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65 章

越野车继续向前, 一路飞驰,重新回到西偏北的方向。

在盐河边露营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再上路时, 路上的风景开始变得不太一样。

植被渐渐稀疏, 地势开阔起来, 到处都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红色砾石, 红土蓝天, 天被衬得更加高远了。

没过多久, 红褐色的旷野上, 地平线的尽头, 多出一道隐隐约约的黑线。

这绝对不是自然景观,应该是人建的。

唐瑭把头探到车窗外, 有点兴奋,“看前面!那就是传说中的防线吗?所以我们终于找到安全区了吗?”

陆行迟答:“我们过去看看。”

贝暖却知道,并不是。

这地方书里的小队到过。

陆行迟走的路线和书中完全一样,虽然还没有到达传说中的防线,这却是他们走了这么远的路, 到的第一个真正完善的人类基地。

这基地面积很大,最主要的区域是一个废弃的矿区小城,坐落在三个国家的交界处,人员非常复杂, 被好几股势力一起控制。

贝暖拉拉陆行迟, 刚想说话,陆行迟就自动把车停下来了。

“我们下车, 徒步走过去?”

这也正是贝暖的意思。

很多基地都会没收一些重要物资, 放在外面的东西能少尽量少。

陪了一路的宝贝越野车, 陆行迟早就已经开熟了, 当然要收进空间里比较保险。

“要走路过去啊?”

杜若看了看远处的地平线,表情痛苦。

“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看山跑死马’?”

因为地势平坦,虽然能远远看到,距离却不近,在大太阳直射下的荒滩上走过去,大概要晒死。

贝暖心想,当然就是要晒,越晒越好。

不晒怎么出汗呢?

不出汗怎么用上贝暖雪白的软乎乎的小毛巾呢?

陆行迟却不那么想。

“这么热,我们倒是没什么事,贝暖会中暑的。”陆行迟想了想,“贝暖,把你的那辆小黄车拿出来。”

小黄车收在空间里,一直放着没什么用,被基地收缴了也不可惜。

贝暖没有办法,只好像小叮当一样,把小黄车从空间里掏了出来。

于是,五个人一起挤进了小黄车。

虽然贝暖体积最小,大家还是坚持让她坐副驾,结果就是杜若他们三个塞进后座里。

小黄车圆圆的,小小的,像只玩具,后座空间本来就有限,给小朋友坐还差不多,三个男人在里面塞得密密实实的,挤到扭曲变形。

杜若痛苦,“算了,放我下来,我还是自己走过去吧。”

陆行迟并不停车,“坚持一下,几分钟就到了。”

杜若纳闷,“贝暖,路上有那么多空车你都不收,非在空间里留着这么小的一辆干什么呢?”

贝暖郑重地答,“因为它是我第一次独立上路时开的车,有特殊感情,舍不得随便扔。”

陆行迟开着车,转头看了贝暖一眼,愉快地微微笑了一下。

贝暖莫名其妙。

他在瞎开心个什么劲啊?对车有感情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车开近了就能看到,基地外是修建好的防线,像战壕一样,里外几层,高墙上架设着铁丝网,看着挺结实。

小黄车贴着防线往前,找了一路,终于找到了入口。

从车上下来,杜若伸展开大长腿时,整个人都舒坦了。

贝暖握着小毛巾认真地观察了一下,他们几个挤成那样,竟然还是没出汗。

岗哨已经看到他们的车了,问了几句话,就把门打开。

基地不小,里面是座城市,兵营一样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小楼,都是几十年前的建筑风格,四四方方毫无个性,灰扑扑的,长满荒草。

这里本来是个矿区,后来废弃了,这个跟着矿区一起发展起来的小城也没落了,人走楼空,几乎没什么人住,城就差不多荒了。

荒城有荒城的好处。

荒城没有人,也就没有丧尸,这次丧尸爆发,不少人都过来避难,让这座荒城突然又热闹了起来。

有识之士早早地建立了检查制度,保住了这块地方,渐渐发展成一个基地。

果然就如陆行迟所料,基地的士兵把人放进来了,却把小黄车没收了,说是这类物资一律充公。

不过也发了不少东西。

等他们验过伤,每个人都领到了一周的餐票,凭票可以去食堂领吃的。

一周后就不管了,要靠自己去赚。

还发了每人一小袋生活用品,有饭盒毛巾牙刷香皂卷筒纸等等,其中还包括好几个香薰蜡烛,都装在玻璃瓶或者铁盒子里,还挺漂亮。

最后又宝贝一样给他们几个人发了一个小塑料打火机。

贝暖研究了一下蜡烛,有点好奇,“你们为什么会发香薰蜡烛?”

士兵笑答:“因为我们上次找到一个蜡烛工厂,仓库里有很多蜡烛,反正晚上没电,就运回来给大家照亮用了。”

个人用品发完了,又过来一个负责的人,问了问他们的情况,就端出好大一个本子。

“我们这里统一分配住的地方,你们几个男的住一个房间,四个人是有点挤,不过也没办法。”

他打量一眼贝暖,“你们只有一个女的,按规定,不能单独再分一个房间,我叫人帮你去找一个女的一起搭伙。”

陆行迟突然用手轻轻一带,揽住贝暖的肩膀。

“我们是夫妻。”他说。

贝暖的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夫妻?夫妻?

“夫妻啊?”那人说,“那就简单了。”

他的手指沿着本子上一排排的号码滑下去,停住了。

“可以分你们一套两室的房子,他们三个住一间,你们两个住一间。”

问题解决。

他回身拿出来一大串钥匙,挑出一把,递给陆行迟他们,报了地址,“三区十二号楼二单元六零二。”

他说得又快又含糊,杜若没记住,“三区十二号楼什么?”

贝暖抢答:“十二号楼二单元六零二。”

杜若惊奇,“他说得这么快你都能记得住?”

贝暖心想:当然记得住,这不就是我家的地址么。

这地址,和贝暖在另一个世界的家里的地址刚巧一样。

几个人揣着餐票,拎着日用品,到处寻觅传说中的三区十二号楼二单元六零二室。

基地像一个运转正常的小城,路上的人不少。

只是城市废弃已久,一副破败的景象,道路龟裂,缝隙中杂草丛生,人们面黄肌瘦,行色匆匆。

路上也没有民用的车辆,只有一队队明显是有任务的车队呼啸而过,估计是出城去寻找物资。

这里的建筑都是一模一样的标准化产物,排列整齐,并不太难找。

不一会儿,贝暖他们就站在一幢和其他楼房没有丝毫不同的老式单元楼前。

这楼只有六层,看来六零二在最顶上。

几个人沿着狭窄的楼梯爬上去。

楼下不少单元里已经住着人,能听到里面有人热热闹闹说话的声音,楼虽然老,人间烟火气却很足。

到了楼顶,找到六零二室,陆行迟把钥匙插进锁孔。

这房子好像是废弃了一段时间,锁有点涩,不太好转,陆行迟试了一下没有成功,干脆拔掉钥匙,自己把手搭在上面。

门开了。

门正对着对面客厅的窗子,外面的阳光明亮到发白,晃得贝暖眼花了一瞬。

贝暖眨眨眼睛,才适应了光线。

里面竟然丝毫都不破败,像是不久前还有人住过的样子。

窗明几净,一尘不染,鞋架上摆满了鞋,茶几上放着白瓷茶杯,好像主人刚刚离开。

贝暖在明亮炫目的阳光中用目光搜索着屋里的每一个细节。

遥遥地,好像有陆行迟的声音传来。

“贝暖?贝暖?”

有人握住贝暖的肩膀。

贝暖轻轻挣开他,像每次回家一样,胡乱甩掉鞋子,甩掉背上的双肩包,脚步轻快地直接冲进大卧室。

“爸爸?爸爸?”

主卧里的大床朴素洁净,一件深色男装外套还搭在床边的椅子上。

可是没有人。

“爸爸?”

人不在卧室,一定是在厨房里炒菜。

贝暖跑进厨房。

厨房台面收拾得干干净净,门后挂着熟悉的蓝格子围裙。

却仍然没有人。

贝暖打开小卧室的门。

贝暖的单人小木头床就摆在那里,床上还放着从小抱到大的毛绒抱枕,书架上的书胡乱堆着,没有整理。

贝暖站在门口愣怔了片刻,又冲上阳台。

阳台上也没有人,爸爸这次没有偷偷地躲在那里抽烟,卫生间里也空着。

贝暖怅然若失地回到客厅。

“贝暖,你怎么了?”陆行迟问。

贝暖在客厅中间蹲下,抱住膝盖,痛哭失声。

这个十二号楼二单元六零二,丝毫不差,就是她的家。

她在另一个世界的那个家,当初有爸爸在的时候的那个家。

爸爸去世以后,家里变了很多,后来贝暖把大房间的家具挪走,换成两张单人床,分租出去,补贴家用。

可是这套单元,却明明白白是爸爸去世前的样子。

每一样东西都和当初一样,好像时光凝固了,停留在最幸福的时候,这些年的时间,就从来没有存在过。

在这个遥远的异世界,末世的基地里,竟然有一个贝暖的家。

这么奇怪的事,贝暖却丝毫都不害怕。

因为这里明亮、温暖、熟悉,好像爸爸刚刚还在,只不过忽然想起忘了买什么东西,临时出了个门。

杜若他们还站在门口,完全不明白贝暖是怎么了。

陆行迟也蹲下来,轻轻地用手掌抚着她的背,静静地等她哭完。

等贝暖终于不哭得稀里哗啦,只剩下一抽搭一抽搭时,陆行迟才把她挪到沙发上。

江斐也过来了,问贝暖:“怎么了?”

陆行迟替她回答:“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间屋子和她家很像。”

贝暖从茶几上熟悉的布艺纸巾盒里抽出纸巾,擦擦哭得五花六花的脸,醒了醒鼻子。

“不是像我家,这就是我家。”

贝暖再抽一张纸,抽抽搭搭地说:“这个小兔兔纸巾盒,就是我小时候做的。有一边的兔耳朵掉过,我懒得再缝一次,是用热熔胶粘上去的。”

陆行迟拎起纸巾盒,掰开小兔子的长耳朵看了一眼。

果然,一边是缝上去的,另一边真的是用热熔胶黏的。

“不用看,”贝暖瓮声瓮气地说,“我的家,我当然认识,阳台上晾着我的校服,门口挂着的是我的书包。”

“还有鞋,都在鞋架上放着,”贝暖顿了顿,小声说,“我爸爸的和我的。”

每一个细节都唤回熟悉的记忆,原以为早就记不清的往事,原来全都在那里,只要稍一召唤,就汹涌而来。

陆行迟审视一遍四周,“贝暖,你冷静一点,再仔细看看,真的是你家?”

贝暖哭过了,现在已经冷静多了。

她镇静下来,先对陆行迟撒了一个谎,“对,这就是我在S市的家。”

“奇怪。”杜若在屋子里东看看西看看,“S市离这里这么远,怎么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地方?空间连起来了?”

贝暖心想,其实比你说的还要奇怪。比从这里到S市的距离还要远得多的多。

这里重现的,是贝暖在另一个世界里家的样子。

“时间也不对了,”贝暖说,“这是我爸爸去世前的家,现在家里已经不是这样了。”

“你再仔细看看。”江斐也建议。

贝暖重新站起来,很笃定地走到矮柜前。

“这格抽屉里放的都是零零碎碎的东西,有针线,有把金色的剪刀,胶水,一大盒笔,还有长尾夹回形针什么的。”

她拉开抽屉,里面果然和她说的一模一样。

“第二格里是好几副耳机,还有充电器、数据线和电池。”

拉开抽屉,也没有说错。

贝暖继续,“最下面这格放的是我的毕业……”

贝暖的话戛然而止。

里面应该是贝暖的几本毕业纪念册,可怕的是,纪念册里面是有贝暖的照片的。

照片里贝暖的样子,当然和现在不一样。

贝暖的手凝固在抽屉把手上时,陆行迟已经伸手过来。

“毕业什么?”

陆行迟拉开抽屉。

抽屉里面居然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毕业证。”贝暖说,“怎么没有了?”

贝暖松了口气,关好抽屉,又重新在屋子里兜了一圈,认真地观察每一个细节。

贝暖发现,所有的相框都不见了。

原本摆在电视柜上和爸爸的合照没了,自己房间墙上挂着的几张照片也没了。

如果这房间是有人特意造出来的,那他一定是个非常体贴的人。

因为所有能轻易暴露贝暖原来样子的照片全都消失了。

除了不翼而飞的照片,其他每个细节都对。

厨房台面上有个不显眼的黄圈,是有一次贝暖不小心用锅烫的,贝暖卧室绑窗帘配套的带子只剩下一根,另一边用一根小猫发带凑合着。

“会不会是有人像陆哥你一样有什么异能?”

唐瑭脑洞大开。

“他提取了暖暖姐的记忆,造出这么个幻境,耍我们玩呢。”

唐瑭闭上眼睛摸摸四周的家具,“其实这间房间根本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就是一个废弃的屋子,里面破破烂烂的什么都没有。”

他说得像闹鬼一样,怪吓人的。

贝暖在心中默默地呼小三。

“小三,为什么基地里有个房间,和我以前的家长得一模一样?”

贝暖以为他会和以前一样,严肃地吐出四个字——“拒绝剧透”。

结果小三说:“啊?”

他什么都不知道。

“一样?”小三困惑地问,“一模一样?是不是时空虫洞什么的?”

小三的脑洞比唐瑭的幻境论还大。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好想住你隔壁退无可退:霍少我嫁求放过隐婚影帝有点甜富婆追顶流反被撩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无敌宝宝:鲜妻妈咪太抢手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影帝黑夜如我[综反派]权霸总裁:大叔请你靠边站我的黑月光女友被女领导撩到严重贫血偏执的瘾[重生]安宝的团宠七零年代霍先生,你是我的言不由衷拿稳绿茶剧本后我成了团宠萌娃36计:妈咪要劫婚恐怖女王[快穿]我绑定了女神改造系统聂处来了[BTS]防弹少年团第八位成员存心偶遇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我家许先生变傲娇了
完本推荐: 问道章全文阅读买下地球去种田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不老神婿全文阅读娇妻如云全文阅读每次重生都对她一见钟情全文阅读至尊大帝全文阅读纵横诸天的武者全文阅读饲养全人类全文阅读我建立了一个国家全文阅读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全文阅读女帝的神级星卡师全文阅读砂隐忍村大开发全文阅读我的宿敌们都重生了[穿书]全文阅读孟先生,你老婆是影后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超级融合全文阅读和天帝相恋那些年全文阅读鹿门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安宁的炮灰之旅什么叫职业玩家啊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在无限世界成为大佬刀锋女王的崛起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大唐之我真是纨绔皇子六零重组家庭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奖火影之神级宇智波我玩的游戏成真了暗迪之纵横诸天唐残玄幻:反派大枭雄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都市:我的系统很全能烂柯棋缘全能千金燃翻天前任遍地走偷尝荔枝诡镜[无限]美娇娘是个黑心肝猫的忧郁原神:关于休伯利安号坠毁提瓦特这件事情元希修真录摄政王[综武侠]玄门天尊系统万古神帝特种兵之力王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