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中文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 第 85 章

邢权和武毅都换了衣服, 想也知道,里面杀成那样,他们原来穿的衣服一定都沾满了血, 应该是重新收拾过。

不幸中的万幸是, 他俩正对着贝暖的方向, 表情却没什么变化。

看来虽然见过一次面,却不算是熟人,他们看不见她。

贝暖的心稍微稳了一点。

货舱这边不像客舱那么宽敞, 这条走廊很窄,也就一米多宽,他们两个人肩并肩地走过来,完全没有贝暖能避开的空间。

距离太近, 贝暖火速往后退,有点着急, 发出了声音。

武毅立刻警觉地说:“邢哥,有脚步声, 好像有人。”

两个人原地站住, 侧耳细听。

敌不动,我不动,贝暖也赶紧站住, 屏住呼吸。

邢权他们听了一会儿, 觉得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才继续往前。

贝暖立刻也往出口的方向走, 尽力让步子和他俩的步子保持一样的节奏,好让脚步声掩盖在他们的脚步声中。

他俩边走边说话, 武毅正在说:“大赵他们就是傻子。那个姓盛的明摆着想让咱们自己杀自己, 他们还真跟我动手。”

邢权回答:“动手也不怕, 咱们不是宰了那几个兔崽子嘛。他们都死了,咱俩连伤都没有。”

看来这两个人是赢了八进四的比赛。

但是还是没控制好,最后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贝暖不奇怪邢权能活下来,最想不通的是,不知道他俩是怎么从层层上锁还有人把守的门里出来的。

不过现在没空去研究这个,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去通知船上的人。

陆大boss现在不在,聂北安也不在船上,别人贝暖都不认识,只能去找江斐他们,还要去通知盛翊。

他们再凶,也只有两个而已,贝暖安慰自己,状况比书里描述的要好得多。

“我特么饿死了,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武毅正在说,“老于那个怂货,血都喷到馒头上了,好好的馒头没法吃。”

“一会儿就有吃的了。”邢权安抚他。

贝暖心想,你们饿了?做任务的机会简直是噼里啪啦从天上往下掉。

贝暖紧走两步,抢先转过走廊拐角,从空间里摸出今天给瘦高个后剩下的半条口香糖,扔在走廊地上。

武毅一转弯,果然看见了,立刻捡起来。

“谁掉的?”

“口香糖啊?”邢权看了看。

武毅剥开,先递给邢权,自己又一口气吃了两片,嚼了嚼,“甜滋滋的,可惜不顶饿。”

这么容易上套,让贝暖无比遗憾,这要是有点小说里的鹤顶红什么的,分分钟搞定这俩人。

不过任务又有了新进展,“圣母的宽容”变成了(4/5)。

只差一个了,胜利在望。

贝暖正在琢磨要不要给目标人物再投喂一条口香糖时,就已经到出口了。

从扶梯爬上来就是外面的甲板。

贝暖暂时先把任务放在一边,十分担心这两个人上了甲板就会行凶。

然而他俩并没有,反而尽量躲着人,专挑没灯的边边角角往前走。

也是,他们两个要对付一船人,估计是有点困难。

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是什么。

这时就听到邢权低声对武毅说:“也不知道船上厉害的人是不是真都上岸了。”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有点听不清,贝暖大着胆子离他们近一点,探头过去偷听他们在说什么。

心中却有点奇怪。

他俩一直关在货舱里,消息倒是挺灵通的,他们是怎么知道聂船长他们都上岸了呢?

转念又想,说不定是他们想办法出了关他们的地方,捉住看守他们的海员,逼供出来的。

武毅问:“邢哥,咱们现在是去偷一艘救生筏,还是真去找那个姓盛的?”

邢权毫不犹豫,“都到这地步了,要赌就赌一个大的,去宰了姓盛的。”

他们要去杀盛翊。

贝暖觉得他们有点奇怪。

如果是贝暖,贝暖一定会去偷救生筏,杀盛翊能有什么好处?

邢权却忽然转头,望着贝暖的方向,“我怎么觉得我这边好像……”

有人?

贝暖心中替他补完,火速后退。

邢权疑惑地看了贝暖这个方向一眼,没发现什么,才继续往前走。

贝暖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惹出点乱子让大家注意到这两个人,又否定了这个念头。

甲板上全是人,有老有少,这两个人身上都带着刀,逼急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还是想办法悄悄搞定他们的好。

他俩继续往前走,目标明确。

贝暖继续纳闷:这两个人好像很知道盛翊会在什么地方,直奔盛翊常待的上层甲板的船尾。

贝暖现在完全来不及回房叫江斐他们,只能先跟着邢权他们。

现在天已经黑了,盛翊的眼睛又看不见了,会吃大亏。

而贝暖是隐身的,邢权他俩看不见,无形之中占了便宜,说不定可以帮上忙。

贝暖别无他法,只得紧紧跟着,一边走一边把空间里能用得上的东西都整理到方便好拿的地方。

盛翊果然就在昨天的老位置。

他依旧坐在轮椅上,膝盖上搭着一条毯子,面向着夜晚平静的海面。

这里很偏僻,向来没有别人来,连他身边常跟着的李秘书都不在。

邢权和武毅也看见盛翊了,并没有直接过去,而是抽出刀来,藏在暗处往那边观察。

“他晚上是真看不见吧?”武毅说。

“应该是。”邢权答。

贝暖心想:他们刚上船,一上船就被关起来了,从上船到关起来,贝暖全程都在场,并没有听到任何人对他们吐露船上的情况。

当时送他们去货舱时,老好人李秘书一路都在跟邢权闲聊,就没停嘴。

可是贝暖现在回想一下,李秘书一直在问的全是渔船上的情况和邢权他们的经历,一句Vali号上的情况都没说,十分老奸巨猾。

可是邢权他们对盛翊的情况却相当清楚。

贝暖心想,邢权他们不会也重生了吧?

管他们重不重生,贝暖不再理会他俩,火速冲到盛翊身边。

她一来,盛翊就察觉到了,转过头。

“别说话。”贝暖靠近他,低声警告。

“关在货舱里的邢权和另一个人跑出来了,他们想过来杀你,就藏在那边大铁箱后面,”贝暖小声说,“你有办法能叫来别人帮忙吗?”

盛翊的表情仍然很平静,真的没有出声,只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贝暖在心中叹了口气,只能指望自己了。

“你不用担心,”贝暖说,“我来想办法对付他们。”

这两个人穷凶极恶,不知道行不行。

不过现在这种状况,盛翊眼睛看不见,人还坐在轮椅上不能动,贝暖不行也得行。

无论如何都要顶上。

“盛翊,你把轮椅往前挪半米。”贝暖指挥盛翊。

船舷旁立着一个灯柱,灯却没亮,大概是坏了,不过灯座上有一个可以踩脚的地方。

贝暖爬了上去。

盛翊很听话,乖乖地把轮椅挪到灯柱旁边。

贝暖高高地站在上面,这样有人想过来杀盛翊时,就会完全落在贝暖往下砸东西的有效范围内。

唯一的问题就是灯柱靠近船舷,站在上面,旁边就是船舷外的大海,好像随时都会掉进海里。

站得这么高,有点晕。

贝暖一只手紧紧抱住灯柱,让自己不要回头看下面的大海,只认真地盯着邢权他们那个方向。

盛翊忽然开口,好像知道她站在上面,仰起头,“贝暖,下来。”

他看上去很紧张,比刚才知道有人要来杀他还紧张。

“没关系我抱着柱子呢。”贝暖并不太害怕,低声说,“我隐身,邢权他们两个看不见我,站在上面正好偷袭。”

“下来!船会晃,上面太危险。”盛翊连音量都不控制了。

邢权那边却有了动静,贝暖看见他们两个左右看看,觉得没人,就猫着腰往这边跑过来。

他们仗着盛翊看不见,手里明晃晃地握着刀。

贝暖镇定住情绪,只等他们一靠近,就往下砸煤气罐。

“贝暖,你别动,我自己来。”盛翊忽然说。

贝暖清楚地看到,在邢权他们靠近时,盛翊从座位底下抽出一把匕首。

贝暖怔了一下,心想,他打算自己来?可是他又看不见,真的行?

就在贝暖愣怔的瞬间,武毅已经到了,对着盛翊举起手中的刀。

然后武毅就倒了。

贝暖离得近,居高临下看得非常清楚,盛翊确实用匕首比划了一下,可是根本就没碰到武毅。。

贝暖随即就明白为什么了。

武毅胸前心脏的地方,嵌着一个贝暖看过一万次、非常熟悉的小黑点。

这东西本来都是出现在丧尸的脑门正中,是根齐根没入的长钉。

陆行迟来了。

有他在,什么都不用怕,贝暖惊喜万分,赶紧抬头到处找,却没有看见他。

陆行迟的箭速度太快,天又黑,根本察觉不到箭的轨迹,也不知道他躲在哪。

再低头时,看见邢权也倒了,不出意料,也在胸口心脏的地方领了根钉子。

好不容易才养出来的一个蛊王,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狗带了。

贝暖却一眼发现盛翊不太对劲。

他正捂着胸口,鲜血从他的胸前渗出来,洇湿了一大片。

难道蛊王刚刚在倒地之前给了盛翊一刀?陆行迟没来得及救?怎么可能?

盛翊痛苦地喘着,弯下腰往前一栽,就从轮椅上栽到了地上。

贝暖飞快地从灯柱座上跳下来,蹲下抱住他的头,想把他扶起来。

陆行迟呢?

贝暖环顾四周,人都受伤了,他怎么还躲着不肯出来?

盛翊忽然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对贝暖说:“上一世,我不是被邢权他们杀的。”

贝暖:?

“有人在我身后偷袭,趁我不注意,给了我一刀,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但是我能感觉得出来,是个熟人。”

什么意思?

贝暖正在愣神,就听见盛翊轻声说:“别出声,他来了。”

盛翊轻轻一翻,从贝暖怀里滚到地上,好像无比痛苦。

就在不远处,阴暗的角落里,果真出来了一个人。

贝暖认出来了,是船上的翟大副。

他的背一如既往地弓着,两肩塌着,黝黑的脸看上去依旧很朴实可靠,目光胆怯,还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表情。

他先遥遥地看了这边地上倒着的三个人一眼,才试试探探地走过来。

“盛总?”他弯下腰小声叫,“您没事吧?”

他看不见贝暖,只能看见蜷缩着躺在地上、胸前淌血的盛翊。

这人明明看见出了大事,却既不着急,也不赶紧上来救人,举止相当奇怪。

贝暖按照盛翊的嘱咐,真的没有出声。

盛翊的表情很痛苦,一大口一大口地抽着气,对翟大副伸出一只手,“老翟……我被他们捅了一刀,救救我……”

贝暖察觉,他的声音比刚刚嘱咐贝暖不出声时显得虚弱多了,断断续续的。

翟大副走近两步,认真地观察了盛翊一会儿,嘴角多了一抹神秘的笑。

“盛总,你放心去吧,”翟大副说,“我一定给你举行一场盛大的海上葬礼。”

贝暖:“……”

盛翊仍然喘着,眼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翟大副?”紧接着问,“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翟大副笑了一声:“谁跟那些乡巴佬是一伙的?我不认识他们。不过他们确实是我放出来的,我把看着他们的人叫走,把锁开了,我跟他们保证,杀了你就送他们平安上岸。”

贝暖心想,怪不得。

怪不得里外几层锁得那么严实,有人看守,邢权他们还能跑出来。

而且一出来,就直奔这里找到盛翊,而且还知道他晚上眼睛看不见。

邢权他们并不是重生的,他们知道得那么多,原来是因为有内奸。

这个翟大副要借刀杀人。

听盛翊刚才的意思,上一世杀了盛翊的也是他。

现在想想,书里没细写,说不定在书里,邢权他们那么容易就夺了船,也和这个翟大副脱不开关系。

翟大副在盛翊面前蹲下来。

“盛总,你今天这个下场,都是你自己作死。我在船上待了一辈子,一点点升到大副,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离当船长就差一步,你就是死活不同意升我。”

翟大副的脸扭曲了一下,“那个聂北安,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你非要提拔他,这几年坐火箭一样升上来,已经当上船长了。呵。”

“我一会儿就把船开走,让那个聂北安在丧尸堆里当船长吧,你不让我当船长,我就自己升自己当船长。”

他说得没错,盛翊死了,他只要撒个谎,把聂北安甩在岸上,这艘船上的人肯定都会听他这个大副的,大副就理所当然地升成了船长。

翟大副说完,又观察了一下盛翊,“盛总,你死得真慢。我再送你一程。”

他弯腰捡起邢权掉在地上的刀。

“反正谁一看就知道,你们三个打起来了,你是被他们杀的,根本不会有人想到我。”

盛翊平静地等他说完,忽然移开了捂在胸前的手,坐了起来。

贝暖心想:反派果然死于话多。掰掰。

然而出乎贝暖意料的是,盛翊不止坐起来了,还若无其事地站起来了。

用他的双腿。

这下连贝暖都惊诧地看着他。

他不是以前出过车祸,腿不能动,一直都要坐轮椅吗?

翟大副也被他吓得一哆嗦,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一片银辉下,盛翊淡定地低头望着翟大副,目光不再是一向朦朦胧胧没法聚集的样子,头一次变得犀利无比。

他微笑了一下,问翟大副:“吃惊吗?”

※※※※※※※※※※※※※※※※※※※※

作话:

陆行迟:预言家

贝暖:隐狼

小三:丘比特

周仓:禁言长老(已出局)

江斐:守卫

杜若:混血儿

谢沅清:吹笛者

老胡:占卜师

霍仞:恶灵骑士

小瘦子:乌鸦

渊渊:小女孩

盛翊:复仇者

喜欢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请大家收藏:(www.feiluzw.com)穿成末世圣母女配飞卢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

猜你喜欢: 桃心甜甜圈碎击元素2.0[娱乐圈]存心偶遇隐婚影帝有点甜富婆追顶流反被撩偏执的瘾[重生]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指尖的omega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奇迹之下总有超英试图攻略我[综英美]姬辞(重生)七七惨惨戚戚我绑定了女神改造系统聂处来了拿稳绿茶剧本后我成了团宠百米跑道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影帝撒娇萌娃36计:妈咪要劫婚霍先生,你是我的言不由衷猫咪与狐狸的互撩日常[娱乐圈]男神甜情蜜意退无可退:霍少我嫁求放过
完本推荐: 外星物全文阅读世界第一厨神全文阅读最强医仙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邪蟒神瞳全文阅读诸天道无涯全文阅读都市之潜龙战神全文阅读第泗天灾全文阅读偏执的瘾[重生]全文阅读建设海贼世界全文阅读守山人全文阅读封神之拯救大商开局全文阅读我的宿敌们都重生了[穿书]全文阅读再遇冰河纪全文阅读指尖的omega全文阅读开局就结婚全文阅读我的收入可以翻倍全文阅读我绑定了学习兴邦系统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冠军野辅,在线虐狗[电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大医凌然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贵女难淑我,让恐怖降临现实!重生火红年代烂柯棋缘娱乐:国家队来欺负人了我家王妃总想让我篡位军婚蜜恋在八零垃圾系统找上我边关小厨娘皇叔宠妃悠着点二婚必须嫁太子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开局从成就系统开始旧日之箓我真不是天师啊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奖绝世盛宠,黑帝的呆萌妻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我真的是酒厂老板万界登录之我有亿万弟子我不好哄的带着系统来大唐长公主无处不在澹春山小农民大明星审神者伊之助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txt下载手机版 - 九阶幻方的全部小说 -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飞卢中文移动版 - 飞卢中文手机站