,自己小心。”

贝暖点头答应,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走了,那只小猴还能留在部落里吗?”

贝暖有点不好意思,“它其实是我在路上捡的,它真正的主人叫温钦,也在部落里,现在正在我那边照顾它。”

伽寒点点头,“圣女放心,就让温钦继续照顾它好了。”

他叫人进来,低声吩咐了一句。

不一会儿,就有人捧着一个锦缎的小盒子过来。

伽寒接过盒子,双手递给贝暖。

“圣女随身带上这个,能逢凶化吉。”

贝暖打开盒子,里面的黑丝绒衬布上,居然是一颗巨大的蓝宝石。

已经切割好了,是矩形的,长的一边比贝暖的尾指还长。

矢车菊蓝的颜色,像大海一样浓郁纯正,让人看一眼,仿佛就被会吸入那片无底的蓝里。

“这是一套七颗蓝宝石中的一颗。”

伽寒把宝石给贝暖看。

“那六颗小的,殖民时代被人搜罗走了,去做皇冠,最大的一颗被我的祖先藏起来了,准备等真圣女现世时,奉献给圣女。”

贝暖赶紧把盒子还给他,“这是你们的宝贝,我不能要。”

“昨天圣女已经救了全部落一次,这是奉献给圣女的。”

伽寒神色郑重。

“神是不能拒绝供奉的,如果不接受我们的供奉,就等于是在说,今后不会再护佑我们。”

贝暖:“……”

贝暖忙着跟伽寒说话,往伽寒那边推了推盒子,指尖无意中擦到伽寒的手指。

只听伽寒说:“圣女还是带着吧,蓝宝石是水神的馈赠,能给人带来平安,你带在身上,我才能放心一点。”

贝暖:?

这句话怎么听着有点不太对劲?

贝暖忽然意识到了,举起右手的那根开了挂的手指头。

这才看到,因为反复脱了戴,戴了脱,次数太多,创可贴早就不黏了,不知什么时候掉了。

完蛋了。

伽寒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隽秀清冷的脸上没什么变化,耳根却开始泛红。

可是他却不能控制住他的嘴巴。

“我知道你和那个你点名要做侍从的男人关系不一般。我也不敢对圣女有什么奢望,只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要是这场劫难能平安过去,有时间的时候回部落看看。”

在这样一个禁欲守礼,把恋爱当成洪水猛兽的部落,酋长忽然冒出这么几句表白一样的话来。

贝暖火速看看周围。

还好,他们两个要说话,其他人都退到外面去了,应该是没人听见。

贝暖站起来。

“伽寒酋长,你可能是有点不舒服,你先休息,我……”

“不用,”伽寒神情平静,“说出来也没关系,我不在乎。”

伽寒继续,“这个部落这么多年的规矩不合人情,管事的头领们明目张胆地犯戒,大家其实也在背地里偷偷摸摸,没几个人真的守着规矩,我早就想要动手改改了。”

伽寒也站起来,把盒子交给贝暖。

“带着吧,你是神宠爱的女儿,一定能逢凶化吉,一路顺风。”

贝暖回到住处,脱掉长裙和面纱,换回自己的衣服,卸了妆,顿时觉得眼皮没负担了,睫毛轻了三斤。

要走了,最舍不得的是大圣。

贝暖跟大圣玩了一会儿,喂了它几片烤木薯干,又把空间里剩下的那一大堆木薯干全都给它留下了。

唐瑭笑出声:“暖暖姐,它现在是部落的圣猴,想吃多少木薯干没有?”

贝暖反驳,“大圣觉得我的烤木薯干最好吃,是不是,大圣?”

大圣吱吱两声,好像非常赞同。

贝暖依依不舍地和大圣告别过,要离开部落时,太阳已经很高了。

部落里所有的人竟然都等在门口。

昨天贝暖救了大家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部落,贝暖出现时,每个人都在向她躬身行礼。

伽寒拿出一大块白绢。

白绢上用蓝色的笔画满了无数一模一样的符号,都是圆圈里三条波纹。

“刚刚全部落的人一起在神前为圣女祈福,这个符号代表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分出自己的一半命来,加在圣女的身上,护佑圣女平安。”

白绢上的符号出自不同人的笔迹,有大的,有小的,有端端正正的,也有歪歪扭扭的,好像小朋友的画出来的。

贝暖并不迷信。

可是她知道,部落里的人真心诚意地相信这个,他们是真的在神前为她祈福。

一双又一双眼睛,望着他们的圣女。

贝暖接过白绢,喉咙有点发紧。

“我们走吧。”陆行迟说。

贝暖点点头,对着门口送她的人群,不合规矩地,按照他们对她行礼的方法,郑重地回了一礼。

反正她乱行礼,也不是第一次了。

走出部落的大门,贝暖直接拿出越野车。

昨天他们都看见过她收掉一仓库东西了,现在凭空冒出辆车来,没有人太惊奇。

阳光用融化一切的温度,炙烤着这片土地。

直到车开得很远了,贝暖把头探出车窗,还能看到,在部落营地的岗哨上,伽寒还在遥望着这边,白色的衣摆随风高高地扬起。

他目送着他心中的圣女渐行渐远,策马扬鞭,去拯救世界了。

部落的营地渐渐看不见了,贝暖在副驾上坐好,又看了一遍手里的白绢。

“暖暖姐,”唐瑭说,“人家都说猫有九条命,所以命大,你现在有这么多条命,肯定轻易死不了。”

江斐把手伸到后座,拍他一巴掌,“什么死了活了的,胡说八道。”

贝暖笑了笑,把白绢好好地收进空间里。

部落里的每一个人,从刚出生没多久的小不点到老年人,贝暖都一个一个点过他们的额头。

不知为什么,自从给过他们祝福后,和他们之间仿佛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系。

好像那真是一个被她祝福和护佑的地方。

“小三,”贝暖把小三呼出来,“等书里的剧情结束以后,这个世界还存在吗?”

小三答得毫不犹豫,“当然存在,这个世界和你来的那个,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你把它想成你们说的平行宇宙就行了。”

所以世界是真的,里面的人也是真的。

所有的欢乐和痛苦,仇恨与爱意全是真的。

贝暖记得这本书的结尾,那时候,丧尸病毒还在到处肆虐。

希望这场劫难能快点过去,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的,生活恢复如常。

贝暖转头望着陆行迟。

陆行迟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贝暖摇摇头。

第一次,在北回归线以南炙热的阳光下,对这个相似又不太相同的世界,贝暖体会到了一种真切的真实感。

“贝暖……”

贝暖正在愣神,小三开口。

贝暖答:“我知道。”

又要继续做任务了,贝暖拉开任务栏。

“至真至诚”的倒计时早就已经结束了,贝暖拉了一下滚轮手柄。

滚轮停在了一个新任务上,这次的任务名是“千依百顺”。

千依百顺?

一看这四个字,贝暖立刻精神了。

这明显就是命令对方做什么对方就会做什么的异能嘛。

任务说明是:毒蛇的毒液,男子的汗水,混合均匀,在镜子上画一个圈,奇迹就会发生。

依然是像女巫一样收集配方材料的任务。

毒蛇的毒液。

贝暖:“……”

这个可怕的东西先放一放。

男子的汗水。

上次是少女的眼泪,这次是男子的汗水,刚好凑成一对。

贝暖看看旁边。

一车足足四个男人,倒是不少,可是怎么才能让他们出点汗呢?

陆行迟穿着白衬衣,一身清爽,正在开车。

贝暖回想一下,好像完全没看到过他出汗。

他向来都是一副心静自然凉的样子,天再热,最多是把衬衣袖子卷起来,露出一截小臂,一点出汗的意思都没有。

不止是他,别人好像也没有过。

贝暖有点头大。

汗水不比眼泪,直接抹一把泡椒就什么都齐活了。

而且还要和毒液混合。

因为毒蛇的毒液还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找,汗水必须要先采集起来留着,直到它与毒液相会的那一天。

贝暖转眼就有了个主意,从空间里摸出一块雪白的小毛巾来。

如果陆行迟出汗了,就很自然地伸手帮他擦一擦,他一定不会反对。

然后把小毛巾放进空间上层,又不会干掉,等有一天找到毒液,也滴在上面,找块镜子一抹,就大功告成。

盐河在土地上蜿蜒。

小队沿着河岸,逆着河水的方向绕过曼罗山,跟盐河一起拐了这个V字型的大弯,转而向北。

太阳直晒着车顶,越来越热,陆行迟征询大家的意见:“要不要开空调?”

贝暖秒拒,“不用!”

陆行迟纳闷,“每次不都是你先叫热,要开空调的吗?”

贝暖一本正经地说:“我偶尔也想要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温暖阳光。”

车顶被太阳暴烤着,温暖得过了头。

贝暖自己热得像狗,恨不得吐出舌头,可是旁边的陆行迟仍旧是一副冰肌玉骨清凉无汗的样子。

让贝暖手里攥着的小毛巾无处施展。

贝暖琢磨了一下,掏出一袋麻辣牛肉干。

自己先吃了一块。

牛肉干的味道十分正宗,又麻又辣,让人瞬间眼冒红光,嘴巴从里往外喷火。

贝暖赶紧投喂给陆行迟一块,亲眼看着他吃了,才把袋子送到后座的杜若他们面前,让他们自己拿。

牛肉干送不出去。

连杜若都拒绝了,“这么热还吃这么辣的东西啊?”

他们不吃没关系,陆大boss肯吃就行。

前面不远处是条岔路,陆行迟正在思索要走哪条。

他一边看着路,一边嚼着牛肉干,吃完那块,偏过头,半张开嘴巴。

贝暖懂了,他这是示意她继续投喂。

贝暖埋头看了看袋子里,拣出一块看着更大,红红的辣椒粉裹得更多的,送到他嘴边。

他叼走了牛肉干。

贝暖却明显地觉得,他抿住她的手指,用舌头在她的指尖上卷了一下。

软软的,带着点温度。

贝暖:“……”

他绝对是故意的。

贝暖突然想起他的舌头的其他功用,脑子里瞬间塞满各种有的没的,抑制不住地脸红。

陆大boss不是正在严肃地思考行车路线的问题吗?

他一心二用,左边的大脑在琢磨怎么开车,右边的大脑还没忘了顺便撩人。

陆行迟已经吃掉了那块,偏头对贝暖笑了一下,“还要。”

他的舌尖一次次划过她的手指,转眼半袋牛肉干都没了,贝暖喉咙冒火,从空间拿出一瓶矿泉水猛灌。

然而陆行迟脸色如常,一点反应都没有。

陆行迟偏头看看贝暖。

“真不开空调?还非要吃这么辣的东西,你鼻尖上都是汗。”

贝暖无比痛苦:我鼻尖上都是汗有什么用?问题是你没有啊!

陆行迟再瞥一眼她手里的小毛巾,“你不擦一擦?”

太过分了,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陆行迟笑笑,“贝暖,心静自然凉。”

贝暖:“……”

※※※※※※※※※※※※※※※※※※※※

继续给女鹅攒嫁妆,极品翡翠手串(1/1),上好红宝石原石(1/1),传世蓝宝石(1/1)。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她是女王殿下无敌宝宝:鲜妻妈咪太抢手霍先生,你是我的言不由衷博君一肖不好吗[肖战x 王一博]撒娇制霸编剧界[主柯南]养了一堆纸片人后我穿进去了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拿稳绿茶剧本后我成了团宠春风暖情不及你神木挠不尽败家小姐要逆袭[BTS]防弹少年团第八位成员猫咪与狐狸的互撩日常[娱乐圈]七七惨惨戚戚姬辞(重生)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好想和姐姐谈恋爱偏执的瘾[重生]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中原指挥官指尖的omega我家许先生变傲娇了重生后夫人把帝少拉黑了富婆追顶流反被撩
完本推荐: 我的元神能寄托天道全文阅读精灵时代:摸鱼就能变强全文阅读娇妻如云全文阅读建设海贼世界全文阅读阴司体验官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我执掌了生死簿全文阅读宠妃谋略全文阅读海贼之我是红发他哥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最强战兵全文阅读海贼之钢链手指全文阅读综漫:重启死亡人生全文阅读限期营业全文阅读硬汉天王全文阅读至尊大帝全文阅读凤栖宫,丞相大人你是本宫的全文阅读开局一条蛇全文阅读一切从急诊科医生开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妃虽晚不须嗟这个大佬有点苟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全能千金燃翻天诸天聊天群星极的魔法师野王炼成手册我靠写同人称霸世界大唐不良人嚣张狂妃要逆天都市之超神飞刀醉后敲错情敌门[娱乐圈]娱乐:我真不是吃软饭明末之再造天朝重生年代福妻满满长公主无处不在抱歉我是收租大佬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火影之神级宇智波大唐孽子末世之怼人成神猫的忧郁大唐:完蛋了,开局抢了李二的皇位外乡人的旅途妖魔哪里走捡个王爷来种田红楼之中间商重生光影年代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开局继承了千亿集团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